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必记住:曾经的6124点只是一个意外和误会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2014年9月,恒生指数创下25362点最高历史记录,目前点位23721点。

2014年12月,道琼斯指数创下18103点最高历史记录,目前点位17501点。

2014年12月,中国创业板创下1674点最高历史记录,目前点位1465点。

2014年12月,A股中小板创下自2011年8月以来最高点5898点,目前点位5590点。

持续5年之久的港股慢牛和美股慢牛基本上走到了尽头,不过,处在牛市巅峰的香港主板平均市盈率只有11倍!那么,A股指数牛市是否也走到了尽头?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必须重新认识过去五年的A股市场的结构性变化。

事实上,2007年A股特大牛市,是与当年的重化工业绩效拐点分不开的。2007年中国的所有重化工业在产能、绩效及净利润规模上,都达到了建国以来最鼎盛时期。然而,这也是中国重化工业的最后晚餐。随后爆发的世界性金融危机,惊吓了中国,我们推出了4万亿的救市计划,其中的十大行业振兴规划,则是摧毁中国重化工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重化工业产能已经大扩张、大过剩的基础上,我们又点燃了产能扩张的最后一把火。结果,让重化工业彻底进入产能严重过剩的“寒冬”。

因此,从2007年底,A股市场开始步入“指数熊市”,重化工业股成为第一杀手。武钢股份的股价从2007年10月的23.68元一直暴跌至2014年6月的1.98元,其所得税从2007年28.87亿降至2012年的0.7亿元。这是重化工业的典型代表或缩影。除钢铁外,汽车、煤炭、电力、水泥、有色金属、玻璃、船舶、机械等重化工业产能同样过剩严重。

然而,在重化工业驱动指数熊市节节走低的过程中,作为民营企业及高科技产业的代表的中小板和创业板却一路凯歌、人气鼎沸,在重化工业主导的指数熊市中,中小板和创业板成为中国股市的一抹亮色。其实,在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开通、指数牛市启动之际,中小板平均市盈率已达44倍,而创业板市盈率更是早已突破了70倍。也就是说,中国股市从6124点的意外发生后,虽然引爆了一轮气势汹汹的慢熊,但它毕竟只是重化工业股及大盘权重股的熊市,这种纯粹的指数熊市与中小板、创业板无关。因为在这轮指数熊市中,中小板和创业板走出的是相反的牛市行情。

正是基于这一市场结构特征,本轮指数牛市于2014年11月17日引爆大盘股“补涨”行情,机构通过集中火力反复暴炒大盘权重股,疯狂拉升上证综指,进而形成了指数疯牛,但中小板和创业板却提前形成头部,中小板的平均市盈率从44倍下降至昨天的42倍,创业板平均市盈率则从70倍跌落至昨天的64倍。不过与此相反,上交所平均市盈率则从11倍提高至16.58倍!

上面我们解释了本轮指数牛市为什么只炒大盘股(包括亏损类大盘股),而不炒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内在原因。

下面我们再来猜测本轮指数疯牛的终点将在哪里?有人说4000点,5000点,6000点,其实,这些都是疯牛传销者的信口开河,毫无根据!

实际上,自6124点的意外发生之后,中国股市总体趋势表现为“指数熊市”,其实,并不然。如果我们屏闭6124点的意外与误会,大家会发现:从2008年10月至今,我们已经历了两轮规模宏大的牛市。

第一轮快牛:从2008年10月28日的1664点至2009年8月4日的3478点,上证综指在短短的10个月内暴涨了100%。在这轮牛市过后,我们经历了长达4年的慢熊,上证综指累计跌去50%,这是一个典型而完整的牛熊交替周期。只是因为慢熊太持久,从而抵消了人们心目中对短暂牛市的记忆。

第二轮牛市:从2013年6月25日的1849点至今天的疯牛,按照以往A股快牛的经验,这轮疯牛在高度上累计涨幅不会超过100%,即从1849点上涨至3600点;若从疯牛持续时间来看,一般不会超过20个月,即从2013年6月至2015年2月春节前后。本轮A股疯牛极有可能再次与西方慢牛同步终结。

上述是纯粹的技术经验的分析,如果再从宏观经济基本面来看,更不支持A股走高。2015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下行,重化工业产能过剩仍然无解,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将是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最大障碍。企业劳工成本上涨、实业资本虚拟化,社会福利压力增大,人民币对内贬值、购买力急剧下降,这一切都将对中国经济增长构成重大威胁。

最后结论:没有市场化的注册制,A股市场就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慢牛短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