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力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近期超预期的多次跌停,这的确是让人民币处在风口浪尖了。

当然了,人民币暴跌,得有个新的看法。因为并不是人民币真的贬值,而是美元实在太强,欧元、日元实在太弱。你看,人民币兑美元虽然是跌了,可人民币兑其他所有的货币,无论是欧元、英镑、日元、澳元,哪一个不是升值的?实在没看到人民币有何弱之处。这次人民币的反应,无非对瑞郎“脱欧”、希腊大选与欧版QE推动的连锁反应而已。

重要且隐含在其后的是,咱央行的态度。毕竟对中国央行来说,人民币的汇率怎么走,那是囊中之物。一方面,中国目前是严格外汇管制的,其他货币汇率波动很难瞬间影响到人民币。再一方面,中国经济好,有问题的地方债务和房地产还不至于引爆,中国的政府信誉依然可以支撑全球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信心。再再一方面,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不是说说的。

所以人民币说是失控贬值,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央行也知道。只是人民币自2014年初就出现有贬值迹象,这一次继续贬值后,央行并未有明显出手干预的行动,感觉其对当前人民币贬值情况或早有应对。就像有评论说的,人民币贬值从战术上不值得过于关注,但从战略上来讲,需要引起重视。

你看,接近半年多了,中国的外汇占款增速就基本停滞了,去年12月份外汇占款余额已经回到了八个月前的水平。这足以看出中国面对的国际竞争环境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什么变化呢?主要就在于欧美对华的出口大幅增长了,尤其是制造业方面对中国的竞争力越来越明显。

就在近一个月,几件事情多多少少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1月10日,有消息称,微软计划春节前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该工厂近期正加快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同时,位于北京的微软诺基亚工厂也将同步关停。据悉,此次诺基亚东莞和北京工厂裁员共计9000人。

而就一个月前,先是知名手机零部件代工厂苏州联建科技宣布倒闭。接下来联建的兄弟公司,位于东莞的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相继倒闭。就拿联建科技来看,辉煌时员工两万多人。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两家工厂倒闭时共拥有员工7000人。

12月5日,位于苏州胥口镇的诺基亚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闳晖科技也宣布关门停产,并遣散了大部分员工,该公司最多时有一万多员工。此后,又一家著名的手机零件制造商东莞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的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员工失业。同在东莞,还有一家做杂牌手机的制造企业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

越来越多的人们对中国制造业的前景表示悲观。有专门研究制造业的人士悲观的预测:更密集更大规模的倒闭潮很可能会在2015年1月至2月中旬爆发。因为在春节前夕,正是企业支付供货商货款及员工工资的高峰期。

而且,能看的出,这些大型制造企业倒闭,可怕的是后续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会有大量的相关配套行业的倒闭,倒闭的时候,伴随着超级失业潮。

这对当前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过去一年,失业工人因为失去生活来源,铤而走险走上抢夺或偷盗等犯罪道路的案件正在迅速增加。去年暑假连续几起女大学生失踪案,大多是工厂倒闭或停工后生活无着的九十后年轻人所为。

在不少提交高层的报告中,对近期制造业的担心,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咱中央政府再不改变当前的经济政策,对制造业会造成连锁式的打击。这里的经济政策,正是指这么多年来,中国的货币政策,造成的人民币外贬内升。在这种大背景下,人工成本高涨、生产要素价格的不断上涨、出口产品利润下跌,大量低端制造业回撤美欧日或转移到东南亚、印度等地。

中国的希望就在中端制造上,必然要跟德国、日本这样的国家展开全面的竞争。之前,德国、日本一直在占据中端制造业,既具有质量优势信誉优势,也具有技术优势。而现在欧洲和日本都在搞QE,相对美元大幅贬值,德国制造和日本制造的价格劣势就会抚平,提升德国和日本等的制造业竞争力,实际上也就是变相的压制了人民币价值。

如果在中端制造上中国不能抢占一席之地,中国就会面临产业的彻底空心化,国内庞大的过剩产能就会遭遇严重的债务危机。

无论是咱央行的放任,还是欧洲日本的QE,其实无非是各国都在想尽办法摆脱经济困局,尤其是从汇率市场入手拯救本国制造业。这个时候,各国的汇率问题会非常敏感,货币大战会越来越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