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即耳熟又不凡的话题。说到耳熟是因为平时我们总能听到身边的人在侃侃而谈,耳濡目染之下也被熏陶了一二;说到不凡是因为其本身的涵义具有模糊的非确定性,而‘左和右’在市场走势中往往是如影随形的,具有互变性,没有明显边际,因此左和右是一种既抽象而又似乎真实存在的概念事物。既然如此,那么这个话题就值得探讨一番。

左-右测交易从字面上看可理解为:以某个分界线,左侧发生的交易为左侧交易,反之为右侧交易 ,这么理解的 话就带来了一个问题  :分界线 既然被定性为拐点或接近拐点,那么我们又怎么知道现在所进行的是有效的左侧交易,而与之对应的交易就是有效的右侧交易呢?请注意:这里笔者讲的是‘有效’的概念,是适当时机的买卖行为,如果不定性为‘有效’的概念,那么谈论这个话题就毫无意义。所以,单纯从字面上理解左右侧交易是不够的。由此深入,左-右侧交易应该被定义为是在适当的时机所进行的交易。这种定性包含两层含义:1.  交易时机,这在笔者以前博文中有过阐述,归结而论就是自身的分析理论体系与交易体系是否完善。2 .  左和右没有明显界线,是抽象的,当然也不是单纯的买和卖的概念,不管是左侧还是右侧交易都有买卖行为。最终是否为‘有效’的左右侧交易,检验者是市场。以此而论,‘左就是现在的交易,右就是市场给出走势后的交易’,这句话的含义为:左侧交易者的交易是在预判未来市场的可能走势而作出的买卖交易,右侧交易者的交易是在市场给出了实际的走势后作出的买卖交易。这二者的区别在于,左侧更注重主观能动性,而右侧更注重实效性。之所以说二者没有明显界线是因为二者都处在风险交易区间,都是要对市场进行预判后才做出决断,只有当预判被市场证实后,这条‘若隐若现’的界线才会出现,而当自己的交易与市场不符,那么左右的位置就会转换。说到这我们发现左右侧交易并不是如此的简单,左侧交易与右侧交易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双胞胎’,很难割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鱼水之源。

由此可以说左右侧交易是辨证统一的,那么我们就知道了,左右侧交易实际上是一个抽象的行为,是一种 交易概念,我们平时通俗意义上的理解大概忽略了这一点 。既然是抽象的概念,那么它存在的理由是否具有必然性?答案是肯定的。之所以划分左右,是基于对交易时机及市场价格发现功能认知上的,这种行为方式 是具体存在的 。概括的讲:左右侧交易是抽象与具体的统一体,只不过我们应怎样更好的实现具体的有效操作。我们知道的股神巴菲特,其实就是左侧交易之神。可能这种说法很多人会嗤之以鼻,但笔者很认同此观点,巴菲特的很多知名战,就是提前布局具备价值且有成长潜力的公司,长期持有,最后都满载而归。在这里‘左侧’的概念是买的概念,是交易时机的概念 ,如果你不具备厚实的分析基础,就应该说你不具备‘左侧’交易的能力,而可能你的交易就不是‘有效’的交易或成功的交易。因此我们在认识‘左右侧’交易时应该具有全面性,而不是简单的臆想轻断。

综上我们知道了‘左右侧交易’从形而上的角度看,它是一种理念具有哲学意义;从形而下的视角看,它是一种交易方式--一种可量化的方式。它的出现代表了交易者良好的愿望与努力方向,但笔者已说过要以此进行交易是要具备条件的,而最重要的 还是自身的分析体系与交易体系是否厚实,是否具备良好的心态 ,这 些在以前博文中论述过,在此不多着笔墨。笔者要说的是 既然这种方式是理念与行为统一的整体 ,那么我们在交易过程中更应行思缜密,更应尊重市场,更应丰富和规范自己的行为方式  。从过往的教训看,滥用或简单的进行所谓‘左右测交易’的人都不同程度 受到惩罚,原因就是我们经常爱范的‘从众’效应毛病,而不深层次解析自身的问题,而往往就是最基础的东西,最朴实的方法才是  我们必须精进的方向,由此而不断升华自己  。当然每个交易者的理念与方法都是从实战中来,从理论学习中来,最后又回到市场中去,都有循序渐进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纠错与升华的过程。就本文的论题看,此种交易模式就是升华了的交易者所想为而又能为之模式,它对交易者有着极高要求,我们应不断臻别自身的能力进行合理的投资方式。

笔者此文谨告诫自己‘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可‘取巧’,本文有感而发,均为思绪随笔,至于具体怎样实施‘左右侧交易’,笔者以后会专题成文。如本文对朋友们有所启迪,本人甚慰!不足之处,敬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