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个论题,初看起来这是一个平凡而又简单的话题,因为每人在股票市场上生存都必会努力学习一些技能及知识,进入实战后则会将自己的分析成果付诸实施,这种行为模式是一种普适的从众方式,但笔者认为此方式是有瑕疵或是不够完善的,原因是大部分人都将分析体系和交易体系简单的等同起来,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自己误导了自己,而这种习惯性行为方式有时会于己不利。

既然分析体系不能与交易体系简单等同,那么它们应是怎样的关系呢?笔者尝试一一解析。分析体系的建立因人而异,每人所涉猎范畴不同那么分析角度就会不同:有人喜欢技术分析那么其分析体系就会围绕技术理论来建立;有人喜欢基本面分析那么其分析体系就会围绕基本面分析来建立,不管怎样的分析体系,都有一个原则即:充分的理论依据;充分的论证依据;最重要的是要适合自己的。分析体系的建立是股市交易的前提,它的最终方向是为交易服务的,是我们认识市场的重要工具,是解决‘知’的手段。有了认识市场的利器就可以阔步迈向交易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分析体系只是‘知’的层面,而‘行’的问题才是重中之重--如何建立交易体系。说到这可能有人会说既然分析体系已足够充腴,只要照章行事就完了,何必那么罗嗦呢!这就是笔者本文所要强调的问题。在证券市场上古今很多波浪高手和技术高手最后悲壮的离开了这个市场--输得体无完肤,很简单‘做错了’!请注意:笔者说的是‘做错了’而非‘分析错了’,分析是为交易服务的,但最终是要以实战为出发点的,自己的分析成果最终是要接受市场检验的。如此多的高手失败,难道是他们的分析体系不够缜密吗?无论怎样的精典理论,毕竟都有‘先天缺憾’,都难免带有人的主观性,这好比我们认识宇宙规律总不得要法一般,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探索。连江恩自己也坦言能测准达至80%就已属不易,更别说100%,要命的是往往我们的失败就是在这10%--20%的范畴里。这也是为何江恩要在其交易篇中列入很多交易方法的原因。因此,我们应对市场应保持一分敬畏之心,除了要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缜密的分析体系之外,还要建立一套自己的交易体系,建立交易体系是为自己建立一道‘分析缺憾’防火墙,避免发生自己主观性的判断。从笔者自身的认知看,交易体系应分为买卖点依据及计划,止盈止损纪律,每日过程变化记录,盘中跟踪等,当然还包括全面的方法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实施自己的分析成果,同时也才能更好的防范自己的‘主观性’。

由上我们知道了交易体系不能简单的复制分析体系,它们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是鱼水之源。分析体系是认知手段,是‘知’的意义;交易体系是实现分析体系的最终‘权柄’,是‘行’的意义,二者若即若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个相辅相成的整体。因此我们在交易实战过程中,除了应努力充腴自己的分析理论根基外,还应不断总结完善自己的交易理论及方法。

知道了分析体系与交易体系的区别与联系,接下来我们谈谈二者的融合问题。一个充腴的分析体系,必然是具备充分理论依据且可佐证的体系,因此在建立自己的分析体系时应尽量服从实战的需要。而交易体系的建立则应紧密结合分析体系,不可脱离实际。分析体系是感性与理性的框架,而交易体系则是填满这个框架的砖块,因此制定交易体系时应充分而缜密,除了要会运用形而上的理论外,还应充分享受形而下的分析及交易手段,二者不可偏废。分析体系力求全面,交易手段力求灵活多样,只有这样才能对市场大概率的战胜,当然,这取决于每人在实战中形成的理念。不管怎样的理念,贴近市场贴近实战的方法论就是值得尊敬的分析体系与

交易体系。说到这可以用三个词语来概括一下笔者的此文要义:理论根基;交易方法;操作纪律,这是达到自己分析体系与交易体系融合的根本之路,也是‘知行合一’的理念。

笔者此文有感而发,无意挞伐他人。总觉得自己悟性不够,洋洋洒洒随笔而来,不足之处,敬请指教!当然,每个人的分析体系及交易体系不是单纯来自书本或实战,而是从实战中来,从理论中来,最后又回到实战中去,如此轮回而最终形成的。笔者此文如对朋友们有所帮助,本人深感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