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证券市场以来,市场逐渐形成了:基本流派;技术流派;心理流派等各种分析流派,而伴随而来的流派间的争执也一直绵延不断,至今也莫衷一是。就分析方法本身而言,其实很难说究竟谁优谁劣,从过往的历史看,无论采用何种方法都最终殊途同归。从此意义上来说,所有经过检验的方法或理论流都应视为宝贵的方法论,而不应偏废或倾轧,这是一个应当具备的客观认识。

    说到技术流派,就不得不说说它的基本观点。技术流认为:市场的走势反映了经济波动的各种变化,也反映了交易者的各种心理变化,是对经济基本面变化的提前反应,是一种超前的科学的预测方法。它的开山鼻祖就是道氏理论,而随后的江恩理论及波浪理论更升华了技术分析的科学性和必然性。当然技术分析的方法论还有很多如螺旋周期,弗波纳齐神奇数字,黄金分割,概率论,指标体系等。所有技术分析方法都具备一个共性:它们的形成都采用了数学,天文学,几何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的元素,都力求使得方法本身更具精确性。因此,客观上讲技术分析的确是一种科学的分析方法,把它称作一个‘流派’并非言过其实。

     在对证券市场分析中,利用足够的技术分析方法,就可以进行大概率的预测。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掌握足够多的技术分析方法。笔者的深切体会是,当你掌握了充腴的方法并建立了一个分析体系,那么市场将要发生的走势是可以被大概率预测的,而且经常是超前的。这样的方法体系甚至可以不必理会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当然如果你的分析体系是不可相互佐证的,那么分析的结果自然是经不起考验的。因此技术分析是一个体系,是一种力求遵循规律的朴实的分析体系,带给交易者定性的,甚至是必然的信息。这是技术分析有利的一面。但是技术分析也有其不好的一面,由于技术分析理论先天的不足,或多或少带有主观色彩,很多技术分析方法为了力求过分精确,忽略了易简的朴实规律而矫枉过正。我们知道市场走势是可以被‘大概率’预测的,但不是可以被‘绝对’预测的,因此技术分析最终传递的是一种‘信号’,而不是‘结果’,只是概率大小而已。在实战中我们不仅要进行有效技术分析,还要进行定量的基本面分析,不仅要屏蔽‘主观’性,还要进行纠错备案。综合来讲,技术分析是科学的分析方法,但不是‘万能’的方法,我们对其要有客观的认识。

      笔者此文意在客观认知技术分析的利弊优劣,无意加入流派之争。同时告诫喜欢技术分析的朋友:应力求精益求精,不要做‘半瓶醋’似的人,完善个人的分析体系与交易体系,力求最大程度降低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