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导、成熟一家重组一家三个阶段。虽然在此过程中,央企重组的脚步有所放缓,但是方向和目标是不会变的。2015年下半年或迎国企合并重组的高潮

  5月20日,中国北车股票终止上市,退出历史舞台,其股票将转换为中国南车(601766,股吧)的股票。至此,世界排名前两位的轨道交通装备的制造商——中国北车和中国南车均已进入停牌重组时期,南北车的合并即将走完最后流程。

中国中车”复牌时间仍然待定。

中国中车亦被网友戏称为中国“神车”。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也赞同,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15年下半年或迎国企合并重组的高潮。近期,国企合并重组的主要行业可能更多集中在钢铁等产能过剩的行业。

逐渐提升的央企重组预期

  尽管有些传闻已然被相关企业否认,但鉴于此前南车北车的合并也经过“传言—澄清—宣布合并”的过程,不排除上述“企业否认”其实是另有解读。

  法治周末记者就“两桶油”合并传闻采访了一位中石油工作人员,记者了解到,近段时间在中石油内部确有这样的传闻。“我们也会在吃饭的时候讨论这种传闻,并且我认为这些传闻也主要来源于领导,央企合并、改革是有可能的,但是现在我们没有人知道怎么改、或怎么合并。”

国企改革主要是为了满足我们国家“走出去”、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需求吧。”这位工作人员说。

  近半年来,除了南北车合并的强势影响,逐渐增多的国企整合的新例,无疑也增加了市场对国企合并的关注和预期。

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整体并入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联合重组也正在进行。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中国铝业公司包头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厦门钨业(60054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赣州稀土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有限公司6家稀土集团整合重组方案也已经报有关部门批准备案。

 央企重组从未停

  在3月2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要继续加大国企国资改革力度,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强强联合,优化资源配置,有效解决重复建设、过度竞争等问题。

发展改革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8个方面39项年度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国企改革”从去年的第四项工作升格为今年的第二项任务,仅次于头号任务“简政放权”。

  《意见》还指:明年内要“制定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方案,加快推进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投资公司试点,形成国有资本流动重组、布局调整的有效平台。”

  另外,《意见》还首次官方提及“1+15”文件体系。李锦解释说,这份文件体系“囊括了国企改革的核心内容,直接体现‘全面、深化’的概念。”其中,“1”即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近日曾对媒体透露,目前有关成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两类公司等的国企改革方案,已几乎征得了各方意见,料很快出台,而且央企分类方案也将同时出台。

  国务院国资委内部人士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南北车重组思路将为后期的央企重组提供榜样。以后的央企重组将更多地采取改装的方式,而不是重新成立一个新的公司。特别是同一行业的央企将以某一个央企为外壳,把几个央企收入在内。

  诚然,改革并非一蹴而就。通常来说,改革之路都是困难重重。

李荣融就给国企改革定下了培育30户到50户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的目标。针对这一目标,从国资委成立至今12年间,央企重组的工作就从来没有停过。

  在清华大学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看来,“央企重组经历了自愿重组、国资委主导、成熟一家重组一家”三个阶段。虽然在此过程中,央企重组的脚步有所放缓,但是方向和目标是不会变的。

 如何防止垄断

  另外,郭施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针对我国某些国企存在的结构不合理和管理效率低下等问题,通过国企行业内部整合,打通上下游,有助于提高其整体效率。国企合并可以通过改善企业管理模式、引入民资、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手段,提升企业活力,甚至还可以盘活一部分国有企业。比如,钢铁行业、矿业等。”

工信部3月就《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提出进一步组织钢铁行业结构优化调整,加快兼并重组,到2025年,前十家钢企粗钢产量全国占比不低于60%,形成3到5家在全球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钢铁集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鉴于此轮央企的重组逻辑在于着重解决央企升级转型和国际市场竞争力提升的问题,因而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央企是首要考虑重组的目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企业经营管理研究专家张承耀说:垄断带来的问题就是效率低下,无论在什么国家市场经济的环境下,都是要反垄断的。国企合并与反垄断是两个并行不悖的问题。

  而对于此番国企合并重组的“高潮”,张承耀的观点更为谨慎,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国企和国民的关系更大,很多垄断行业和百姓的生活关系更大。国企合并为了提高国际竞争力,占据很多市场份额也是需要一分为二地看待的,因为走出去后,对国企的监管难免会更弱,可能会出现的漏洞会更多。

  对于此次国企合并之所以如此受关注,张承耀认为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比如,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国企需要改进企业管理方式;从国企高管层的角度来说,可能会存在高管层的内部交易,他们可能会获得利益;对百姓来说,国企改革许多年,仍不能让百姓满意,可能都是此番国企合并受关注的原因。

  “我认为,目前国企改革中最关键的是,国有企业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比如通过对国有股的减持,促进混合所有制的全面落地;通过资本市场激活国有企业的资本,从而使大型国有企业的未来发展能借助资本市场的东风。”郭施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