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人民币贬值已经形成趋势,从交易模式来看,央行并不希望人民币贬值,因为一国货币国际化才是最大的利益,虽然人民币国际化是个伪命题,但不代表管理层不去努力。

即便管理层不顾忌人民币贬值对国际的影响,比如货币互换、国际化的努力等,对内来说,管理层也需要承担沉重的压力:

第一,人民币贬值带来资本外流。人民币和美元实行盯住汇率无非可以实现两个目的,一,吸引资本流入,不断膨胀资产泡沫。二,压制真实的通胀水平。在吹泡沫的过程中,国企、地方政府财政实现了巨大的利益,资本外流会带来泡沫破裂,地方财政会破产;

第二,以前用汇率压制的通胀动力会一次爆发。任何一个国家实行盯住汇率压制通胀,这只是压制而不能消除,只是处于潜伏状态。当无法盯住时,通胀都会一次性爆发。比如墨西哥1994年底爆发汇率危机,直接的后果是通胀飙升。1993年墨西哥通胀率为9.2%,1994年为7%,到1995年通胀率急升至52%,通胀急升本身就代表实际利率暴涨。

当地方政府财政难以支撑、通胀急升造成社会矛盾急剧恶化的时候,央行不敢面对这一前景。

所以,很多人说汇率贬值会带来央行的大宽松,这种思维只能说:晕。

可是,央行保汇率,无成本的方法无非就是利用中间价,到现在,中间价很显然难以奏效。剩下的最后手段就是抛外储。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有一个很明显的节奏,央行只要采取丝毫的宽松货币措施,利率第二天就会开始下跌。降息的那一天是如此,传说央行延长并加量MLF的时候是如此(中国的传说大部分是真的);数日前央行进行500亿七天逆回购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市场的节奏感异常明显,只要央行宽松,汇率立即就跌。市场在紧逼央行,这就像足球场上的全场紧逼战术一样,央行没有丝毫喘气的余地。如果央行还是按过去的思维,商业银行一喊渴,就立即给”奶“,汇率就会立即下跌,当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央行只能收手,现在看来这个时刻还没到。

央行现在在做算术,释放100块人民币基础货币,需要计算一下压制汇率需要多少美元。当释放100块人民币,需要超过100块人民币的美元压制汇率的时候,这种伎俩就失去了意义。

未来,央行最可能的招数是限制资本流动,在此基础上才能释放货币。我在数月前就写了白银算盘那篇文章,即将开始应验,这是中国的文化和体制决定的,这条道路是唯一的。

当限制资本流动一段时间以后,就会发现这些措施是无效的(津巴布韦和前苏联执行严格的外汇管制都没用),因为现在的资本流动有多种方式,既有贸易的渠道也有地下钱庄。那时央行就只能转向紧缩,利率就会暴涨,但估计得到3季度或者以后了。央行不到山穷水尽,不会采取这样的措施,中国是一种极致文化,决定央行必定会做到极致。

俄罗斯卢布在2014年上半年贬值开启以后,立即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加息,大量抛售美元稳汇率(这相当于高强度加息);巴西雷亚尔持续贬值的时候,带来的也是收缩措施和加息。中国央行并不是阿里巴巴,并不能比俄罗斯央行和巴西央行强到哪里去,但中国央行会加上一个“插页”,那就是收缩之前会管制资本流动,这是中国特色体制和文化所决定。中国央行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中国老百姓对通胀的耐受力或许更强,可以晚一些收缩。

人民币汇率贬值的趋势已经形成,未来必定出现利率暴涨,唯一需要等待的就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