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天,似乎总是一个伤感的季节,风雪会将悲伤的记忆冻结在心灵的深处。2月6日,这是一个曼联球迷永远也无法忘却的日子。57年前,1958年慕尼黑那个风雪交加的2月6日,载有曼联球员、教练、职员以及随队记者的英国欧洲航空公司第609次航班在西德慕尼黑-里姆机场积雪的跑道上撞毁,23人罹难,其中包括8名曼联球员和3名职员,而今已经整整57年了。57年里,纪念,缅怀,从未停止,关于慕尼黑空难前后的故事,记录着曼联,这家英伦豪门的血泪与坚强。

无法忘却的伤痛---曼联之殇

1958年的2月的欧洲冠军杯,曼联在客场3-3战平了贝尔格莱德红星,并以总分5-4淘汰对手晋级了1957/58赛季冠军杯的的四强,但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载有曼联全队的飞机从贝尔格莱德来到慕尼黑加油准备返回曼彻斯特。在风雪的天气下,飞机两次起飞都没有成功,当机长詹姆士-泰恩于下午3点04分决定第三次尝试起飞时,由于飞机速度不足未能爬升而导致突然失速,飞机冲出跑道先后撞毁机场围栏和民房,最终断为两截,左边机身撞向一棵树,右边机身撞向一辆泊在营房里面、装满了轮胎和燃料的卡车,并随即发生爆炸,灾难就这样发生了。


慕尼黑空难中逝世的曼联球员和职员


慕尼黑空难中逝世的曼联球员和职员

作为幸存者,前曼联门将哈里-格雷格在回忆那一刻时说:“机舱里没有尖叫,没有任何声音,灯光忽明忽暗,眼前一下黑,一下亮,然后就是火花闪动和猛烈的撞击,接着一切都结束了,我以为我已经死了。”格雷格是幸运的,但是上帝没有眷顾他的队友,乔夫-本特(边后卫)、罗杰-拜恩(曼联队长,左后卫)、埃迪-科尔曼(中卫)、马克-琼斯(中前卫)。大卫-佩吉(边锋)、汤米-泰勒(前锋)以及比利-惠兰(前锋)共7名曼联球员当场丧生,而队内头号天才邓肯-爱德华兹在入院治疗15天后在医院去世。事实上,如果不是格雷格在飞机爆炸前拼尽全力的将受伤的队友和教练救出来,悲剧给曼联的打击可能会更加沉重。


老特拉福德外的慕尼黑钟永远的停在了1958年的2月6日


老特拉福德外的慕尼黑钟永远的停在了1958年的2月6日

球队主帅巴斯比以及另一位天才博比-查尔顿重伤,10名幸存的队员中,布兰奇福勒和巴里伤势严重,终生不能踢球,就这样,1958年的2月6日成为了曼联队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老特拉福德的南看台外墙上挂着的慕尼黑时钟在向人们讲述着那段伤痛的历史,红魔的血与泪永久的刻在了1958年的2月6日,刻在了风雪交加的慕尼黑。

足球史的问号---如果没有慕尼黑空难

在慕尼黑空难后,时任曼联主帅巴斯比在送往医院抢救时几乎停止了呼吸,最终在连续发出了多次病危通知,甚至两次做了临终祷告后,巴斯比顽强地活了下来。但是对巴斯比而言活下来仍要经历更大的痛苦,清醒后的巴斯比不断的向妻子询问曼联球员的情况,他每念一个名字,爱妻便哭着摇头或点头来告诉他球员的生死,那种的痛苦或许比死亡更让人难以承受。博比-查尔顿,空难给这位当时只有20岁的年轻人留下了严重的心里创伤,他经常会做噩梦,醒来后大汗淋漓,甚至一度想放弃了足球。慕尼黑空难给曼联造成了毁灭性的的打击,从主帅,队长,球星,主力等等等等,这场空难让曼联损失了几乎所有的主心骨。


当年的巴斯比与邓肯-爱德华兹


当年的巴斯比与邓肯-爱德华兹

如果没有那场空难,曼联的历史,欧洲足球的历史,乃至世界足球的历史可能都会是另一副模样,因为没有人能想象巴斯比的男孩们会成为多么伟大的一代。空难发生前的曼联,在巴斯比的倡导下,由年轻球员主导的曼联迅速崛起,50年代初中期曼联实现了青年足总杯的5连冠,以邓肯-爱德华兹为代表的年轻人进入一队并逐渐挑起了大梁,并赢得了“巴斯比的男孩们”的响亮名号。1955/56赛季。他们以11分的巨大优势夺得联赛冠军,接下来在1957年曼联蝉联了联赛冠军,这支当时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青年军迅速征服了英格兰。

而这绝非巴斯比的最终目标,他的计划是征服欧洲。尽管当时英足总反对英格兰球队参加欧洲冠军杯,但是巴斯比还是带领曼联以英格兰冠军的身份参加了这一赛事。56/57赛季,曼联一路横扫安德莱赫特、多特蒙德和毕尔巴鄂进军半决赛,球队只是在面对当时面对斯蒂法诺领衔的皇马时遗憾败北。但是事实上,当时的曼联与皇马的差距并不大,考虑到巴斯比宝贝们的潜力,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可以再第二年卷土重来。事实也是如此,1958年当曼联淘汰贝尔格雷莱德红星再次晋级半决赛时,所有人都期待着曼联冲击冠军,但是慕尼黑的悲剧终结了曼联的一切希望。2008年,博比-查尔顿在接受采访时仍对此感到遗憾,他说:“皇马是当时我们面对的强大对手,但是我们已经适应了他们的套路,如果没有慕尼黑的悲剧,我相信我们会赢得1958年的冠军杯,皇马的5连冠也就无从谈起,因为当时曼联非常年轻并且善于学习,我们已经为征服欧洲做好了准备。”

另一方面慕尼黑空难或多或少也影响了世界足球的格局,1958年是贝利征服世界开启球王时代的元年,而当年的瑞典世界杯上,英格兰止步附加赛。博比-查尔顿称如果没有慕尼黑空难,如果邓肯-爱德华兹,埃迪-科尔曼,罗杰-拜恩等人都能够参加1958年的世界杯,英格兰或许会是那届杯赛最大的热门之一。尤其是一代天才邓肯-爱德华兹的逝世,让英格兰损失了一位未来的巨星。时至今日,每当看到英格兰涌现的超新星,查尔顿还会感慨一句:“我看到了新的邓肯-爱德华兹。”但遗憾的是,慕尼黑空难带走了爱德华兹的生命和才华。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场灾难,那么1958年的欧冠和世界杯可能都将改写,那个时代的足球史也会是另一副模样。但是历史不容假设,悲剧已经实实在在的发生,他留给曼联和英格兰的都是不尽的遗憾。

豪门的自尊与骄傲---曼联与皇马的故事


巴斯比的名言至今仍挂在老特拉福德


巴斯比的名言至今仍挂在老特拉福德

让足球重回老特拉福德,那是慕尼黑空难后所有人共同的想法,曼联接到了很多球会的援手,其中还包括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可能是当时欧陆霸主皇家马德里。实际上如果谈及当时曼联与皇马的交集,将就不得不提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巴斯比,另一个就是皇马主席伯纳乌。1956年伯纳乌曾经邀请巴斯比执教皇马,他对巴斯比说道:“我会给你一个天堂。”而巴斯比回应道:“曼彻斯特就是我的天堂。”这句话至今仍被挂在老特拉福德的西看台上,成为了曼联球迷永恒的信仰,而伯纳乌与巴斯比之间惺惺相惜的友谊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的。

就在慕尼黑空难后的第二天,时任皇马主席伯纳乌便代表皇马倡议将当年的欧冠奖杯授予曼联,但是这个提议没有通过,此外伯纳乌甚至在当时说服了如日中天的斯蒂法诺租借加盟曼联一个赛季帮助红魔渡过难关,但是这笔交易被英足总以斯蒂法诺“不会说英语”为理由而拒绝。另一个值得一提举动是伯纳乌促成了当时仅在联赛排名第9的曼联以特例出现在58/59赛季的欧冠抽签中,那也是欧冠改制前唯一一次出现非冠军身份的球队,但是这个提议最终也被英足总强硬的否定了。

曼联重建初期,球队已经崩溃的财政状况是所要面对的最大困难,皇马曾经提议给曼联一笔贷款,不过曼联拒绝了,即便是困难重重,曼联在重建中也没有接受任何直接的经济援助,或许在巴斯比看来那是一个豪门应该坚守的自尊和骄傲。巴斯比唯一的希望是能够与当时的欧洲霸主皇马进行筹款友谊赛,而伯纳乌丝毫没有犹豫的接受了,并且相应的减少了皇马应该收取的出场费。就这样,在1959-1961年期间,皇马和曼联进行了数场友谊赛,即便是皇马赛程非常紧密的时间里也从未失约过。在与当年欧洲霸主皇马的较量中,曼联传递着自己的不死精神,也得到了相应的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重建的曼联通过与欧洲霸主的直接较量,一步步找寻并缩小着自己的差距。

10年的重生之路---以冠军的名义告慰亡灵

重生的过程充满艰难,在巴斯比住院治疗期间,他的助手吉米-墨菲承担起了重建的工作。墨菲回忆:“巴斯比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对我说‘要让曼联的旗帜继续飘扬’。那真是一段痛苦的时光。”苦难总会淬炼的人的意志,或许真正支持曼联挺过那段艰难岁月就是这股坚韧的精神。

慕尼黑空难后的第一场比赛,曼联迎来了与博尔顿的足总杯,吉米-墨菲甚至差点填不满自己的出场名单,出场阵容中除了福克斯和格雷格外全部都是替补和青年队的队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曼联3-0击败了博尔顿。接下来的冠军杯半决赛,曼联在首回合的主场还2-1击败了AC米兰,但球队在客场失利遗憾出局。可无论如何,这两场关键的比赛成为曼联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不屈的最好例证。


1968年巴斯比带领曼联夺得冠军杯


1968年巴斯比带领曼联夺得冠军杯

马特-巴斯比在病床上躺了6个月后重返曼联帅位,他发誓要再现曼联的辉煌,要用冠军告慰慕尼黑空难的亡灵。重生之路走了很久,1963年曼联夺得足总杯,宣告了王者的回归,以查尔顿、丹尼斯-劳、乔治-贝斯特为代表的新一代红魔崛起。时间走到1968年,慕尼黑空难整整10年后,巴斯比终于带着曼联夺得欧洲冠军杯,巴斯比将冠军杯高高举起了八次,每举一次就呼喊一个慕尼黑空难中逝去的球员的名字。博比-查尔顿等队员纷纷割破手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然后滴落在球场上来告慰那些逝去的英魂。那一刻,曼联实现了慕尼黑空难后彻底的重生。慕尼黑空难后的曼联,就是这样一次次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重造了自己的王朝。

时至今日,慕尼黑空难已经过去整整57年了,苦难没有击倒曼联,反而是红魔的坚韧和不屈的精神历久弥新。每一个冬天,纪念,缅怀,都会在一代代曼联球迷中间延续下去,这是属于曼联历史的传承,正如曼联那句口号一样“We Will Never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