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周末记者 汲东野

6月中旬以来,沪深股市指数大幅下跌。上证综指、创业板指最大跌幅均约达30%,14个交易日中有6天出现1000只以上个股跌停。一片绿色中,恐慌和焦虑情绪弥漫市场,引起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

多方观点认为,此轮下跌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的股市回调。从6月底开始,证监会、央行、证券公司等相关机构频出措施稳定资本市场,打出“救市”组合拳。

“近期一系列救市组合拳能够缓解恐慌情绪和提振信心。这个阶段,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兴业证券(601377,股吧)研究所副所长、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对媒体表示。

媒体报道认为,7月6日,受多项利好政策鼓舞,A股终结了此前连续暴跌的走势,出现震荡企稳行情。从市场表现看,银行、石油、保险等蓝筹股板块成为稳定大盘的中流砥柱,投资者信心有所提升,预期得以改善。当然,市场对政策的解读以及消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大盘真正企稳、市场底的确立还可能有一定的反复,但行情逐渐向有序、有利的方向转变则相当明确。

截至7月7日收盘,全天尽管有保险银行股和两桶油强势,沪指仍于弱势震荡,盘中沪指一度失守3600点;临近尾盘依旧在保险、银行股提振下,沪指跌幅收窄。

救市打出组合拳

从6月底开始,管理层已频频出手。

6月28日,央行宣布同时定向降准和降息;6月29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规定,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基金资产净值的30%。

6月30日,上午收盘前,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专业委员会牵头,史上首次发布倡议书,13位私募大佬集体发声,全面唱多抄底行情。当天下午,上证指数大涨200多点。

从7月1日开始,上证指数继续下跌。

7月1日,证监会发布消息,证监会将进一步扩大证券公司融资渠道。当天还发布了《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修改后的管理办法取消了投资者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30%应当在2个交易日内追加担保物且追保后维持担保比例应不低于150%的规定,允许证券公司与客户自行商定补充担保物的期限与比例的具体要求,同时不再将强制平仓作为证券公司处置客户担保物的唯一方式。

然而,利好消息没能阻挡跌势,反而加剧了恐慌盘的连续出逃。

股市行至此处,对于很多人来说,7月的第一个周末注定不会平静。在这个周末,证监会及相关机构开始密集打出组合拳,救市措施频频发布。

首先,证监会大幅减少新股发行。在3日收盘之后,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企业通过IPO募集资本金是资本市场的基本功能,考虑到近期市场情况,证监会将相应减少发行家数、筹资金额。7月上旬已安排10家企业IPO,筹资金额也会较6月减少。

紧接着,4日晚间,上交所、深交所公布了共28家公司的暂缓发行公告。对于部分已经启动申购程序的公司,将退回网上申购资金。

第二,张晓军3日表示,多渠道引导境内外长期资金投资我国资本市场是证监会的工作,将支持养老基金、保险资金、QFII、RQFII等资金的入市,继续加快各类长期资金的入市,推进各类长期资金与资本市场形成良性互动。

QFII额度将从800亿美元增加到1500亿美元。RQFII试点从香港扩展到新加坡、伦敦等13国家或地区,投资总额度合计9700亿元人民币。

国内部分,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金公司)进行第三次增资扩股,由现有股东进行增资,将现有注册资本从240亿元增资到约1000亿元。增资扩股后,证金公司还将多渠道筹集资金,用于扩大业务规模,维护资本市场稳定。

第三,证监会5日发布公告,中国人民银行将协助通过多种形式给予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流动性支持。

经济学者刘煜辉认为,此举意味着中国式的平准基金最终确定为“证券金融公司+央行流动性”,无规模表述充满了想象力,意味着这个流动性可能是无限量的,直至市场最终恢复正常秩序。

第四,证监会将加大力度严打造谣者,使谣言乱市者付出沉重代价。张晓军表示,证监会将会同公安机关严打造谣传谣行为,目前已集中部署了三起涉及媒体、个人等编造股民炒股亏损后跳楼等虚假信息的案件。

第五,7月3日,中金所差异化收取交易费用,并防范和打击蓄意做空。为抑制短期过度交易,中金所决定对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合约按照报单委托量差异化收取交易费用,拟于8月1日前组织实施。

同时,进一步加强市场异常交易监管,对各合约交易量、持仓量前50名的客户进行重点排查,防范和打击蓄意做空行为,严厉查处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市场正常交易秩序。

第六,7月4日,中信证券(60003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等21家证券公司召开了会议,决定出资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ETF,并承诺上证综指4500点以下自营股票不减持。截至7月6日上午11点前,21家证券公司已将资金一次足额划拨证金公司账户,实际到账超过1280亿元。

同日,25家公募基金公司也于同一天召开会议,并表示有信心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等。截至7月6日晚上8点前,共62家公募基金公司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的信心,发布公告公开其落实会议精神的具体方案。据统计,57家公募基金公司运用固有资金21.62亿元已经或即将投资旗下偏股型基金。

第七,中央汇金公司官网5日发布了汇金入市的公告,称“中央汇金公司已于近期在二级市场买入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并将继续相关市场操作”。

第八,《人民日报》、新华社都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坚定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信心。

第九,此后,7月6日晚间,中金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股指期货交易监管的通知,决定自7月7日起,对中证500指数期货客户日内单方向开仓交易量限制为1200手,并进一步加强股指期货套期保值交易管理,重点加强对期现货资产匹配的核查。

7月7日,中金所再出救市新招:“套利编码下的交易自今日起,也不允许单一合约上撤单次数超过500次,等于中金所不再给予套利额度的异常交易豁免了,目前只有套保编码下能享受撤单次数的豁免。”

市场失灵时须干预

救市保卫战已全面拉响。截至7月7日收盘,多家券商认为,市场元气恢复仍需要时间。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此轮牛市暴跌的根本原因仍在于A股市场的过度投机。过度暴涨,过大的累计涨幅,这才是根本原因,涨得越陡,跌得越厉害,市场是有对称性的。

董登新认为,这一轮牛市由资金驱动和杠杆驱动,放大了成交量,也放大了风险。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近期股市持续暴跌实则是与急速降杠杆和扩容过度等调控不当相关。

然而,股市跌宕起伏本属正常,为何管理层会对此轮调整施以多重援手呢?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撰文认为,在股市连续下跌的时候,大量卖盘使得强制平仓异常困难,这直接威胁到券商、信托、银行等配资机构的资金安全,这也是管理层和各政府部门联手稳定市场的主要原因。

申万宏源(000166,股吧)分析,股市继续下跌场内融资将存在大幅缩水可能,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监管层不会等市场底,市场失灵的时候必须干预,而且得坚定干预。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市场继续下跌有可能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而“救市有两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要避免引发金融体系风险;第二个原因是股市大幅度下跌可能会挫伤消费者信心,并给企业带来冲击,导致经济衰退。”长江商学院教授陈龙表示。

北京睿策投资董事长,基金经理黄明认为,7月6日、7日政府的重磅举措救市是必须的。

他撰文认为:“在金融市场单均衡理论下,政府不用救市,很多自由派学者持此观点,但在多均衡理论下,救市往往是必须的,救市就能实现稳定市场的好均衡,不救市就会出现遍地破产与坏账的坏均衡,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政府都会在系统性危机时救银行。”

他认为,如果政府在上周末不出重磅举措救市,市场踩踏风险会很大,越拖延救市难度越大,成本越高。

据媒体报道,在经历周末“轰炸”式的政策维稳后,周一A股在权重股护盘下企稳反弹,但个股仍大面积下跌,两市超过1700只个股飘绿。专家认为,蓝筹股的估值目前仍然低廉,跌市之下,一批传统蓝筹有望发挥稳定大盘的作用。

金融法律需完善

监管机构参与救市的同时,网络上亦产生了关于行政力量是否要干预市场的争论。

董登新认为,在普通的市场下跌或调整期,政府最好不要干预。

“但是大盘暴跌30%,已经被定义为股灾了,这就不是普通的市场调整,折中情况下需要特别的政策,怎么特别都不过分,不能以常规的市场环境来判断。”董登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说。

“但是救市是不能随便用的。股民和金融机构都需要吸取教训,并付出代价。”陈龙认为,只讲救市而不讲代价是危险的,其导致的道德风险会引来将来更大的麻烦。

“所以说救市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安排,需要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在一个牛市里面救市,所做的事情就更需要仔细思考。”陈龙谨慎地表示自己的担心。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财税金融法研究所所长刘少军教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长远来看,我国还是要走市场化的道路,由市场决定经济的运行。但是,回看我国股市的情况,此前股市热,带有政策性刺激的因素,股市跌后,也用政策性的措施救市,可能就会影响到社会形成此类行政经济的预期。

刘少军认为:“此轮股市下跌的根本原因是执法不严,当然也有相关金融法律制定不完善的原因。执法不严,不能很好地保护投资的人的权利,会导致让投机的人占更多的便宜,也就间接鼓励了股市中的投机心理。这会给社会带来不好的信号。”

刘少军认为,从长远来看,改革还需要进行,法治也需要更加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