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公财经
             

    1月19日,一个“要要救”的日子,A股市场出现暴跌走势。上证指数开盘即大跌186.77点,跌幅5.53%。全天大跌260点,跌幅高达7.7%。权重股全线下挫,尤其是金融股跌幅巨大,券商股、保险股全线跌停,银行股也几乎全线跌停。

    出现这种暴跌的走势其实是意料之中的。毕竟上周五有两大利空双双杀到。一是证监会向“两融”业务违规券商开出罚单,其中,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存在违规问题,采取暂停新开融资融券账户三个月的处理,对民生证券和广州证券、齐鲁证券等5家公司采取警示的监管措施。由于本轮行情被称为是“标杆牛市”,券商融资是主要的杠杆之一,截至上周五,两市融资余额高达1.11万亿元。因此,证监会向券商“两融”业务开刀,正中市场要害。

    二是银监会于上周五公布了《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委托贷款资金来源、投向及银行职责三方面做了明确规定。由于委托贷款是信贷资金进入股市的一个重要通道,而这次银监会又对银行委托贷款开刀,信贷资金进入股市自然也会受到影响。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前期被大幅炒高的权重股自然会受到较大的冲击。

    但今天的“1.19”暴跌显然不同于2007年的“5.30”暴跌。毕竟从管理层所采取的措施来说,是明显不同的。这一次管理层向“两融”业务开刀,主要是勒紧杠杆。毕竟高杠杆撬动的牛市,潜在着巨大的投资风险,因此,管理层有必要提前做好防范工作。包括银监会对委托贷款业务的规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规范券商“两融”业务的资金来源。而2007年的“5.30”,当时采取的措施明显过急,过于粗暴与野蛮。当时,财政部与税务总局宣布,自5月30日起,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由千分之一上调到千分之三。这明显是对当时股市过热行情的一种打压。

    也正因为采取的措施不同,所以在暴跌中对个股行情的打压二者也不尽相同。由于印花税的调高面对的是所有股票,所以“5.30”行情是所有股票的普遍暴跌。不少股票连拉3个跌停板甚至更多。但尽管如此,当时行情中重点打压的对象还是以题材股为代表的中小盘个股,权重股受到的打压相对要轻一下。

    而今天的“1.19”行情虽然指数暴跌,跌幅甚至超过了“5.30”当天的6.50%,但这主要还是由于权重股的暴跌所致。而个股的走势明显是分化的。与“5.30”行情完全相反的是,中小盘股在今天的跌幅较小,甚至不少中小盘个股股价还是上涨的,创业板指数甚至在今天还创出历史新高。由于权重股是本轮行情融资买进的重点目标,因此在今天的暴跌中,权重股成为重灾区。

    当然,“1.19”行情与“5.30”行情也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虽然经过了暴跌,但行情并没有走完。经过“5.30”暴跌后,当时的牛市进入后“5.30”时代,蓝筹股因此全面主宰随后的牛市行情,带领大盘从3400点附近冲向6124点的历史高位。而目前股市的上升行情同样不会因为“1.19”的暴跌而终止。随后的行情同样会面临着一种风格转换。2007年的牛市,经过“5.30”暴跌之后,行情由鸡犬升天的垃圾股行情转换成了蓝筹股行情。而经过今天的“1.19”暴跌,目前的行情有望由“疯牛”转换成“慢牛”,这实际上更有利于股市的健康发展,也是最广大的投资者与管理层所希望看到的。

    行情之所以会由“疯牛”转换成“慢牛”,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判断。一是本轮牛市并没有走完。虽然本轮牛市有点“疯”,包括大象也在跳舞,但作为一轮牛市来说,50%左右的涨幅显然并不算高,只能说是涨得过急。并且本轮牛市原本就是政策市,而政策要营造本轮牛市也是有其目的的。比如,为融资服务,让更多的企业上市融资。又如,为配合国企改革服务,毕竟许多国企的“混改”都把目标锁向了IPO上市。再如,就证监会来说,进行注册制改革,也需要得到股市行情的配合,如果行情因此步入熊市,注册制改革也就要宣告中止了,而刚刚召开的2015年证券期货监管会议明显将注册制改革列为今年的头等大事。因此,牛市还要进行下去。

    二是行情不可能继续“疯牛”。因为这种“疯牛”是有破坏性的,不仅极大地放大了股市的投资风险,而且也让社会上的资金都涌向股市,对实体经济的发展构成冲击,甚至直接导致实体资金流向股市。因此,管理层不会允许这种“疯牛”一直继续下去。而在拉紧了“两融”业务这一主要杠杆的情况下,加上银行对委托贷款的管理也将进一步加强,高杠杆资金的流入必将减少,股市日成交金额继续上万亿元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股市就是想“疯”也很难“疯”起来。更何况权重股经过了前期的暴涨之后,投资者的继续跟进也会有所畏惧。也正因如此,股市继续暴炒权重股已不太可能。所以,下一步的行情将更多地表现为板块轮动,蓝筹股、成长股以及题材股轮动,以此推动行情向上发展,从而营造一种“慢牛”格局。


    http://finance.takungpao.com/dujia/2015-01/2893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