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国企改革重点部署“七大任务”顶层设计有望于明年年初出台

全国范围内的国有企业改革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恰逢岁末年初,国务院国资委携刘纪鹏(财苑)、胡鞍钢等20余位专家聚首羊城,共同探讨“新常态”下的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之路。据悉,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有望于明年年初出台,“1+N”十项改革措施也将于春节前后正式推出。

“国有企业发展的新动力要靠改革来激活。2015年,国企改革将亮点纷呈。准确界定国企功能、有效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遗留问题、加快推进‘四项改革’试点、薪酬制度改革、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成为明年国有企业改革的七大重要任务。”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说。

分类监管 分类考核

2014年1-11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业每100元营业收入纳税率,国有工业企业为8.53元,私人企业为3.02元,外资企业为3.03元,国有工业企业税负为其他企业的2.6倍。那么,怎么建立客观的评价体系、完善公平竞争政策至关重要。

楚序平指出:“建立分类后的国有企业分类考核制度,解决考核中存在的过于重视当期利润、中长期考核激励不足、考核标准‘一刀切’、董事会考核权不足等问题。”

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各级国资委系统企业办社会职能机构达16593个,从业人员178万,2013年仅企业办社会负担支出达1384亿元。”对此,国务院国资委表示:“多类别、多渠道解决国有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成立合理分担机制。先易后难,易的先做、难的抓紧谋划。”统筹全局、系统推进,为下一步国有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提供公正的平台,这已成为今年以来国有企业改革的最大亮点。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在总结了近20年来混合所有制改革经验后称:“分类改革就是要解决使命冲突的问题,先探索分类再改革,而实现改革最公开透明的机制就是上市。”

黄群慧认为:“应将中央企业应该分为三类:公众型、特定功能型和商业型。”数据显示:“目前,公共政策性企业有4家,其中中储粮总公司、中储棉总公司为政策性企业,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为自然垄断企业,占比4%;特定功能性企业包括国防军工板块、能源板块和其他功能板块32家,占比约28%,涵盖十大军工企业和中国商飞公司11家,三大石油公、国家核电、中广核集团和六大电力公司11家,中盐公司、中国国新、三大电信公司以及中院集团、中国海运和三大航空公司10家;一般商业性企业76家,占比约68%,包括22家工业制造企业、17家综合贸易服务企业、7家建筑工程企业、12家科研企业和20家资产规模在500亿一下的其他中小企业。

在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进程中,监管部门的职能也将发生转变。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巡视员李鲁云认为:“要实现‘三个转变’。从管资产为主向管资本为主转变、从审批企业重大事项为主向优化国有资本布局为主转变、从管企业为主向管董事会为主转变。”

混合所有制 各地进程不一

如何做好顶层设计和操作细节的安排?

楚序平表示:“中央企业总部最好保持国有独资,绝大多数重要国企,政府要保留51%以上的控制权;混合所有制优先考虑包括社保基金、保险基金等公众基金,中国投资者优先;混合制出售的国有股权收入,必须用于发展国有经济的新投入;一企一策,防止颠覆性错误;优先鼓励IPO上市发行进行混合,禁止协议出售。”

从混合所有制发展路径来看,1999年混合所有制经济税收贡献率为11.68%,2005年味36.57%,2011年大48.52%。目前,中央企业及其企业引入非工资本形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已经占到了企业户数的52%。在上市公司中,有超过40家中央企业实现主营业务的整体上市,包括石油石化、航空、航运、通信等行业。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681家,上市公司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60%。

去年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明确,在“两大领域”——能源领域、公共服务领域和“七大行业”——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共事业,引入民营资本。

从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路径来看,将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河北省国资委要求2到3年内完成70%以上二级企业的股权多元化改革任务;重庆计划用5年的时间让八成以上竞争类国企实现混合所有制;广东省计划2017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过60%,2020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过80%;贵州省计划未来三年内省属28户国企全部实现股权多元化。

“‘新常态’下,国企改革必将呈现四个新的特征:正确推进,方向越老越坚定;准确推进,政策越来越精准;有序推进,步骤越来越扎实;协调推进,步伐越来越协调。”楚序平说。(刘莎莎 谢达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