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周末银监会和证监会出台的政策联手医治A股的资金高烧症。

银监会出台《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银行的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及用途做出了严格的限制,明确商业银行对委托贷款不承担信用风险,禁止将银行授信资金作为委托贷款资金来源。

证监会则对证券公司融资类业务检查中违规的公司进行了处罚,最严厉的莫过于对中信、海通和国泰君安暂停三个月融资融券的业务。当事券商中信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中国中信有限公司最近又对其大幅减持,套现金额超过110亿元,疑似涉嫌内幕交易。

周末出台的政策明确指向A股市场越来越疯的高杠杆。本轮牛市是资金市,指数的飙升基本靠权重股集体拉升带动。沪深两市的成交额一举突破了7000亿,9000亿和10000亿的关口,融资融券余额也在2014年年末突破了万亿大关,到今年1月15日1.1万亿元。其中金融股数量更是占据前位。一年内,融资融券余额增长幅度达191%,其中融券数额可以忽略不计。

从理论上说,A股杠杆率不高,50%的保证金,常规业务杠杆不超过2倍。股票折算率最高不超过70%,因此保证金比例通常要高于0.5。引用一个案例,如果某个投资者拥有资金100万元,融资保证金比例为0.5,则客户可以先普通买入股票100万元,再将普通买入的股票作为担保物向证券公司融资买入股票140万元(融资买入金额=保证金/融资保证金比例=担保物市值×折算率/融资保证金比例=100×0.7/0.5),即总共买入240万元的股票。如果该股票价格下跌10%,则亏损240×10%=24万元,是普通交易亏损的2.4倍。

融资券商一本万利,既可以收获8%左右的融资收益,又可以控制风险,市场下跌时可以强行平仓,目前交易所规定客户信用资金账户的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30%且未按期补足差额时,证券公司有权启动强制平仓程序。融资者证券资产有50万元的门槛,担保品有不同的折扣率,两融业务还有半年的持仓限制。目前市况好转,各类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股市,突破了规则限制。少数券商杠杆率超过2倍,两融门槛从50万降低到10万到20万,甚至出现借15万给30万的现象。

融资实际操作过程中屡屡突破限制,被高收益诱惑,不仅券商,其他资金也借助伞形信托、委托贷款、银证合作等各种方式,进入股票融资资金池,分享资金高收益。

A股市场基本面尚未好转、波动率加大,12月9日上证综指收跌5.43%,刷新了五年之最;1月8日,A股再次上演“逗你玩”行情,短短半小时内杀跌4%。谁都知道波动率加剧与高杠杆同时发生,意味踩踏事件发生概率上升,意味着昌九生化成飞集成等事件很有可能重演。但身处其中享受高收益者很以收手。

两融规模1万亿元是个瓶颈,两融杠杆必须得到控制,以防资金市成为高利贷狂欢,进一步打压实体经济。

深究此次两会政策,似乎有些有心无力。证监会对于三大券商暂停三月的融资融券业务,对于限制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也是隔靴搔痒,据悉目前市场上几乎所有的券商基本已将两融额度用光,且两融制度实行已久,不会畏惧限制新开户的处罚。三月期限一过,照样可以大展拳脚。

银监会政策看似对于委托贷款严厉管制,但实则不然。委托贷款本就是银行的表外业务,游离在资产负债表之外,能够增加投资渠道、资金运用比较灵活。在实际操作中,委托贷款往往脱离了其初衷,成了规避监管和政策的法宝,将资金投向政策限制的领域。

据《证券时报》报道,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仅6973亿元,其中新增委托贷款规模就达到4582亿元,超过前3个月的总和,成了主流贷款项目。银监会政策看似对委托贷款规模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但只要市场有需求,难保银行、资本市场会幻化出其他形式的融资方式,对于股市资金面的长期利空影响恐怕有限。

A股烧得有些不健康。银监会、证监会的医治手段恐怕只是暂时用冰袋降低高烧,可以稍稍缓解下已经急功近利、利益熏心的市场和让投资者更好地了解到市场的残酷性和不确定性。要让A股市场真正康复,恐怕要建立振兴实体经济、优化信贷结构、建立注册制的基础制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