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树洁

2015年1月21日,李克强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提出利用放开的市场和改良的政府,作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两个引擎,推动中国两个“中高”的实现,也就是经济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从低质量向中高质量的方向转变。如果这样,中国继续发展10年甚至20年,就可以躲过“中收入陷阱”的魔咒,从而实现中国的强国、富国之梦。

本次李克强作为主讲嘉宾,他的讲话多达4000多字,这是比较长的讲话。不过,全世界无数双眼睛,期盼着中国总理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解读,尤其是中国目前正在面对经济减速,世界经济受2008年危机的打击尚未完全走出阴影,中国如何面对挑战。而其实人们最关心是,中国如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魔咒。上世纪80年代以后,许多拉美国家停止了高速增长,很快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深渊,长期不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中国现在的人均GDP还没有那时的拉美国家高,而从2012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迅速放慢,人们用焦虑的心情,看待中国能不能再次出现奇迹,避免重蹈拉美国家的覆辙。

李克强没有直接回答问题,他也没有跟往常其他国家领导人讲话一样,刻意宣传中国过去所取得的伟大业绩。

相反,李克强利用他个人的魅力和幽默,先平淡有效的与主办地拉近乎。他说,“达沃斯的确是一个美丽、宁静、安详的小镇。但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并不平静,甚至不安宁。。。。。达沃斯曾经是治疗肺部疾病的疗养圣地,因为盘尼西林发明、推广和普及,达沃斯的产业转型了。他从肺部上升到了脑部,这里已经成为世界脑力风暴智力的中心之一。我们需要新的盘尼西林来应对国际局势的新的挑战。”

在这个开场白以后,李克强接下来就是给中国开出新的盘尼西林来应对其所面临的问题。他不回避人们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担忧,但是,他说,“刚刚过去的2014年,。。。,全年GDP增长7.4%,这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也是最高的。更重要的是,城镇新增就业1300多万人,超过了上年。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就业不减反增。。。CPI上涨了2%,这低于我们年初预期的目标,事实证明,我们出台的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是正确的、有效的。更重要的是结构性改革迈出重要的步伐。”

李克强说,面对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中国可以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追求短期更高增长”,第二种是“着眼长期中高速增长,提升发展质量。”他干脆利落的说,“答案是后者”。

李克强接着解释他的具体思路,“我们将继续保持战略定力,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会搞大水漫灌,而是更加注重预调微调,更好的实行定向调控,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的区间,同时着力提升经济的质量和效率。”

他指出,“我们正在采取有效措施,可以防范债务、金融等潜在风险”。因为,首先,“中国的储蓄率高达50%,能够为经济增长提供充裕资金”。其次,尽管地方债务高,但是,“地方性债务70%,主要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是由资产保障的”,这些基础设施是中国今后中高速发展的有效保障,也是偿还地方债务的保障。

李克强说,“我这里要向大家传递的信息是,中国不会发生区域性、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要看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第一次听到李克强双“引擎”的说法,他指的第一个引擎是“市场”。政府通过放开市场,激发9亿多劳动大军的热情和创业精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就能激发无穷的生产力。

他巧妙地利用两个例子来说明中国劳动人民是市场改革的力量,也是生产力前进的源泉。第一个例子就是上世纪的农村改革。第二个例子,就是他最近考察的一个东部小乡村。

他说,“这使我想起了30多年前的农村改革,我们放开,搞活了,让农民自主来决定生产和经营,调动了千千万万农民的积极性,结果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解决了长期没有解决的吃饭问题。正是体制的创新,激发了亿万人的创造力,也改变了亿万人的命运。两个月前我去过中国东部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只有700户人家,但是他们却开设了2800多家注册商店,一个人在干几个人的活,每天向世界各地售出超过3000万件的各类商品。当然这里我要说明他们是遵循劳动法的,并没有搞不正当的竞争,只是把有限的时间更多的利用起来,这是勤劳肯干,大众创业的生动写照。”

如果说,开放的“市场”是推动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的话,李克强把通过改革的“政府”当作传统的引擎。

政府改革着重两个方面。第一就是放权,把权力放给市场。第二就是主动转变职能,把过去的直接干预经济活动,转变成为社会和市场提供其发展所必要的公共产品和服务。

他说中国的城市化发展还比较落后,经济结构还过多的倚赖于制造业。政府要有所作为,就必须主动去激发市场的活力,把该放的权力全部放开,尽力发挥其社会服务功能,从而提高社会的有效需求,推动城市化的快速发展。

他说,“我们说要改造传统引擎(政府),重点是扩大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中国经济发展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公共产品和服务不足仍是短板,目前中国公共设施的存量仅为西欧国家的38%,北美国家的23%,服务业水平比同等发展中国家还要低10个百分点,而城镇化则比发达国家低20多个百分点。”

这些发展的差异性,说明中国政府大有可为,因为,“这当中也蕴藏着公共产品与服务的巨大空间,增加这方面的供给属于政府分内的职责,是改善民生的必要举措,也是扩大内需的重要推手。今年我们确定了包括中西部,铁路、水利工程,各类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等重点投资领域。”

李克强不仅讲政府的功能必须转变,而且,还讲政府如何提高效率的一些具体措施,例如,“政府在加大财政投入的同时,不再唱独角戏,而是通过深化投融资改革,打破垄断,吸引社会资金与外资参与,采取政府和民营企业合作,中外合作,及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来放大投资的效益。”

他巧妙引用一个例子,清楚地解释PPP(公私合作)的意义和内涵。他说,“例如,今年中国西部省区建设了一家污水处理厂,需要资金3亿多人民币,就成功的吸收了德国的一家水务公司,而德方的股比占到70%。”

李克强还列举了其他政府的改革措施。他说,“我们将推行财税改革,推出扶持中小企业的新举措,深化金融改革,继续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加快推进中小金融,尤其是民营银行的发展,扩大资本市场,推动价格改革,大幅缩减政府定价的种类和项目,最大限度的放开价格管制。同时,注重发挥政府在软环境建设中的作用,扮演好市场监管的角色,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法制化的营商环境,为所有市场主体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

李克强不仅提出双“引擎”的概念,而且,还提出双“中高”的概念。前面,我已经解释双“中高”和双“引擎”的定义,在这里不再熬述。不过,我要说的是,李克强所有的论述,举例,都是为了后面一句非常不显眼的话,那就是说,中国按照这个思路,耐心去做好,就能维持可持续发展,就可以规避中等收入陷阱的魔咒。

他总结说,“对于中国而言,就是要在保持中高增长当中,保持好调结构,只要我们坚持好不动摇,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扩大公众产品,公众服务供给,用双引擎来助力双中高,中国经济就会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魔咒,走向持续健康发展的轨道,也为世界经济带来更大机遇。”

这就是李克强想要给世界传递的信息。我总结他这篇讲话的特点,认为这是李克强一篇杰出的文章。

开头用幽默、比喻,通过景物,传递一种温暖,平和的信息。接着直截了当,点出国内外面对的严酷现实,然后为中国的未来开出了药方。

李克强这个讲话的最大特点就是他首次提出的创新观念和定义,同时,他用一些简单的例子,大大强化他讲话的感染力和清晰度,使人读起来感觉有血有肉,还清楚地了解到中国发展战略的精髓。

用“双引擎”推动,实现“双中高”,用稳增长、转型和增长质量,代替高增长和低质量,用内生力量和庞大的国内市场和差异性,导出中国必然可以规避中等收入陷阱魔咒的结论。

读过了这个讲话,我学了不少,内心不禁发出“高”的一声。中国总理是一位理论高人,也是一位实践高人,中国依然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