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没有新鲜事,从人性和大的社会环境看,历史也很多相似性。如果给目前A股市场一个新的定义,那么应该叫新5·19行情 。”接受记者专访时,北京神农投资总经理陈宇如是定义当前的市场。

自11月22日央行降息以来,A股市场迎来一波十分凌厉的上涨攻势。截至12月19日收盘,短短20个交易日上证指数就大涨622点(24.97%)。历史上1999年5月19日掀起的“5·19行情”,在随后30个交易日涨680点(64.06%).

时隔15年的两拨“600点行情”有何相似之处?陈宇认为,两者的社会环境很相似,当时南斯拉夫遭袭,国企改革困顿,国家将战略重心放在资本市场上来撬动很多事情,这与现在的情况很吻合。

第二个吻合是,杠杆融资成为牛市行情的助推器。1999年至2001年市场有大量的透支盘,现在不止券商可以融资,银行、信托 、配资都给市场放杠杆。

“现在A股市场周成交量均值,大概是本轮行情爆发前的三倍,还远远没有到顶。”陈宇表示,当时周成交量是之前的将近五倍,如果干到极致,两市成交量和融资总额要接近或者达到1.5万亿,才能将外面的资金搬家充分释放完毕。

从大的战略上讲,陈宇认为,当前国家一直在倡导加大直接融资,而不能仅仅依靠银行端的间接融资,唯有让股市全面放开,加快推进注册制改革,才能解决新兴产业的直接融资问题,也只有在资本市场,才不存在所谓的“刚性兑付”。

从这个角度讲,当前资本市场上演的是一场“斩旧逐新”的过程。“从1999年到2001年,那轮牛市一直撑到实体经济和民间投资有复苏迹象,而现在我们国家才刚刚开始,可以说是一个超级5·19行情。”

面对新一轮新5·19行情,如何捕捉市场机会?陈宇认为,正在经历的牛市是历史上都没有遇到过的,因为市场已经“基因突变”了,很多人还没有跳出用静态资金估值窠臼,这正是一个大国的国运所在。

在陈宇看来,当前A市场面临两大转折点:一是市场的资金资产配置由房地产向股权方向转移,居民存款几十万亿搬家,将掀起惊天巨浪;二是投资工具和投资标的数量的激增,这将带来整个资本市场内涵机制的巨变。

“这几天我们路演,很多投资人很矛盾,进来怕追高,不进来又怕踏空,其实,在这个时候,你最大的风险就是没有上这艘船。”陈宇认为,大浪来了,现在全国人民都争抢有限的可以保值增值的资产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