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鸣

日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在首次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国内房地产并没有出现危机,房价适当波动是在挤出投机性需求,2015年将稳定住房消费。对此,一些评论认为,如此高的房价,如何稳定消费。

过去的2014年中国楼市出现了神奇的分化状态,一线城市房价依然动力十足,调控压力非常大,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房价早已经超过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能够进入这个市场的,要么是拼了老命透支三代积累的财富买一套小房子,要么是富商官员在投机。

与此同时,中小城市的房价下行压力很大,一些地方变成了鬼城。由于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这些中小城市的房子其实变成了用于过年过节回家居住点,只不过以前在农村,如今在家乡的城镇。

过去的十几年时间内,中国房地产成为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经济增长缺乏动力的情况下,房地产作为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混合产业,成为拉动投资与增加就业的火车头。特别是对于城市经济来说,房地产的兴旺发达,可谓对于城市的扩张具有关键性意义。

然而,经过十几年的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回调的房地产市场,日渐显现出其弊端。最重要的弊端是房价暴涨引来宏观调控,调控之后成交量大幅度萎缩,给整个市场运行带来了紊乱。让许多开发企业无法进行有效的开发,并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如今,宏观调控变得更加隐性,地方政府的支持性政策显然胜过了打压性思路,我们的政策变成了举重运动员,但这些举重运动员的抓举的重量总归是有限的。另一大弊端是房地产已经远离了其居住属性,变成了似乎人人都可以赚钱的金融投机工具,这造成了房地产市场巨大波动,房地产永不下跌的神话刺激了越来越多的资金脱离其他实业领域,造成了经济过度虚拟化。房地产巨大的资金需求刺激了货币超发,刺激了其他领域资金大转移。对于经济影响与居民生活影响最为深刻是提高了企业的生产运营成本与居民的生活成本。一些地方经济出现困难,核心原因就在于生活成本和经营成本大幅度上升,这些成本上升又是房价和地价以及租金抬升的。

同时,过去社会冲突比较激烈的领域就是拆迁与圈地,房地产市场过热导致了社会利益冲突随之火热。半夜熟睡被劫持,然后房屋被拆的消息时不时地爆发出来,围绕着房地产的利益分配暴力冲突不变,严重影响了社会安定,成为危机爆发的突破点。

在过去的几年,银监会对于货币超发或者在监管商业银行倒逼央行的行为的时候,并没有起到关键性的阻止作用,这才怂恿了商业银行一再不为其错配信贷资金负责,这些年积累的风险最典型的反应就是绑架地方债务和房地产市场,通过放大地方债务绑架了整个政策的导向,通过放大房地产泡沫绑架了整个经济增长的方向。基于此,无论是官方或是民间,都不敢轻易抑制这种关系错综复杂的网络传染机制。当下政策所能够做的是对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网络近些切割或有效隔离,才能有效抑制风险沿着这种复杂的传染路径传播风险。

就中国当下风险来看,人们总是看到房地产泡沫的风险较大,然而房地产问题只是一个显在的问题,事实上影子银行风险要比房地产泡沫的风险更大,更容易成为引爆当下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大家都在防范的房地产泡沫危机,可能并不能引爆全面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但围绕着房地产链条众多通道,可能就是引爆危机的导火索。我们都期望中国经济平稳发展,也期望中国楼市泡沫通过适当的途径化解,但还是要防范可能出现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