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以前说过法币的崩盘过程,一般来说,法币崩盘按1945年初开始,当时流通的法币按黑市汇率折算,不到3亿美元(按当时重庆的黑市汇率大约一美元兑换2000法币计算,约合2.8亿美元),可是,国民政府的外汇储备大约8.5亿美元,还有四百多万盎司的黄金储备,法币可以崩盘吗?按今天经济学家的观点,这是不可能滴。

所以,不能用你有多少外汇储备来说事。

我对人民币的前景看空,很多人希望人民币快点崩掉,可是,我却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是全民的灾难。在法币崩盘的时期,曾经发生这样的事情(南京国民政府公开承认的),新印出来的纸币,用飞机运到使用地点以后,发现面值过小,已经不适合使用。可千万别以为印钞厂是胡乱印刷的,也是调查当时的需要以后进行的,之所以不适合使用,源于货币印刷、运输的时间内,物价已经飞速上涨,导致不再适合流通(面值太小)。

物价上涨的速度比印钞机和飞机的速度更快。

这是全体百姓的灾难,这就是货币崩盘。

网友问我怎么看谢百三教授的观点,谢百三教授无缘认识,谢教授举出的最重要的证据是“2011、2012、2013年的人民币汇率总体在1:6、10一一6、20稳定着,但世行公布的人民币购买力平价(ppp)却十分强劲,都是1:3.52上下。”

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静态地看,中国经济总量与M2的比例基本是1:2,也就是说多发了一倍的货币,如果要让这些多出来的货币不在商品市场上造成通货膨胀(购买力下降),最好就是让他进入投资领域,无论进入古董字画、房地产还是其他方向都可以,这部分货币就无法快速地托起日常用品价格,压制了通胀;同时,这些货币进入钢铁、煤炭、有色金属、家电等投资领域,放大了工业品的供给,进一步压制工业品的价格,减小了货币购买力的压力。

其实,这点原理我在以前说过,这不是现代人的发明,中国数百年前就已经发明了这个原理,我在书中也着重说了这个原理。

可是,以上做法是有限度的,中国将超发的货币主要是引入了房地产和工业投资领域等,现在房地产已经供过于求,无法再大量地容纳货币,而几乎所有的工业品都已经过剩,也不具备继续容纳货币的能力。

池子满了。

现在就面临选择,如果央行将未来货币的发行还原到经济每增长1%,就发行1%的基础货币(1:1的比例),很显然,商业银行都要倒闭,因为他们的资产是按过去的经济模式配置的,今天,商业银行一段时间后就需要央行输血(央行成立商业银行的奴仆),就是这个原因。资产泡沫也会山呼海啸般地破裂,这是毫无疑问的。可是,如果按过去的比例继续发行货币又如何?经济增长1%,货币发行2%,那就出麻烦了,池子满了,货币就会冲向生活必需品和外汇储备,因为只有生活必需品从长期来说不存在严格的过剩,外汇是保持价值的一种方式,通胀就会快速恢复至真实的水平,货币快速贬值,人民币购买力也恢复到真实的水平。

这个真实的、平衡的位置是何处?我认为如果按现在的M2与GDP之比是2计算,人民币的真实平价购买力大约是现在的二分之一,这是真实的水平,过去因为增发的货币进入房地产、工业等领域,将真实的购买力掩盖了。

当然,任何国家都有房地产,但如果以M2与GDP的比值在1:1的比例以下为正常的话,中国严重了一倍以上,中国的高房价暂时掩盖了人民币的真实购买力。

所以,1:3.52上下这个数字是值得怀疑的,至少我不相信,真实的情形至少在1:7左右。

实际上,以上的分析依旧属于书生之谈。

信用货币是什么?是信心货币。

当房地产和工业领域不能大量吸纳货币之后,其它的不考虑,只说财政就是个大问题。房地产、水泥建材、钢铁、能源、有色金属、电力等行业的税收(包括土地出让金),我估计占到全国财政收入的七成以上(财政部不公布准确的数据,只能估计),这里房地产是龙头,当龙头休息以后,财政收入也就下降,可是,财政的支出很难缩减,这个问题前面说过了,包括体制问题和过去的欠债问题等,不再重复。这时财政就会产生赤字,赤字的解决最终还要落实到印钞之上。

这就产生一个强烈的预期,人民币还会加速发行,只要开始贬值,绝不是1:7可以挡的住的!

未来,如果中国经济生活中继续保持M2与经济总量的比例是2:1,加上财政的赤字缺口,每年货币购买力的下降就是一个几何级数的上升过程,考虑到货币在商业银行的乘数效应,实际情形还不止这么简单。

除非有一种情况发生,中国诞生新的产业,这个产业可以像房地产和工业投资一样大量地吸纳货币,可能吗?

财政支出无法控制,国民政府的法币就是如此崩掉的。

现在的情形是,财政支出难以控制,加上货币堰塞湖(过量的M2)必须继续膨胀,而新的可以大量吸纳货币的行业短期不可能产生,甚至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因为以管理水平和科技进步带动的经济增长与过量发行货币是水火不容的。

今天中国的外汇储备相对存量货币有1945年国民政府的优势吗?显然没有,那时可以形成如此巨额的外汇储备,显然也是源于进出口顺差,当时的中国处于战乱时期,期望资本项目的资本大规模流入形成外汇储备,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些人念念不忘中国有庞大的外汇储备支撑汇率,不过是自我安慰,没有丝毫的基础。

中国今天的情形,有没有办法化解?还是有的,第一,立即刺穿资产泡沫,货币发行严格按照经济需求进行(而不是按泡沫的需求进行),这样银行会出现很大的问题,需要靠节约的财政来解决,决不能印钞;第二,建立完全独立的央行,决不能为财政直接买单,更不能为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坏账)买单;第三,进行彻底的体制改革,压缩财政支出,以儒治国改为以道治国,让社会自己治理社会(前者国家机器会越来越庞大,财政无法控制;后者依法治为中心,法大于任何人和组织),这样形成财政盈余,可以解决资产泡沫破裂带来的银行等问题。可是,您认为可以实现吗?我们只要继续观察就是了,反腐对人民币汇率有支撑,源于可以提升财政的使用效率,管制财政开支的无限膨胀,但这远远还不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

如果出现欣喜的转折,我们也会翻身看多。

任何信用货币的生死都在于持有人的信心,持有人的信心崩溃以后,神仙也无奈。这个信心从何而来?央行的独立性、财政与货币分立(这就不存在央行给商业银行和地方债务的坏账买单的问题)、财政的可持续性,最终还是一个国家的管理机制。

所以,人民币的空头不是什么索罗斯,不是什么阴谋论,是人民币自己!(发行机制和社会管理机制),是广大的货币持有人!中国很多经济学家在议论需要在中俄之间建立以物易物贸易,其实这些经济学家就是典型的人民币空头,因为他们就没信心,如果有信心,就可以建议在中俄边贸中使用人民币,即便俄罗斯没有足够的人民币,央行也完全可以贷款给俄罗斯政府,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当然还需要普京有信心。

一个传说是,有次英格兰银行的官员问索罗斯,你为什么做空英镑?索罗斯说:是你们请我去做空的,如果你们不滥发货币,我怎么能做空?

任何一个货币的空头,都是自己的发行机构,“索罗斯”只是被邀请去的。

现在在媒体上看空人民币的媒体人,连空头的资格都没有。

以中国非独立的央行,财政的可持续性是人民币信用的基础之一,告别现在不断印钞覆盖坏账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基础之二,没有这两点,胡说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