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评论员 郭施亮

股票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而在牛市中,投资者通过股市实现资产的合理配置,乃至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目的,这也是最佳的投资策略了。然而,如果刻意把股市当作是一个赌场,用非理性的心态去炒股票。此时此刻,对于赚了钱的投资者而言,算是幸运的。但一旦亏了钱,甚至是赔光了本金,那就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了。

炒股从来离不开“七亏二平一盈”的定律。对此,投资者不能用“背水一战”等态度来参与股市游戏。同时,也不能够以“弃房炒股”“借钱炒股”等方式到股市中豪赌一把。因为,对于绝大多数的投资者而言,他们确实是伤不起。

近期,长沙就出现了一宗因炒股赔光本金而跳楼身亡的悲惨事件。

6月10日晚上10时左右,有一位长沙股民跳楼身亡。究其原因,系与该男子动用4倍融资杠杆重仓一只股票、股票出现两个跌停后赔光本金相关。

分析这一悲剧发生的背景,实与近期股市持续火爆离不开关系。

纵观最近十个月的时间,中国股市出现了持续加速上涨的走势,其间累计最大涨幅超过了150%。与此同时,市场的日均成交量以及券商两融等数据也迭创历史新高,也多次创出了全球证券市场中的最高水平。

此外,自今年4月13日起,“一人一户”限制的打开,促使我国证券市场的新增开户数出现了直线飙升的态势。时至今日,我国证券市场的股票账户数已经突破了2亿大关。同时,我国证券市场新增开户数的月均增幅也创出了历史最高水平。

高杠杆下的牛市行情

不可否认的是,鉴于本轮牛市行情,实际上是建立在高杠杆工具全面激活的大背景下,结合管理层对股市的提振,官媒的呐喊助威,最终促使中国股市的运行节奏持续加快,并促使指数一举突破了多个整数关口。

截至目前,我国证券市场的券商两融业务规模已经突破2.2万亿元。在今年年初,该规模也仅有1万亿元上下的水平。在去年7月份,我国券商两融规模也仅有4500亿元。换言之,在不到半年时间内,我国证券市场的券商两融业务规模就增长超过了一倍。

其实,在券商两融持续激活的同时,各类高杠杆工具也得到了全面性的激活。其中包括银行券商伞形信托、股票配资、期货配资乃至各类线下民间配资业务等。

显然,针对这类高杠杆工具而言,无论从准入门槛,还是从资金杠杆率等方面,都具备着不同的特色。其中,以股票配资为例,目前已有多个渠道的平台涉及了股票配资的业务,而其所提供的资金杠杆率却高达3至10倍。更有甚者,其所提供的资金杠杆率可以提升至15倍以上。

时至今日,这类起初并不起眼的高杠杆工具,如今的规模也达到数千亿元之巨,已然对证券市场起到不可估量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近一段时期,证监会开始意识到股市的高杠杆风险,但是其对股市的去杠杆化力度却显得有气无力,并未从本质上起到真正去杠杆化的作用。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无论是券商、还是配资公司,在证监会严查股票高杠杆工具的同时,实则已采取了多种方式进行监管回避。或许,用其他不明显的方式来逐步取代原有的高杠杆模式。由此一来,即使证监会关注到股市的高杠杆风险,但实际上对火爆的股市行情束手无策。

与此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在时下我国券商两融持续火爆的大背景下,实则暴露出融资与融券体量发展不对称的弊病。

其中,根据数据统计,时下我国券商两融规模突破2.2万亿元的水平,但融资占比高达2.18万亿元以上,而融券占比却不到百亿元。由此可见,两者之间的失衡发展,实则扭曲了市场的运行趋势。

纵观国外成熟市场的具体数据,融券业务约为融资业务的四分之一。与之相比,我国证券市场中的融资与融券体量却出现了如此悬殊的发展状况,亦给中国股市带来了深刻性的影响。

高杠杆伴与高风险同在

笔者认为,虽然本轮牛市行情被或多或少地赋予了“国家意志”的色彩,但是高杠杆工具的全面激活,而股市的整体杠杆率被大幅提升,终究还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就以近期备受市场关注的中国中车为例,今年6月8日,停牌一个多月的中国中车正式复牌上市。而在复牌上市的首个交易日,中国中车不负众望,出现了一字涨停板的走势,而当时全天成交金额也仅有7.72亿元。

然而,正当市场沉浸在中国中车的暴涨美梦时,6月9日的中国中车却出现了高开低走,而后大幅下挫的走势,全天震荡幅度达到了20%。时至6月15日,中国中车的股价已经跌破23元,与6月9日的最高价位相比,股价已经大幅下挫超过30%。换言之,如果在6月9日以涨停板的价格抢进中国中车的投资者,则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出现超过30%的亏损幅度。如果当时投资者采取了加杠杆的操作,则投资者随时面临爆仓的风险。

中国中车的暴跌风险,实则暴露出时下中国股市的高风险性。

不可否认,建立于高杠杆工具下的牛市行情,一旦股市出现了明显的拐点,则其杀伤力却足以超过以往任何一次的下跌行情。简而言之,即股市出现接连性的下跌行情,则极容易引发融资盘的疯狂出逃,最终引发可怕的踩踏效应。如果情况更加恶劣,即市场出现持续大幅下挫的行情,则那些动用高杠杆工具的投资者,必然会遭遇重大的损失。届时,股市下跌对投资者的伤害却是相当致命的。

因此,笔者认为,长沙股民跳楼悲剧事件的发生,实则为盲目动用高杠杆工具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同时,借助此次事件,也让证监会深刻认识到高杠杆工具全面激活下所带来的重大风险。显然,提前做好防范工作,加快对股市采取真正有效的去杠杆化举措,才是时下管理层工作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