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冰  第一财经日报

公司数据库Crunchbase的数据,李嘉诚旗下科技投资机构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在2014年共投资了15家初创企业,大部分都是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这15家企业中,有4家是李嘉诚一直以来十分关注的健康领域公司,4家是互联网金融相关公司,其他则分布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在线广告和媒体等领域。

人造蛋再融资

2014年李嘉诚投资的众多科技初创公司中最受大家关注的就是“人造蛋”。

这家名为Hampton Creek的公司位于旧金山,其主要产品是名为“就是蛋黄酱”(Just mayo)的一种酱料,用加拿大黄豌豆代替传统蛋黄酱里的鸡蛋,以达到口感不变、降低胆固醇的作用。

“李嘉诚和他的团队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做出了投资的最终决定。”Hampton Creek公司创始人乔希·蒂特里克曾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Misfits的创始人桑尼·乌把李嘉诚介绍给了乔希,Misfits是李嘉诚投资的另一家可穿戴技术初创企业。去年12月Misfits获得了来自维港投资1520万美元的投资。

李嘉诚在人造蛋上投资了1.8亿港元,同时也将“人造蛋”带入了香港市场。人造蛋在北美市场也进入了沃尔玛、好市多(Costco)等各大主要连锁超市。

Hampton Creek的迅速扩张引起了传统蛋黄酱厂商的反弹。11月,联合利华起诉Hampton Creek,认为这家公司产品名中使用了mayo这个“蛋黄酱”单词的简称,商标里也出现了鸡蛋的形状,会误导消费者认为这真的是一种以蛋黄为原料的酱料,是一种欺诈行为。

“它们在包装上画出了一个鸡蛋,但包装里面的酱料却没有鸡蛋,这根本就‘不是蛋黄酱’。”联合利华北美食品部门副总经理麦克·法赫特(Mike Faherty)说。

联合利华还称植物蛋未能满足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对蛋黄酱的原料要求。

Hampton Creek则认为联合利华此举完全是为了打压竞争对手。联合利华旗下品牌占有美国蛋黄酱市场份额的60%,旗下“好乐门”蛋黄酱已经风靡百年。

但在12月,Hampton Creek突然柳暗花明,一方面联合利华决定撤诉,另一方面又再次募集了9000万美元的资金。

新一轮的投资依然由原有的支持者维港投资和科斯拉风险投资共同领投,其中新面孔包括脸谱网(Facebook)联合创始人、亿万富豪爱德华多·萨维林等。在这次新的筹资活动中,该公司的估值预计将达到5亿美元左右。

维港2014投资清单

2007年,维港投资由李嘉诚在香港出资成立,主要业务是对技术、媒体和通信领域的创业公司进行早中期阶段的投资,其核心团队只有8名成员。

维港投资所投的项目主要分为数据用量和颠覆性科技两大类。在维港投资已经公布的交易金额中,最大的一笔投资是2007年对Facebook的1.2亿美元,这是维港成立以来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也一举奠定了维港投资在硅谷风投圈中的地位。

从创立之初至2013年,维港投资参与的项目共45个,主要分为数据分析和颠覆性科技两大类。

那么2014年,除了人造蛋之外,过去12个月里李嘉诚的维港投资还投了什么?

李嘉诚近年来看好的健康行业依然是重点,包括投了用大数据来研究传染病传播的医疗分析公司Bluedot;还和小米等共同投资了可穿戴设备商Misfit Wearables;投资了300万美元给为消费者提供健康消费品的Mark One公司;参与投资了3D打印技术和生物组织工程结合的Modern Meadow公司。

互联网金融也是今年维港投资的一个亮点,包括投资了帮助省下各种佣金等费用的网站FeeX 公司650万美元;和其他9个投资者共同参与了个人征信网站Traity的A轮投资;以及投资了1000万美元给一家针对未成年人的理财卡Osper;还有参与投资了比特币交易平台Bitpay,共同投资额达到3000万美元。

自Facebook成功案例之后,社交媒体也是维港投资的偏好领域,维港今年投资了87万美元种子基金给一个名为Meekan的日程撮合APP;还和其他投资者共同给故事媒体网站Seen的第四轮融资投了460万美元;以及参投200万美元多屏幕广告公司Crosswise。

互联网科技方面,维港将290万美元种子基金投给了移动互联网分析公司Quettra,以及参投2000万美元给专门识别图片内嵌广告公司Cortica。李嘉诚和塔塔通信一起参与了Sentient Technologies公司的C轮融资,共投1亿美元。此前维港投资已经跟投了该公司的前三轮融资,Sentient Technologies公司的主要技术就是苹果手机里Siri服务所使用的技术基础。

此外,李嘉诚还投资了儿童智能手表Filip Technolog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