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也很容易,万物一个样。牧羊微博          发布于2015年5月30日 15:09        


 

参与者越多的事情越难做。如果全民都练乒乓球,想最后胜出太难了。什么事情最容易,最少人做的事情,去做最容易。还没几个人知道互联网的时候,你去做很容易成功。所以大米白面很难赚钱,青菜萝卜相对好多的。吃青菜萝卜的人比大米白面少的太多。

   股票也是一样,所有人都想短期暴利,用各种技术手段来找到暴利的股票,确实很不容易。有少数人不这样想,他们去寻找股票上升的背后逻辑内在原因,他们很容易长期赚钱。所谓难,是要追随最多的那一群,所谓容易是你要避开那群。往往基本面比技术更容易成功,更容易长期获利,原因大概在这里吧。

  今天我想说的是技术分析为何这样难。

  证券走势很复杂,这有点想物理。宏观的谁都看的见,自行车大概有多快,很多人大致看一下就可以判断,汽车也差不多了。到了量子物理,别说普通人,连物理学家都脑袋大。薛定谔的猫,同时具备死和活着两种状态,这简直是噩梦。任何时候都不知道电子在哪里,这么会啊?其实生活中也有这样得现象,比如你不知道明天中午2点十分8秒自己在干啥,在哪里,除非你是死人。结果是:死了就不知道知道了,活着知道不知道,晕!

 技术分析被更多的用在短期,越短越接近量子物理。同样越长越接近现实世界,很容易判断。太短不行,技术分析放弃掉了过短的,转为中短期,认为这相对好的多,确实是好的多,但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霍金说世界可能是多维度的,大致的意思可能是就在你旁边还有一个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也许生物和我们一样活着,但是我们既看不到也不能摸到,同样他们也看不到我们,平行世界,所谓的四维世界或者更多维度的世界,超出三维很难想象了。

   证券走势没有这么复杂,但是有点类似,只是类似。我把它叫做多维,其实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多维度。证券走势最贴切的是傅里叶变换,严格意义上证券就是傅里叶变换,或者说只有傅里叶变换才能解释。

   简单解释一下傅里叶变换。一个圆形铁环,铁环上装一个铅笔,如果匀速转动,那么铅笔在贴近铁环竖起来的纸上画出的是一个正弦波。这个高中数学不烂的都可以知道。

如果在铁环上装一个轴,轴上再装一个小铁环,小铁环上绑定一个铅笔。大小铁环同时转动,画出来的是啥?对了正弦波叠加一个小的正弦波对吧。如果我们继续下去,在小的铁环上继续装更小的,后果是正弦波叠加小正弦波再叠加更小的正弦波(我字都打厌恶了)

好了,如果大小铁环既不是标准的圆也是匀速,最后铅笔画出来的是什么?答案就是证券走势。

  如果想要准确的知道证券的走势,那就必须知道每一个铁环的到底有多么不规则,每一个铁环每时每刻的变速情况。当然如果知道最大的判断大走势好的多,如果想知道小的那就太不容易了。如果想知道全部的,比登天还难。我们只是说了三个铁环,假如是5个咋办?

   证券百十年来,很多先行者知道证券是多级别的,却没有考虑证券是傅里叶方式进行的。也是因为计算机技术的落后,一直以来都在使用经典的一维的(不是严格的一维)技术分析来分析走势,屡屡出现技术分析无法解释的现象,大家叫做,技术分析失效。很多人干脆放弃,陷入技术分析无用论的境地(比如王尔德)。本质上是所采用的分析方法的错误导致的。错误的分析方法必然导致错误的结论,正确的时候是有的,运气的成分大于分析的成分。

   也是因为经典的一维技术分析屡屡出错,技术分析的确定性无从谈起。百十年来人们想尽的各种变通的方法,依旧找不到较高概率的技术分析方法。最后只能放弃,从基本面上去找确定的分析方法,我承认,基本面的确定性远远超过经典一维的技术分析。

  说到这里,大家可以理解了,为何说技术分析不是那么一个容易的事情,在没有采用多维的技术分析之前,即便能找到部分确定的分析,也是运气成分居大。这也是为何很多采用基本面分析的人,把基本面分作看作为战略,技术分析看作为战术。技术分析走到最后一个最大的瓶颈就是一维的限制,走不过去这个坎,最后很多人转向基本面分析。经典的一维的技术分析,一定是落后基本面的!

  如果想在技术分析上与基本面齐肩并行,必须走到多维。多维不但能和基本分析齐肩甚至能走到基本面的前面。


现在我们最低可以得出来几个结论。精细精确不太可能,大方向准确可以做到,一维不具备确定性。相对一维,多维很多情况下是高度准确,有些情况下可以达到100%,具备一定确定性。


  多维技术分析确实好,但是多维的技术实现难度太大。想象一下,你要考虑4个铁环的不规则圆,还要考虑所有不规整圆的速度,超级晕菜。就像我在前面的微博说的:你要定义月球的在银河系的位置,就要定义银河系的速度,大小,太阳系的速度和大小,还要定义地球的大小和速度,最后才能知道月球在银河系的位置。

  太空和傅里叶变换是不是非常像,是的一模一样。世界很奇妙,万物都是一个熊样。

恩,最后强调一下,我所谓的多维就是傅里叶变换,不是多维空间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