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201411APEC会议结束之后,北京能见到蓝天的日子竟屈指可数。两个月后,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在2015123日的北京市第十四届人代会上介绍,2014年北京空气中细颗粒物年均浓度实际下降了4%,相比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下降5%左右的目标,还有一定差距。这意味着在清洁空气行动中,北京在PM2.5面前首战失利。一时间,环保又成了媒体追逐的热点,雾霾、污水、癌症村又一次被摆到大家的面前。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环境问题可能被掩盖在经济的繁华光辉之下,而一旦经济发展有所减缓,这些昔日的小瑕疵势跳出来变成大麻烦。而如今,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此时如何面对环境问题而不致其失控,理应成为政府关注的重点。值得庆幸的是,虽然天色阴沉,但政府已有绸缪。

一方面,新的环保法律法规正在加紧规划、出台。201511日,新《环境保护法》正式施行。“按日计罚”、“查封扣押”、“行政拘留”等一系列权限有望将环保部门打造为一个强势执法单位。另外,《环境保护税法(送审稿)》也已上报国务院,有望通过实施费改税将现行排污费改为环境保护税,以排污量作为计税依据,加大对环境的保护力度。

另一方面,不少城市已经将改善环境列入政府工作计划。例如北京市在2014年初发布了《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2014年工作措施》正式向雾霾宣战。虽然今年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是市长已经下了“提头来见”的决心,北京市也因此在今年拟计划投入108.5亿元用于大气污染治理和节能减排,长远来看效果还是值得期待的。

根据世界上发达国家的经验,环保投入占到GDP3%以上,环境质量才会得到改善,而目前在中国,环保投入总额占GDP收入的比例为1.5%。据美国兰德公司环境、能源和经济发展部主任Keith Crane称,如果每年投入2150亿美元治污,中国的污染问题可以得到大幅缓解。2150亿美元当然不是小数目,但与空气污染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相比,却也算不上很多。据估计,空气污染给人们健康造成的危害和损失的劳动生产力成本占中国GDP6.5%2012GDP8.2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将中国的空气污染程度降低到世界卫生组织可以接受的水平,每年会给中国带来5000多亿美元的回报。从这一方面来看,在传统投资模式刺激乏力情况下,环保产业可能独辟蹊径,找到中国经济的新增长点。

有了政策上的引导,首先得到发展的自然是与政策密切相关的领域。例如,一直以来,我国空气质量监测并未将细颗粒物列入监控清单,然而近些年雾霾突然爆发,整个社会对PM2.5一下子重视起来,环保部门的整个检测系统就面临着更新换代。又例如,一直以来我国的环保投入以大气水体为重点,对土地污染不够重视,在将来政府对环保的投入大大增加之后,土地污染的监测防治也会出现商机。

政策的直接效应只是利好部分企业,要从根本上提振经济,还要靠能源结构的优化,传统工业的升级。首先从能源上来说,燃煤发电一直是中国最主要的发电方式,近年来,燃煤发电的比例高达79%,而相比之下美国只占40%。为使空气质量达到健康水平,除了升级煤炭燃烧技术,风能、核能、光伏发电也是需要大力发展的领域。可是在20084万亿投资的刺激之下,光伏产业已经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在行业激烈竞争的环境下,华为以逆变器作为杀手锏打入光伏市场,在推出产品的第二年就坐上了中国行业的第一把交椅。这种颠覆式的创新开创了“智能光伏电站”的新时代。

在中国经济的“新常态”,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在转变,技术在进步,如果能充分释放出市场的活力,有效的整合各种资源,在新模式新思路的驱动下,环保产业一定能够成为新一轮投资的发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