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国企改革“开场戏”,在2015年将演变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正戏”。

从今年年初中石化第一个搞混改,再到7月“四项改革”出炉,地方版的混改方案纷纷出炉,国资委主任张毅在部署2015年工作时将分类改革和混改列为改革要点,分类改革是混改的前提。而最新的消息是,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有望于2015年一季度瓜熟蒂落。

毫无疑问,国企改革千军万马缓慢前进的局面,在2015年将要发生改变,而顶层设计出台后,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将会出现一个高潮。

顶层设计将出台。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对即将到来的2015年充满憧憬,在他看来,2015年是结构调整之年,而此次调整与以往不同,主要依靠国企之间重组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双轮”驱动,混改会在明年遍地开花。

在评价今年的改革时,李锦用“雷声大、雨点小”来形容,尽管地方上和一些企业有混改的声音或动作,但并未形成气候。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混改以来,中石化可以算作第一个实践者。早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便向外界“吹风”要搞混改,此后也做出了譬如启动资产审计、评估以及成立油品销售公司等一系列动作,后来也邀请过阿里巴巴、腾讯、复星、绿地集团等民企大佬加入,但都没有下文。至于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外部资金尤其是民营企业有所顾虑;另一方面则是各界对中石化这样的垄断性央企是否该进行混改还没有达成共识。

无疑,中石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同时也成了改革的“抢跑者”。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从上海到广东,从安徽到贵州,国资改革集结号从中央吹响后,陆续蔓延到地方。除上述地区外,北京、黑龙江、山东、重庆、天津、深圳等20多个地区的国资改革也纷纷启动。表面上看似轰轰烈烈,但实际上地方却动不了,或者是边做边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注意到,地方出台的国资改革方案多数是原则性改革方案,并没有落到实处。

“2014年混改没有大面积铺开,是因为有很多问题还未达成共识,顶层设计和30多个配套文件都没有出台,国企和地方都缺乏中央政策的支持。”李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