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环资产创始人、投资行政总裁 谭新强

数个月前,雅居乐出了事的时候,我在本栏已指出过内房美元债的风险问题。内房发的海外债增速很快,单在2014年已超过210亿美元,比2012年的90亿多了超过一倍。

后来大股东家族(老婆和兄弟很有义气)愿意包底供股,解决了跟汇丰的短期贷款问题。主席亦在国内做了"交待"。债息亦从最早的18%回落到现在的12%左右。

谁不知,冷不胜防,本来经营得不错,亦相对低调的佳兆业突然出事,问题看来更严重。深圳全部楼盘被封,所有银行户口也明显被控制了。汇丰"见过鬼怕黑",所以第一时间要求公司还约4亿港元的短期贷款。上星期又有一笔约2千5百万美元的债券利息到期,据闻投资者亦未收到。

理论上,公司手上现金近100亿港元,要还这些小钱绝不困难。但就如我从前说过一样,现金都在国内,没事就可动用,一出事就连一分钱都不能汇到国外。

更糟糕的是主席、副主席、财务总监等高管都已相继辞职。最近连面对投资者的IR主任都跑了。股价跌了一半后更停牌了。债价亦从90以上跌到现在的32左右。投资者哭诉无门。

我有一些很有经验,胆子也颇大的朋友,已开始在现水平吸纳佳兆业债券。他们计算过Recovery value (收复价值) 应在60以上,值搏率不错。还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在2011年时曾捞底买了不少内房债,赚过钱。我心理有点纠结。佳兆业的资产质素的确不错,正常的情况下,Recovery value 应该很高。但问题就是情况不正常嘛!

第二大股东生命保险,不久前还接了大股东十多亿港元的股票,俨然做了白武士。但转过头来,不单不帮手应付汇丰及债息问题,反而在深圳追讨有关一个楼盘的资金。明显佳兆业已是一潭没有人敢碰的真正浑水。

现在已有愈来愈多的国内债权人加入追讨行列。如他们在国内申请破产令,那么我觉得海外债权人能收回的价值就非常低,可能不到20%。几乎所有资产都在国内,而银行的贷款一般都是有抵押的。而其他国内债权人的地位也肯定排在海外债权人之前。股东更当然排到最后。

有一个说法认为国家不会让佳兆业,一家过千亿人民币资产的企业倒闭。我的看法是不要低估国家的"改革"决心。将来应有更多的企业以至银行都会破产及债务重组。

我认为解铃还需系铃人,唯一的可行拯救办法就是大股东挺起胸腔,回到国内作出全面"交待"。最好时机已过,但希望还来得及力挽狂澜。请不要再留恋"望北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