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经纬/文

84岁的索罗斯宣布退休了。

作为一个犹太人,他1992年狙击英镑获利10亿美元,1997年狙击泰铢、港币,引爆亚洲金融危机,2012年做空日元赚10亿美元。2013年宝刀不老,竟然与41岁的日本女子多美子结婚。

好了,这么一个传奇之人,该如何刻画索罗斯的各种形象,他的投资哲学又该如何总结?

沃伦·巴菲特推崇价值投资,很多投资人自诩为其门下走狗,至于是否得其要领不得而知;彼得·林奇则打破公募基金管理人的神秘,教会很多普通投资人从身边发现投资机会;但乔治.索罗斯传奇般的投资经历让他显得异常神秘,甚至神秘得很少有投资者去琢磨他的投资哲学。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你去琢磨他的投资哲学,也未必能琢磨透。没有办法,作为哲学家中最为成功的金融投资家,金融投资家中最有成就的哲学家索罗斯,他的文字历来是晦涩难懂的。

在笔者看来,索罗斯理念架构的三大支柱:不确定性原理、反身性理论、开放社会理念共同推动了索罗斯作为一个成功的投机家、一个失败的哲学家和一个有争议的慈善家的人格融合。

一个抓住市场不完美的成功投机家

索罗斯喜欢称自己为不稳定性专家,靠金融市场的混乱状态为生。

是的,绝大多数人知晓索罗斯,就是因为他在1992年意识到欧洲货币市场的不稳定后,成功地狙击了英镑、打败了英格兰银行。同样,他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获利无数,同时他的名气也达到了顶峰,尽管更多的是骂名。

迄今为止,索罗斯已经写了11本书,但他鲜在其中透露如何赚钱的秘诀。索罗斯在《超越金融》中总结了他运用于金融市场的两个基本原则:第一,市场价格总是扭曲其背后的基本面,即不确定性原理;二是金融市场不会单纯消极地反映内在现实,它也能影响其应该反映的所谓基本面,即反身性理论。

与巴菲特喜欢确定性、遵循价值投资的逻辑相反的是,索罗斯更喜欢冒险、喜欢在不确定的全球金融市场中捕捉机会。而这样的投资哲学和他在二战期间作为犹太少年时刻面临被驱逐和被杀害的可能的经历有关。索罗斯后来说,纳粹侵略下的生存技巧是他投身金融市场的最大财富。

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的运行是不确定性的,就连反身性也是不确定的。这也正是他在1979年设立量子基金的缘故(量子力学中有测不准定理)。显然,索罗斯的观点是与当下金融市场理论基石的有效市场假说针锋相对的,该假说认为市场价格准确地反映了所有存在的信息。

索罗斯无疑是个成功的投机家,自从1956年离开伦敦来到纽约,索罗斯通过对欧洲市场的熟悉,很快在华尔街声名鹊起,1970年更是联手吉姆·罗杰斯开始单干,直到成为名副其实的对冲基金之王。

华尔街上很多人试图寻找索罗斯的炼金之术,但很多人发现从他的投资哲学中收获甚小。索罗斯的儿子也认为,索罗斯很多时候的投资时机取决于背疼。索罗斯自己也承认他在金融市场上取得的成功多大程度上受惠于他的哲学是值得商榷的,但他又会说自己的背疼也是反身性的一部分。

一个推销反身性理论失败的哲学家

将索罗斯称为一个失败的哲学家,他肯定会不高兴的,尽管他一直自嘲是个失败的哲学家。

索罗斯就读于伦敦经济学院期间遇到了20世纪著名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索罗斯一直以波普尔的学生自诩,并一直在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念基础上推广自己的哲学,尽管若干年后波普尔并不曾对这位学生有多深的印象。

从哲学发展史来看,很多哲学理念并没有也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实践。但从索罗斯的经历来看,他不是一个成功的哲学家,但他是一个很棒的将关于知识的抽象理论转到实际问题中,并创立关于金融市场如何运转的理论的人。

在笔者看来,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在金融市场实践运用中确实要比现代经济学乃至行为经济学有说服力得多。但正如索罗斯所言,有效市场假说及其衍生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无论是在学界还是投资界都是根深蒂固的。笔者曾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郝伯特·西蒙所提的有限理性假设去设计经济人模型,被某经济学家大呼“socrazy”。

在《索罗斯模式》中,索罗斯用由反身性理论推演而来的繁荣—衰退模型即泡沫理论详细反思了刚刚过去的次贷危机。就结构而言,索罗斯的繁荣—衰退模型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知晓该理论但并无法保证预测到泡沫的具体演化过程,而这也制约了反身性理论的被接受。正如索罗斯预测到1987年的大股灾,但他也未能逃脱。

从哲学层面上看,反身性理论涉及的还是思维与现实(意识与物质)的讨论,而这先哲们已讨论了若干回合。如果读者试图了解索罗斯的投资哲学,那么读《超越金融》就足够了。

索罗斯称自己是个失败的哲学家,也许从他刚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时就确定了。1952年末,索罗斯开始写《意识的负担》,但很快他意识到写作无法进行下去了,不仅是思考上的失败,还在于他当时身无分文了。这迫使他决心放弃哲学转向赚钱。

索罗斯赚钱的初始经历相当坎坷,但在转战纽约后否极泰来。他在投资上声名鹊起后,又尽力脱身投资钻研哲学,1987年他完成了《金融炼金术》,之后又陆续完成《易犯错的年代》、《资本主义的危机》等。

但索罗斯还是脱不了失败的哲学家的阴影,因为外界关心他的点金之术远甚于他的哲学。正如他所说:“我渴望别人认真地把我当成一个哲学家,而这一热望最后也变成我最难过的一道关。”

一个致力于开放社会但备受争议的慈善家

曾经,笔者难以理解索罗斯搅乱亚洲金融市场使得很多国家的金融体系支离破碎、国民财富灰飞烟灭,和捐资50多亿美元、极力拓展慈善边界这两种行为之间的矛盾。

罗伯特·斯莱特在《索罗斯传》中,也用大量的笔墨描述来自方方面面的对索罗斯的争议。

索罗斯是这样解释的,“作为对冲基金经理,我按游戏规则试图最大限度地获取利润。作为一个公民,我试图改变这些规则,即使改革不符合我个人的利益。”

索罗斯如是说,也如是做了,他呼吁加强对投机的监管,他还在《索罗斯模式》一书中,呼吁加强对使用新型结构化投资工具的机构的监管以及对金融体系的改革。

索罗斯试图以己之力推动开放社会进程,而绝不仅是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口中“这个只知道赚钱的混蛋”,或者一个慷慨的慈善家这么简单。尽管他的开放社会理念备受争议,但是在当下的中国,笔者尚未看到有这样的投资人。

在笔者看来,索罗斯立志于通过慈善来推动开放社会,和他的少年经历、拜师波普尔等是一脉相承的。耳闻父亲在俄国集中营的经历,加上亲身经历纳粹压制的他,非常理解开放社会以及自由的意义。

正是这样,索罗斯在1980年代开始在东欧、苏联设立基金会,推动当地的开放社会进程;因为不认同犹太人的民族主义而迟迟不愿承认自己是犹太人;因为不认同小布什总统的反恐主义,他在2004年干脆亲自披挂上阵抵制小布什连任。

对于开放社会,索罗斯不仅在外部推动,还身体力行。自从1975年首次尝到在媒体曝光的甜头之后,索罗斯开始积极地对很多问题发表观点。索罗斯曾对同事说:“我不想只是成为另一个有钱人,我有话要说,而且我想被人倾听。”

但索罗斯的声音并不总是愿意被倾听,尤其是他在公共事务以及外交政策方面的声音遭到了很多抵制。抵制不仅来自被他讽刺的欧洲银行家,还有左翼、右翼的政客,甚至还有普通的民众。

《索罗斯传》引述了索罗斯助手的评价,“与媒体打交道时,他最大的缺点在于他的坦白、诚实和公开,但他的助手同时也承认,有些人认为索罗斯的开放正是其魅力之一。”

索罗斯很担心自己的开放社会事业在死后10年消失。显然,在众多的角色之中,索罗斯更希望自己是作为一个哲学家被记住,他想给世界留下的是精神上的财富。这也就是他的超越金融之道。

(作者艾经纬,最新著有《房市大衰退:33年房市变迁大推演》,全书三大部分:供需大剪刀33年价格与周期 泡沫之上十根稻草。不务虚只唯价格与市场,系统性数据 百张图表35年房市编年史,5大角度推演房地产周期,六位首席经济学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