1

大指数方向的波动结构分析。上证指数12月10日低点2807后的上行,现在看来应是一个完整的推动上行段。

19日无盘1点30后的上行段,为该级别推动上行段的末级v。这个末级v是否走完,尚不可知。

假设:该v级如果从1点30后的上行段仅为该级的第一段,那么如过按回调0.618计算,II段之后主生的起点应在3050一线,然后向上分别按等长和最长1.618计算,后面指数空间仍要到达3150-3230一线,可这仍然没有结束,iv段调整后,仍然会有本级v段的新高出现。

现在来分析该假设之可能性。

                              2

从金融指数399240来看,12月19日盘中低点,是触及到10日盘中高点的。如果将10日13点后的低点上行作为初段,那么根据iv不触及i高点的原则,该推动的定义是不成立的。但是1、4重叠的推动在末级V是成立的,可以作为楔形出现,因此可以认为,12月10日之后的金融指数,可能的情况是一个楔形的末级v段,19日午后1点30的上拉,为该结构的楔5,目前没有结束,下周初段仍可见到金融指数突破的1611的前高点。但是要注意的是,该指数已经处于RSI背离状态,除非出现比11月下询还猛烈的堆量,楔5延伸的概率很低。

回到10月28日,假设740的上行为该大推动结构的起点,11月11日为初升段,11月19日后连续出现标志主升段的缺口,12月9日1608为主升段终结,所以12月10日1317之后,明显带有末级楔形的特点。(不过这里有一个存疑点,就是12月9日到12月10的IV段时间架构和11月11日到11月18日II段的时间架构长度不太匹配,但是鉴于IV调整的幅度是巨大,时间幅度加权上可以匹配,故而优先考虑该结构模型)。

如果金融指数是这种架构,那么在该末段级别上,很难为上证指数提供200点左右的升幅了基础。

未来高点下推是否就是转折点,现在仍然存疑,因为该次暴力行情的最原始的起点仍未确定,如果以2014年3月21日的推动为起点,整体结构很复杂和漫长。这个以后待结构明晰后再讨论。但无论如何,这里会进入一个周级别的大修正结构。

                            3

证券板块大部分在12月12日到17日的低点上行结构存疑,5只存在新高后的背离(招商,太平洋,海通,中信,长江,广发),另外14只类似于B段(或未创新高的末段)。17号之后,所有19只券商股,或定义未某A段或某C段为宜,很难用II段来定义整个券商板块。

这样来看,未来券商也难以为大指数主生段假设提供支撑。

                           4

“一路一带”为代表的601体系低价蓝筹股,仍然处于强烈的主升段区间,未来有4段后V段新高。但是如该板块4段和金融于券商下推引导段叠加,仍可造成指数翻转,未来V段仅提供大指数的II段反拉。

                          5

综合大指数的引导板块情况,大指数的结构这里出现末浪延伸的可能性存疑的,是在周初运行一个新高后,在下周中段出现转折的可能性较大。

                          6

创业板综合指数,1686为新形成的高位密集峰,如果12月10日低点上行为新的推动上行结构初段,那么后面这里不能被有效跌破,且要放量拉升。鉴于这个位置已经出现RSI不规则背离,如果这里否定了初升段假设,那么12月18日1786高点下行,可能是下行推动引导段。后面不乐观。从筹码密集峰看,低位筹码已经再高位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