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知周知,中国股市中绝大多数的主力、机构、庄家都是赢家,而绝大多数中小散户都是输家。原因何在?我以为,赢家主要是靠施展“折磨术”和“引诱术”成功,而输家主要是在“折磨术”和“引诱术”中受骗上当。

一、底部区域的“折磨术”

(一)反技术折磨

技术分析有两块基石:第一,一切信息都反映在股价走势上。第二,历史会重演,从过去和现在的走势、形态,可以预测未来。随着技术分析的日益普及,加速了市场思维和行为的趋同化。于是,如何让广大投资者经不起底部的折磨,把手中筹码杀跌、割肉,就成了主力的首要任务。主力赚谁的钱?说到底,就是赚割肉者的钱。具体表现为:

1、重要技术关口。下跌时击穿指数整数位(如1700点),击穿30点关键位(如1730点),击穿被视为“生命线”的30天线(如1740点),击穿上升趋势线,击穿先前上攻时的巨量换手的平台(如1750点),击穿“政策底”(如去年年末击穿被称为“新的历史转折”的1564点和被称为“恢复性行情”的1427点)。并一口气把下跌目标讲得很低很低,如二分之一位1600位,0.618位1500点,都会引发市场中不堪忍受折磨的恐慌性杀跌盘。

2、技术形态。即利用“死亡交叉”、“一波比一波低”、“走下降通道”、“下降压力线沉重”、“六连阴”、“下跌单边市”、“C浪开始”、“V”字型“网兜”等图形和形态,把市场中低位买进的中长线仓位和割肉盘“一网打尽”。

3、技术指标。即刻意将人们十分关注的KDJ、RSI、MACD、威廉指数在低位发生钝化,并以“日K线指数虽在底部,但周K线和月K线指数却在顶部”为由,认为还要跌,甚至大跌,奉劝人们多看少动,耐心持币,作好调整几个月的思想准备,以掩护主力悄悄建仓。

(二)走势折磨

1、做下跌单边市。由于中国股市机构投资者力量太弱,数量太小,并无指数期权以抑制做空,因此,主力经常采用拔档、对倒、打压、炸盘等手段,凶狠地“往下做”。许多投资者天真地以为,指数和股价已经打到了主力的成本之下,获利盘早已没有了,再能往哪里跌?于是,奋不顾身地抢反弹,却一次次被套住,直至“弹尽粮绝”,被迫割肉。而主力凭借资金的优势,在低位加倍补进掼压所损失的筹码,只须做二分之一反弹,就能获利退场,而上方被套的中小投资者只能“在高楼空等电梯”。即使被套的指数已解放,但被套的个股却仍亏损20-30%,备受折磨。

2、下台阶在低位长期震荡。有一些个股明明有丰富的题材,主力在高位大量建仓,换手率达百分之几百,但由于题材和消息走漏,被中小机构和大户跟风买进几百万股,于是,主力不计成本对倒打压3-4元,在远离市场(包括主力)成本价之下的1元之内做来回。尽管大盘指数涨几百点,甚至创新高,尽管某日大盘暴涨,但主力就是不让这些股涨,迫使意志不坚、不堪受折磨的大户和中小散户割肉、换股或高抛低吸做差价。主力这样做,既可达到震仓洗盘目的。又可做差价,降低成本,还可在低位收集到更多廉价筹码。更可在时机成熟时一举连连拉高,把对反弹位形成思缩定势的贪做差价者的筹码一网打尽。随后,公布一个又一个利好题材,令股价节节上窜,成为大,赚上方的一大片空间。笔者发现,几乎每一匹“”,主力都是在底部进行长时间的折磨,把跟风乘船者赶下去,然后把筹码都骗到手中的。因为,绝大多数紧盯盘面的人是不甘心失去眼前大盘的机会而把筹码押在死“乌龟”身上的,却不知,不能承受住眼前的折磨,必然是痛失今后的。

3、打压指数股,无量假破底。由于中国股市有一个天然的陷阱,即庞大的不上市的国家股法人股都计入指数权重,如马钢流通盘仅6亿,但总盘有60亿,其股价涨到6.37元,382亿市值算指数。这就为主力炸指数、制造空头陷阱提供了方便。明明KDJ、RSI已在20以下,明明成交量已极度萎缩,创出地量,但指数还在跌。于是,舆论就遥相呼应:“下跌不需要量”、“无量可以一跌再跌”,使很多人在主力制造的V字型“假破底”中吓破了胆,乖乖交出筹码,换手让给主力。 4、形成大盘波段与个股波段的背离。随着机构队伍的壮大,各路主力对个股的运作与大盘的走势往往不一致:(1)大盘在底部时,有些个股在顶部。若不分青红皂白地“抄底”,有可能变成“抄顶”。(2)大盘在顶部,有些个股却在底部。若慌不择路地“逃顶”,有可能变成“逃底”。许多人往往是在大盘见顶时把整轮行情中未涨过的底部个股也一起割肉,结果错失了大。原因就在于不能忍受主力的折磨。

5、制造弱势反弹假象,令投资者轧空。许多投资者在“六连阴”时并未“割肉”,而从1696点回升时,被“无量反弹是弱势反弹”的假象所迷惑,结果“割肉”被踏空。例如,很多人认为,本次反弹最多是0.382反弹,即1757点,应抓紧出货。但周四收在1758点,又有人说,最多是0.5反弹,即1776点,应大幅度减磅,但周五收在1777点;上周末媒介普遍称,0.618反弹即1796点是极限,1800点是强阻力,应坚决出货,但本周一收在1824点;更多的人认为0.809位,即1830点肯定冲不过,但周二收在1832点;又有人以周边股市普遍暴跌为由,断言1858点要筑M头,但周三、周四、周五连创1862点、1880点、1890点新高。经不起折磨的人只能反手追涨,高叫不到“2300点就不会有像样的回档”,这恐怕是要吃正反“耳光”的。

(三)利空消息折磨

1、大盘利空。例如98年1月,主力利用亚洲金融危机,把指数打压到1110点;98年再利用特大洪灾,将指数打压到1043点;99年12月,利用“千年虫”问题,将指数打压到1341点;2000年5月,又利用台湾新领导人“5.20”就职演说、中国和欧盟谈判和美国国会表决是否给中国最惠国待遇等到不确定事件(市场多数持利空预期),将指数打压出“六连阴”。利空消息最能折磨投资者的信心,市场还引发联想,如有人撰文指出“六连阴”是因为管理层认为指数太高,50倍市盈率泡沫太多,所以至少要调整几个月,而先前还称,“新经济”时代100倍甚至几百倍市盈率都不算高。这表明,主力的折磨术成功了。

2、个股利空。有些个股,主力已对股价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打压,随后上市公司公布了年报表、业绩仅5分。照理,股价的下跌,已是利空的释放,但仍有不少人在报表公布后,怕被进一步折磨,继续在底部割肉。谁知,刚“割完”,股价就窜上去了,而中期报表,却变成了0.40元,股价翻番。在中国股市,利空消息往往是主力骗取广大投资者低价割肉筹码的工具。实践证明:中国股市10年投资的历史,就是折磨与反折磨的历史。如果有坚定的中长期投资信心(尤其是选择小盘股),具有反折磨的意志品格,那么,都可成为股市大赢家(对迷你型的新兴的中国股市而言);反之,在底部害怕折磨,不忍折磨,朝三暮四,频繁追涨杀跌做短线,就不知会漏掉多少次大盘底部和潜在的,而死套大盘的顶部和明朗的“大”的头部。近期,那些在三五年前敢于忍受不能上市的转配股折磨的投资者所获得的5-10倍的暴利的例证,已为我们每一个投资者都上了生动的“反折磨术”的一课。

二、顶部区域的引诱术

如果说主力在底部区域为了进货,而总是施展折磨术的话,那么,主力在顶部区域为了出货,就必然使出浑身解数,利用种种有利条件,施展引诱术。如此,才算胜利完成一轮行情周期。

(一)反技术引诱

在顶部区域主力赚谁的钱?说到底,就是赚被主力的反技术策略弄得头晕转向,神差鬼使而被套牢者的钱。

1.重要技术关口。只要舆论和多数人认为上升阻力和强阻力在哪里,主力都会竭尽全力将其轻松越过。如3.82、0.5、0.618、0.809黄金分割位,如5天、10天、20天、30天均线,固守30点关键位、100点整数位,如历史高点(1756点)和前期见“顶”回落而被认为年内大顶的点(1858点),使技术派分析人士不敢轻易言顶,只敢往几百点以上叫(“不见2300点无回档”),仿佛上方是一片开阔地,千军万马可以毫无顾忌地往前冲。

2.技术形态。即利用“黄金交叉”、“一波比一波高”、、“W底”、“连续小阳”、“主升浪开始”等形态,把主力在中低位买进的筹码,不断地交给前仆后继的追涨者。

3.技术指标。即刻意将人们十分在乎的KDJ、RSI、威廉指标等在高位发生钝化,硬是拒绝深幅回调。实在找不到令心中踏实的理由,便挖空心思地搬出:“OBV人气指标在顶部呈现W底”、“历史上也有KDJ指标在高位钝化但指数却连创新高的情况”,以麻痹引诱广大投资者,要人们“耐心持股,看高一线”,以便主力悄悄出货。

(二)走势引诱

1.做单边上升市。由于中国股市机构投资者力量太弱,数量太少,并无指数期权抑制做多,故主力借助于系列利好,经常制造单边上升市。在上海股市历史上,最典型的单边上升市有三次:即97年2月21日-5月12日,从855-1510点,连续14根周阳线,80个交易日单边上升;98年3月23日-6月4日,从1176-1422点,连拉9根周阳线、52个交易日单边上升;99年5月19日-6月30日,从1047-1756点,连拉6根周阳线、31个交易日单边上升。尽管单边“缓上”的最终结局是“急落”、“套死大批人”,但在“缓上”的过程中,绝大多数人犹如在温水中游泳的“青蛙”,不会对水在变烫太敏感,反而乐于被引诱。直至水变烫了,想跳出水面,为时已晚,只能葬身“锅底”。主力做单边上升市的条件是:(1)仓位甚重,若跳水,便无人承接,只能“缓上”,便于引诱;(2)管理层频频发布利好,并声称还有更大的利好,主力便可利用大众对利好的预期,加以引诱;(3)利用“对倒”手段,既节省“弹药”,又可推高指数。久而久之,市场便会形成一种思维定势:“主力仓位这么重,成本这么高,在如此高位还敢进场,不涨到××点怎能出得了货”,便奋起追涨热门股,结果被套在“山顶”上。

2.高位长时间震荡整理。股市中多数人本性是就高不就低。一只股票长期在低位蛰伏时,很少有人去想:这是否会是今后的,更不会甘心在低位随主力一起建仓,一直等到它今后成为大。多数人往往在某个股翻了1-2倍,报上反复推荐这是时,才注意这只股票。此时的想法是:主力持股那么多,逃不掉,不拉高怎么出货,不若与抢反弹,做差价。实际上,这正中了主力的圈套。因为,主力在低位早已建足仓位,而在高位仅需对倒或进出平衡,即可维系股价,对倒中打进的是自己的筹码,主力之所以将股价拉高1-2倍,目的正是为了压低横盘出货,或趁利好发布,人气旺盛时拉高出货,反弹出货。在股价升幅1-2倍的高位震荡整理,不可能是蓄势,多半属于诱人上当受骗的性质。

3、拉高指标股,无量假破“顶”。大盘或个股无量配合,却通过拉高指数股而创新高,这是主力为了节省“子弹”而推高指数,以掩护出货的最佳手段。这与主力在底部利用炸指数,制造假破底,以掩护进货,有异曲同工之妙。拉高指数股使指数屡创新高,对于那些白天不看盘,只是晚上看收盘指数的人来说,最具诱骗作用。因为这些人首先想到的是:“还会创新高”、“有什么股票好买”。

4、将热点个股往板块延伸。对大主力而言,当其决定做个股时,早已把目光瞄准整个板块,同时建仓。当其集中火力猛攻某个股时,因市场约定俗成的板块联动效应,早已赚了一大片。若主力在个股拉高后出得了货,就坚决出货;若出不了货,就在报刊上制造舆论。如拉高马钢后,就叫:“下一个热点是钢铁板块”,拉高大众科创后,就叫“下一个热点是生物医药板块”,拉高一只水泥股后,就叫“下一个热点是水泥板块”,市场果然会有人闻风而动。这样,主力即使硬顶住一只个股,作出牺牲,也可通过赚板块以弥补损失,并且板块上来了,还可围魏救赵,减轻主力在个股上的压力,达到双双胜利收兵的奇效。市场中许多人往往在某个股中后知后觉,未及跟进,却在“该板块要涨”的诱惑下追进,结果成了主力的“盘中餐”。

5、用热点转移,诱使一批批追涨者死死被套。在中国股市历史上,先是齐涨共跌,其结果是指数和个股一起套牢或一起获利。随后是一轮行情只有一个热点,一旦热点泯灭,行情便告结束。其结果是:一轮行情只有一部分人赚钱,多数人是赚了指数却赔了股价。而今年开始,一轮行情可有几个热点轮涨,每一波段行情只有一个热点涨。结果是,指数可一轮一轮上涨,但股民可一轮一轮地被套。在大盘有近600点的涨幅中,却有三分之二的人亏钱。原来,1341-1770点第一波行情中,只有网络热点领涨,网络股价在1770点达到顶峰,随后在1586-1858点第二波行情中,是马钢为代表的热点领涨,其股价1858点达到顶峰,指数虽创新高,但在前热点中套牢者却亏损30-50%。而在1696-1912点第三波行情中,是WTO、小盘股和生物药业热点领涨,其股价在1908点达到顶峰,指数虽又创出新高,但在前热点和前前热点中的套牢者依然亏损20-30%。主力的做法是:(1)利用新热点带动指数不断创新高,不断地将新人引诱进场;(2)利用热点不断转移,制造暴利效应,使行情不致中断。(3)利用市场牛市的旺盛景象,诱使套牢者耐心锁定仓位、等待解套或补仓自救。(4)利用热点的轮番启动,以掩护主力在旧热点中轮番出货。

(三)利多消息引诱

1、夸大大盘利多。近期大盘连创新高,是伴随着几乎每天发一条利好而实现的。诸如,中国与欧盟关于加入WTO的签约、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给予中国PNTR、两岸关系的暂时缓和、适时将允许外资入市、将设定开放式投资基金、建议允许养老基金进入股市、取消投资基金新股无偿配售权、年内将开设二板市场等。其实,这些利好本身就是1696点以来200多点上升行情的动力,已在指数和股价的上升中体现。并且,有些利好属期货性质,真正实施需要较长的过程。尤其是开设二板市场的消息,对市场建设来说是利好,但对主板市场来说,则是利空,不能阴差阳错。然而,遗憾的是,市场不少在1696点一味看空者,到了冲破1858点、1880点时,便称“大势反转”、“直指2300点”,甚至一再重复上述利好,还把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各项利好指数拿到1900点上方为看多的理由,这正说明主力的引诱术的成功。

2.夸大个股利多。有些个股,在底部时成了“烫山芋”,无人问津,上市公司不发利好,反而发利空。而当主力将股价拉高1-2倍后,却连发利好,如产品涨价、业绩大幅增长、送股、资产重组、进军高科技、入网、改名等。令人奇怪的是,明明股价上涨已体现了上市公司的利好,但市场仍有许多人以涨高的股价为基础,在顶部继续对利好想入非非,争取更大的“辉煌”。这无非是经不起主力宣传的“还能涨到××元”的引诱。

主力在底部区域搞“折磨术”,反映在大盘和个股的K线形态上,往往是V型底,看起来此时风险很大,利空弥漫,实际上,这是中小投资者的“聚宝盆”。而主力在顶部区域搞引诱术,反映在大盘和个股的K线形态上,往往是倒V字型,即“∧”字型,看起来此时机会很大,利好飞舞,实际上“坟墩头”。股市赢家的诀窍就是:坐进“聚宝盆”,逃避进“坟墩头”;而输家的失败即在于:抛弃“聚宝盆”,而乐于睡进“坟墩头”。主力的全部任务就是:在底部“聚宝盆”中用“折磨术”,逼中小投资者把筹码廉价“割”出来,而在顶部“坟墩头”中搞“引诱术”,骗中小投资者以高价把筹码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