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网

余丰慧

1月9日,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两大上市企业——长江实业(长实)及和记黄埔(和黄)宣布业务合并、重组方案,两集团资产最终将分拆为两间以开曼群岛为注册地的新公司,同时,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长和)与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长地),在港上市。

2014年以来,国内国际社会对李嘉诚动向的关注度直线上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关注的不是其首富地位的演变,而是其长江系公司变动异动是否撤离香港和内地,甚至是否在抛售物业撤出房地产,是否将主要业务中心转移到欧洲、非香港或其他地区等问题。

按理说,作为一个越来越国际化的企业,视野是全球的,公司转移到任何地方、业务发展到哪里,都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李嘉诚系可能有点特别,特别之处在于他具有非凡的经营头脑和对行业财富世界变化的判断力,号称从来没有对商业方向判断错过,因此,业界送其雅号“李超人”,其一举一动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比如,如果李嘉诚公开撤离香港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一大批投资者和企业跟风离开,这对香港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同时,一些“好事者”甚至把李嘉诚系的一举一动解读为政治动向。这个影响可能会更大一些。因此,李嘉诚系的动向绝不仅仅是李氏自家的事情,而是牵一发而动香港全身的大事。

2015年新年伊始,李嘉诚先生就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旗下公司世纪大重组。李嘉诚系的“大动作”到底目的何在?意欲何求?是不是真要从香港撤资?一系列问号待解。

李嘉诚这次“大动作”从根本上来说是适应世界经济发展新形势新格局的自我大变革。相对于全球新技术、新科技,特别是互联网新经济新金融,以及中国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们的强势崛起,李嘉诚系确实显得有点老态龙钟、落后落伍了。其整个李嘉诚系产业发展后劲不足苗头似乎已经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李超人需要继续拿出其超人的非凡智慧,对内部公司进行一次整合和重组,使其焕发出新动力、新活力,以适应全球经济金融新变化新形势的发展。

从经营策略看,这次整合的一条主线是将非房地产业务与房地产业务分拆分离。这背后确实有深意。一个时期,内地和香港房地产市场泡沫式膨胀,李嘉诚家族是其中的最大获利者之一。现在房地产行业处在走下坡路状态,赚钱财富效应已经失去。这个时候可能拖累整个李氏实业的业绩。房地产业与非房地产业搅和在一起,是一个非明智选择,也到了不得不剥离的时候了。正如李嘉诚说,香港地产业务百分百都是赚钱的,而内地业务99.99%不会亏本。语气貌似不太硬气,成长性又在哪里呢?在房地产业特别是内地房地产业夕阳西下时将其剥离,足以看出李超人的过人之处。

从财务考量上分析,世纪大重组的目标之一是为消除长实持有的和黄控股的股价折让,从而为股东释放价值,依照长实1月7日在联交所收市价格计算,比2014年的股东应占账面权益价值有23%折让,折让值高达870亿港元。通过重组简化结构后,这部分被低估的价值将被消除。据说,公司构成层次简化,注册开曼群岛等,都会相对增加股东收益,对股东是利好。

最大好处是,重组后长江系两大新公司透明度大大提高,业务分类清晰很多,市场投资者很容易判断公司业务发展状况以及业绩,便于投资者准确做出投资决策。这对公司和市场投资者是双重利好。

最引人关注的是两大新公司注册地改为开曼群岛后,引起市场对于李嘉诚系撤离香港的质疑。当然,李嘉诚本人以及长江系相关人士已经出面给予澄清和解释。这种澄清似乎并没有消除社会市场的疑虑。这种质疑不无道理。长实与和黄在港交所所举足轻重的蓝筹股,市场岂能不惊奇和“骚动”呢?质疑是正常的,风平浪静反而不正常了。

长和与长地两间新公司注册地由原来的香港变为开曼群岛,集团解释为主要是出于重组的技术性考虑。这个技术性考虑包括两个直接实际的原因:规避香港对公司管制过严的政策环境和规避或者“逃避”税收。但我们可以这样猜想:在开曼群岛注册不排除给长江系的未来预留了较大回旋空间,预留了后路和后手,即无论将来香港等相关地区,出现房地产等业务经营形势的何种转向转变,还是政治走向如何,李超人都能纵横捭阖、应对自如,使自己的“生意”放眼全球,不受任何地域经济政治因素变故影响。这一招其实比所谓撤资或者撤出房地产等某一个领域“凶狠”厉害一百倍。

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不得不佩服李超人的老谋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