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说钱

进入2015年,A股这头疯牛好像遇到了魔咒,三次在上证指数3400点铩羽而归。我们不妨回顾一下1月份多头对3400点发起的三次冲击:

1月5日星期一,是2015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多头挟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大涨的声威发起强攻,上涨115.84点,收于3350.52点。当天晚上,证监会宣布核准了20家公司首发申请:扩容提速,你懂的。所以,虽然第二天股市继续上攻,但在摸高3394点以后,留下一根上影线,无功而返。

休整一周后,1月15日、16日多方再次发动冲击,并在16日盘中一度突破3400点,收盘于3376.5点。周末,噩耗传来,证监会将清查“两融”中的违规行为,为“杠杆上的牛市”泻火。此外,证监会主席肖刚在监管工作会议上,提到了股市“估值偏高的风险”、“融资炒股的风险”,以及IPO注册制进展。1月19日星期一,上证指数毫无悬念地暴跌260点,第二次冲击3400点失败。

为了防止连续暴跌引爆“融资炒股”隐藏的风险,证监会对股市进行了安抚,1月19日“半夜鸡叫”,宣布部分违规融资的账户不需要强制平仓。面对证监会的安抚,多方发扬“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精神,继续顺杆子向上爬,一周后的1月26日,第三次将上证指数推进到3400点关口附近。

于是,利空再次如期而至,证监会继续清查两融,银行收紧伞形信托,保监会也清查两融。虽然后来证监会和保监会试图安抚市场,但这显然不是为了逆转市场,而是怕暴跌带来爆仓,继而引发金融风险。到了1月最后一个周末,在股市连续下跌4天后,证监会仍然放出3个不大不小的利空出来,包括处罚违规基金、增加新股供应量等,其用意已经非常明白。

看明白了吧。三次上攻3400点失败,管理层“釜底抽薪”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你记性好,应该还记得去年上半年,证监会,特别是央行,是如何帮助市场主力死守2000点的。我曾在本栏目发表过文章《A股一有危险,央行就说英语》,说的就是这个事情。所谓“说英语”,是央行在股市危险的时候,通过SLF(常设借贷便利)、MBS(抵押支持债券)、PSL(抵押补充贷款)、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新调控手段,对市场增加流动性。

所以,认定3400点是目前的政策顶,大概是不会错的。为什么管理层不希望股市继续涨了?主要原因是他们意识到了风险。

这波行情是靠资金杠杆推动的,而且随着股指不断走高,股市上的利益既得群体开始“妄猜上意”,并向着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忽悠股市将上5000点、10000点。如果管理层不对此有所举动,就等于默认,那样会有更多股民上当受骗,带着自己、甚至整个家族的血汗钱盲目进入股市,成为庄家的“案上鱼肉”。

在美元加息越来越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黑天鹅随时出现,人民币贬值压力巨大,IPO注册制带来的大扩容即将到来的大背景下,A股这轮没有基本面支撑的上涨,肯定会以暴跌终结。而股市暴涨暴跌带来的金融风险、政治风险,那些“股市利益既得群体”是不会承担的,到头来买单的只能是本届政府。

启动股市是为了顺利推进IPO注册制,推进注册制则是为了通过扩大直接融资,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并在这个过程中激活民间创业热情。所以股市需要活跃,中国需要牛市,但不需要“疯牛”。虽然3400点是政策顶,但不意味着管理层愿意看到股市暴跌,我猜测这个阶段的政策底应该在3000点附近(不低于2800点?)。如果股市出现暴跌,管理层同样不会允许,因为那意味着前功尽弃,而且可能还意味着有短期金融风险。

区间震荡,也许是未来几个月股市的基本走势吧。在这个过程中,权重股会消停一下,个股行情会继续活跃。当然,这需要一个基本前提:国际金融市场没有出现大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