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FT中文网

实体经济难做的时候,金融业遍地开花。从炒实物到炒资金本身,方兴未艾。

元旦与几个朋友吃饭,其中有一对夫妻辛苦经营,从鱼市小摊位开始,现在在越南建养殖基地,听他们说了几个故事。

2014年高端鱼市场不景气,加上走私等冲击,他们只能谨慎度日,朋友说市场里大概三分之一的商贩会倒闭。

艰难时节,有个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女商人,出入豪车,浑身名牌,随身携带两名老外,过来拯救众生。人家龙虾市场价格卖300元,她卖180元,什么波龙、澳龙,应有尽有。半年时间过去,鱼虾到期运来,最初的疑虑打消,人们纷纷上门给款求购,一年半后,骗局曝光,女商人用1千万骗走1亿多。骗术很简单,女商人用自己的本钱从市场买来鱼蟹,低价转手卖给市场里的人,愤怒的摊贩们只有坐等公安。

近似的还有金银币邮储卡市场,金银币市场上的摊贩们一窝蜂进入某个文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交易所成立之初,一些人把金银币等实物送入交易所由交易所托管,成交量大增导致金银币价格节节上升,大交易商通过低位购买实物、拉高价位抛售获得厚利。

最初,交易者既能够获得托管红利,还能够在市场绑定某个特定品种获利。最初的甜头很快变得酸涩,托管金银币回收变慢,现货市场与交易所市场追高被套,几个来回之后,亏损一方偃旗息鼓。没有支撑的价格注定难以持久。

这是现实与神话的综合体。民间金融交易市场参差不齐,某些简单的庞氏骗局,却有神效,一方面,多年的无风险高收益经验,与权贵资本的蔓延,使人们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相信某些人有通天本领,可以违背经济规律获利;另一方面,现状是实体经济中的传统行业进入紧缩周期,越是行业艰难,越是期盼度过难关,人们越是相信天上会伸出几只援手。

笔者身边很多人已经或正在进入金融行业,而金融业全牌照成为实力企业的标配,去年年底A股市场金融股的一波大涨,金融行业似乎成为最后的安全岛,只有从事金融业才能免除实体经济的艰辛痛苦。

这当然不是事实,没有一个行业会含着金钥匙出生。

目前从事金融业者众多,只能说明中小企业资金的紧缺资金本身价格上升,套利现象严重,与庞氏骗局的众多。

在信用不彰、变化迅速的社会,需要一个灵活而便捷的金融体系解决各种不同类型企业融资难题,而不是多种衍生品与套利空间。

浙江省金融办的数据显示,2012年,浙江省小贷公司的平均利率为19.16%。而据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统计,2012年4个季度的民间借贷利率分别平均为25.62%、24.67%、23.96%以及24.59%,这是“80%以上得不到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另据一些拟上市的小贷公司披露的报告,贷款利率为15%-20%,汇鑫小贷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上半年平均贷款利率在19.23%、17.85%、17.71%、20.38%;佐力科创小贷分别为20.2%、18.4%、17.2%、15.6%。

口号不解决问题,号召银行为小微企业服务,融资成本却并未下降,原因不在于银行吝啬,而是小微企业得不到对称的、低成本的金融服务。

这一局面2014年有所扭转,大量PE与VC进入了丰收期,越来越多的天使基金转向创新型小微企业,中国创新小微企业找到了一条相应的高效融资之路,专业的天使投资人投资专业的小微公司。

虽然P2P平台饱受诟病,数量却越来越多,原因在于P2P平台在给小微企业调动头寸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个P2P老总非常认真的说,我的平台借贷利率高,可成本也高,一般企业正常运转是不能依靠我们平台的,但是我们在帮助企业短期调头寸方面,非常有效。

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难的出路在互联网金融,利用大数据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或者供应链平台,可以有效地消除线下小微金融高风险、高成本、低收益的难题。

1月4日下午,李克强总理率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等多个部委一把手视察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并称希望互联网金融银行用自己的方式来倒逼传统金融机构的改革,同时与传统金融机构一起融为一体,互相合作。

微众银行顾名思义,微而众,经营范围包括吸收公众、主要是个人及小微企业存款;主要针对个人及小微企业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办理国内外结算以及票据、债券、外汇、银行卡等业务。互联网金融被寄予厚望,从理论上说,拥有众多客户与大数据分析,能让金融机构摆脱抵押、担保等传统套路,倒逼出高效低风险的融资之路。

目前,金融活跃还因为套利交易大行其道。由于不同的企业、不同的金融机构、境内境外资金成本不同,套利与进出口有明显关系。

根据瑞信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的文章,四年前,上海的铜库存占世界总库存的30%,伦敦商品交易所占全球库存的六成;如今上海库存占至全球库存的四分之三,伦敦库存不到四分之一,全世界的铜全部跑到上海来了。新增加的铜库存全部堆在上海保税区。据CRUCopper Monitor,上海保税区铜库存已经激升到70万吨。铜库存上升的背后是,需求低迷,前景不明,资金成本上扬,企业均在去库存,国家储备也未见上升。

铜库存的上升,与套利铜密切相关。不仅铜,铁矿石、棕榈油、天然橡胶,都成为融资工具,最近甚至一船船石油也被用来作抵押贷款了。类似的悲剧已经发生,国内钢贸链条的崩断可以算作一个预警。

资金套利用各种手段获得价差,追求高收益,打的是擦边球,只要存在不同的市场价差,就有套利交易的身影,这无可避免。

等而下之的则是庞氏骗局,这些庞氏骗局集中了权贵、无赖、诸多参与者,是贪婪的融合器。政府应该打击欺诈,但追逐高达50%年化收益率的投资者,同样不值得同情。

互联网金融与直接融资,是中国金融业改革的两大明确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