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环节我想对过去三年的工作做一个总结。我请同事准备了一张股价图,相信是大家最关心的。我在2011年7月6日接手金山的那一天,我们的股价收盘价在4.4。在那个时间点,我觉得金山的股价是在一个下行通道上,而且我接手以后一直掉到了2.7(10月的时候)。在3年多的时间里,金山股价的最高点到了32.3元(今年5-6月),最近有些回调,在18块港币,与我接手时相比涨到了4.5倍左右,最高点和最低点大概有10几倍。这就是我们过去三年的一个业绩回顾。当然我在这里要感谢张宏江博士所带领的整个金山的业务团队,包括傅盛领导的猎豹移动为整个金山所做的贡献。我觉得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成绩单,是金山全体的员工与管理层一起取得的。

我们为什么能取得这样的业绩呢?我们整个管理团队都做了什么事情?其实主要是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聚焦核心业务退出非核心业务,用一个中文名词讲叫做关停并转。在我出任董事长的时候我们有10几项子业务,我们用半年时间重新聚焦了三大核心业务,就是今天的金山办公、西山居和猎豹移动。为什么要强调聚焦呢?因为金山经营的20多年在中间有过各种各样的尝试,有成功的,有失败的也有不好不坏的。在我接任董事长的时候我深刻地知道聚焦的重要性,所以下定决心推出非核心业务,而今天我们基本清理完成,就是聚焦成三大核心业务。因为金山经营了20年以后,虽然看起来都在软件和互联网里面,但是软件和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大的领域,我觉得一家公司是做不了那么多事情的,所以我们第一件事情是聚焦核心业务。

第二件更为关键的事是推动业务的子公司化,鼓励管理团队持股,直接认购公司股权。这样就把子公司和团队的利益与集团公司的利益高度的关联在一起,而且授权子公司的CEO直接指挥具体的战役,使我们的决策流程进一步缩短,使整个的子公司团队充分地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使他们能够更快的决策,这就是我们三年前做的。除了我们集团的管理层以外,傅盛领导的猎豹管理层,葛珂领导的金山办公管理层还有邹涛领导的西山居管理层,以各种形式在子公司持股,并且获得充分的授权,指挥具体的战役。

第三个重大变革是,在3年半前,金山提出了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在这个大的趋势点上,我们做了一个正确的判断,就是推动每一个子业务转型移动互联网。我再展开的讲一下我们是怎么做的。第一家我们展开的是猎豹移动,我也放了一下猎豹移动的股价图。这里我想讲两个很关键的数字:第一个是,三年前我们是一间PC互联网的公司,或者说是一个传统的杀毒软件公司。傅盛出任CEO之后,我们下了非常大的决心转型移动互联网,也做了1-2年的摸索,在去年年初找到了Clean Master作为突破口。以Clean Master为首的整个产品矩阵在三季度的时候做出了惊人的用户量,MAU在全球到了3.41亿,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量。在Googleplay上我们应该是全球第三大的发行商,拥有巨大的用户量。就是因为这个巨大的用户量,我们成功地在美国独立IPO。在IPO的时候大家问我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你们在全球这么大的用户量能不能变成收入? 一个中国公司能不能做全球生意?”昨天在猎豹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傅盛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在这个月(11月),海外的广告变现仅这一项就突破了20万美金/天,而且这个数字是稳定的。管理层经过分析,认为未来的一两年里还会高速成长。其实我们蛮想告诉大家他们管理层分析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惊人数字,但是早晨我同事告诉我说不能乱说的,其实我真的不是乱说,因为我对傅盛他们有99的信心。(我们在Q1的时候海外基本等于0,我们两个季度就做到了每天20万美金)。大家简单的算一下,这20万美金不展开,全年就是7000万美金。其实这个势头增长非常猛!剩下的数字我就不多说了,猎豹在第四季度可能还会公布更为惊人的峰值收入,也就是最高一天会到什么程度,因为第四季度在美国是收入最高的。

我想在这里稍微总结一下,从去年年初猎豹找到了Clean Master作为突破口,然后在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移动互联网上形成了3.41亿的月活跃用户,我觉得这是第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第二点就是当市场对我们质疑能不能把用户变现的时候,海外的广告变现迅速突破,已经到了每天20万美金。以我们这样的平台,往下跌的可能性是很低很低的。所以在这里我恳请大家单独审视猎豹移动的业绩,因为有时候我们集团的股价跌,它跟着一起跌,傅盛需要更多地证明自己的独立性和独立成长的能力。我在他们IPO路演的一个会议上讲了两点(因为我跟傅盛还是一起工作了蛮长时间的)。第一点是就我所见的公司里面,傅盛去年的表现是全球互联网最成功的公司之一,表现很好。从去年年初是0,到去年底的数字就已经很惊人了。第二,就傅盛的领导力、战略能力和学习能力在我见到的30几岁的CEO里面也是极为少见的。所以我个人非常看好猎豹移动未来的表现。当然今天我给傅盛极高的评价,今天请他来也是希望大家有什么关于猎豹的问题可以跟他直接交流。

第二个章节是关于WPS的,这些数字我都不讲了。WPS在两三年前被我逼着转型移动互联网,今天的月活跃用户在全球也依然超过了7000万(在手机上的MAU),这也是我们以前的电话会议公布过的数字。我对这个数字还是非常的满意,并相信他们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好的数字公布。我觉得这一项进展以WPS的技术实力,以用户量,在全球都在前几位 --- 当然在很多的国家我们排在第一位。

第三条是大家很关心我们的游戏收入。我们在PC游戏里面,剑3的增长是整个行业里面极为惊人的数字。一款PC游戏还是能够获得了了不起的增长,同比增长了48%,PC游戏整个行业的增长只有10%左右,而过去几年都是接近100%的成长。除此之外,我们有13款手游正在研发之中,今年年底会发布两款,其中已发布的一款表现还是相当不错,大家可以关注我们Q4的财报。

以上就是我们对过去三年的总结。我们今年7月份在北京开了一次集团的半年战略会议,我认为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三年前我在接手的时候跟董事会讲三年的目标就是我们把估值从当时的3-4亿美金提高到超过20亿美金。三年下来我们确实做到了,不管是最高点的股价还是今天回调之后的股价都在20亿美金之上。至于为什么,因为我认为整个金山还是拥有行业最优秀的管理团队和最优秀的工程师团队。关键是怎么释放生产力,怎么让大家具备最大的热忱去投入到整个金山的工作中来。我们最重要的三条策略大家已经看到了,就是解放生产力,让大家有更高的工作热忱,同时大方向定位在移动互联网。过去三年我们也是跟着中国乃至全球的移动互联网在进步,所以我们是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上。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