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学东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最近跃上舆论关注的制高点,先是安邦保险从AH股两地市场购买增持民生银行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进而谋取民生银行董事会席位,其目的自然是要要控制这家股权分散的银行。而舆论关注的是安邦为何如此强势,其收购资金何来,更由于安邦管理层和股东背景比较特殊,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

而就在这个当口,突然传出民生银行新晋行长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然后再联想到此前传言,安邦控制让现有民生股东惶然,各种猜测就更加五花八门,而关于民生银行的各种传言就更加热闹了,并有传言认为行长被带走调查可能是金融反腐深化的一个表现,后边还会有更多案件被爆出。

在权威的结论没有出来之前,以上猜测基本都是没有根据的,也无法置评。但是我们可以从这家唯一的中国民营银行以及中国金融市场成长发展的历史和现状来看,民生银行在目前的经济气候下走到今天这一步具有一定的逻辑必然性。

从1993年民生银行到现在已经超过20余年的时间,中国银行业版图上竟然就只有民生银行一家民营银行,堪称奇葩。在二十多年中,无论是学界还是舆论界关于成立民营银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打破国有银行独霸天下的格局时有泛起。尤以徐滇庆和林毅夫等在本世纪初从学界和舆论界发起建立民营银行的建议为最激烈,而对他们的建议持反对的立场的主要则是当时央行的一些学者型官员。

徐滇庆和林毅夫的观点是中国国有银行的垄断会导致中国经济结构的不合理,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融资会产生困难,而央行的意见则主要是当时产权改革时机不成熟,主要改革的目标应该是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并有部分人基于历史经验对中国民营企业不信任,比如此前的城市信用社,以及德隆等在股市上做庄,销售高风险产品以及关联贷款的道德风险等。最终徐滇庆和林毅夫们失败了,而金融改革的核心精力集中在了国有银行的大规模改革上,这次改革通过上市注资,出卖股权等,付出的成本不小,取得的成绩也不小,比如四大行成为世界五百强排名最前,而且傲视境外群雄,尽管大家知道国有大行大而不强。

不过在国有银行改革成功后,埋下的隐患是民营银行议题从此搁置不再被提及,直到2013年再次被新一届领导认识到其紧迫性,遂再次提起建立多家民营银行的任务。而其背景则是从2008年开始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危机传导至国内,彰显中国宏观经济十多年的景气周期结束。为了反击这次危机在中国的传导,政府采取了四万亿刺激政策,在经济短暂景气之后,却将整个经济的危险扩至数倍,经济本来就有的结构性矛盾进一步激化和深化,其中金融业结构的弊端更是关键。国有大型银行改革成功了,但是其贷款依然倾向于大型国企,造成严重的投资依赖性经济,并形成庞大的产能过剩,债务危机加深,而具有创新活力,就业西南能力强的中小企业倒闭关门严重,融资依然困难,到处出现融资贵的问题,直到2013年出现钱荒,现在看来这次钱荒就是金融结构不合理所导致的一定范围内的一次金融危机而已。

民营银行这时候成为不用争论的问题,而在20年前,关于要不要简建立银行的问题,竟然争论如此激烈,并且最终没有成行,现在看来是多么可笑。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唯一的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在几十年中国宏观经济景气之下,跟着国有银行一起成长,成为中国银行业的翘楚,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首先,宏观经济的景气给中国银行业的成功打下基础,这是不容分说的,经济好,企业赢利,贷款就没有坏账之虞,而银行的贷款定价都可以收回。这时候是个人做银行都能赢利,因为你的投入是肯定要赚钱的,因为你的企业在赚钱。其次,中国对金融业垄断的保护,政府命定的利差,都保护了银行,致使最近几年银行业成为持续的暴利行业,与企业的惨淡经营形成鲜明对比,所有的银行都是暴利,国有银行在激励不相容,体制僵化之下都是暴利。而民生银行好歹还有股东的考核,还有高福利奖金的激励,那就更加暴利。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否认民生银行管理层的精干,但是,笔者可以断言,民生银行的这十多年的顺风顺水和国有银行一样都是寄生在国内的金融垄断政策和十多年的宏观经济景气的,如果没有这两样,民生也还是刚刚成立时,那个惨淡经营的民生,不会如现在这样被各家大佬角逐的香饽饽。

在20余年的成长过程中,由于民生银行作为独苗的民营银行,成立时就形成的股权分散结构,股东之间的股权争夺从未停止过,此前有半官方的工商联从中斡旋,可以从中实现一定的平衡,这种股权结构也有利于一个强势的管理层甩开膀子大干,基本上维持了民生的稳定。

但是中国银行业的优势是所有资本的垂涎的,中国的银行业事实上就是一部赚钱机器,至少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保持乐观的人士,是这样看的,尤其是那些志向远大,壮志满怀的资本,比如明天系、比如泰达系、比如泛海系等等都在银行业布局不小,就连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中国石油都买了一家银行干。

而这时候安邦由于在控股成都银行时吃到了甜头,它下一步就迈向了更大的目标。在目前的股份制银行里,其大股东不是政府就是国有大型企业,其实力都无法衡量,唯有民生银行都是民营企业,而且其股权极为分散,而更重要的是,随着经济的进一步下行,民营企业经营困难,某些民营资本其实已经实力不济,在保卫自己的利益时显然力不从心了,这为安邦的布局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果然在安邦的强势进攻面前,此前的民生股东复星、新希望和泛海等纷纷缴械投降。

本来在现代经济市场上,英雄不问出处,资本也不问出处,谁的资金实力强听谁的,这是现代市场的规律,也是股份制公司的根本制度,安邦至少表面看是民营资本,即使其背景如何深厚,如何复杂,但是资本的天性是要赚钱的,它总不会故意拿出数百亿资金控制一家银行并故意将其搞垮,这是资本的规律。

但是笔者要说的是,在这轮反腐过程中,我们看到许多贪腐官员与诸多民营企业牵扯很深,有些民营企业成为贪腐官员的白手套,有些是其帮凶,作为唯一一家民营银行为了经营,为了在国有银行的夹缝中求生,是不是也要依靠权力,至少权利是其最好的客户和资金来源,这是显而易见的。当然在事实为清楚之前一切猜测都仅是猜测而已。

总之,民生银行由于是唯一一家,别有分店,这个独特的身份为他提供了好处,同时也带来麻烦,熟悉中国体制内规则的人应该是明白的。

民生银行的发展至少可以隐约可见,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已经到了这样的阶段:仅仅设立几家民营银行,或者对国有银行实行股份化改革,可能都远远没有达到中国金融业和中国金融文化真正繁荣的要求,远远不能达到人民币国际化的要求,远远不能达到实体经济从今后几年衰退然后再次复兴的要求。

金融业作为经济最高层,其所需要的制度环境、文化土壤以及体制框架等等,现在看来都是未来必须逐步探索的问题,中国的金融业改革任重道远,现在仅仅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