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是金三胖中业务最为复杂的一类,它的复杂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未知性。不同于银行利差收益和证券业的佣金费用,运用正确的策略,保险可以回馈给投资者非常丰厚的收益。

一 保险的商业模式

保险是建立在概率论上的金矿。

以一个小例子解释下保险的商业模式。淘宝上有个小保险叫身份证丢失险。它的规则是这样的“支付0.5元,在未来一年里,丢失身份证或银行卡,将赔付补办身份证或银行卡产生的工本费和交通补贴。定额赔付60元。”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保险模式,先统计计算出某一个事件可能发生的平均概率,然后根据这个概率计算合理的保费和赔付额。理论上总保费收入-赔付额*事件发生的概率就是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丢失身份证这个行为发生的时间也不同,保险公司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运作保费进行投资,获取投资收益。

这就是保险公司的商业模式,建立在概率论上的金矿。

从产品种类上分,保险可以分为财产保险人身保险两类。

例如车险航空延迟险交强险等都属于财产保险。人寿保险、意外伤害险健康保险等都属于人身保险。保险公司也根据经营保险品种的不同区分为人身险保险公司和财产险保险公司。像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旗下的保险公司,就是一家财险公司,售出的大部分是短期财险产品,因此几乎不需要向客户支付资金回报成本,与寿险产品是完全不相同的。

相比较银行和证券,保险仍处于成长期

我国保险是一个处于成长期的行业。无论从保险的密度还是广度都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空间,从2014年的保费收入是2.02万亿,根据规划的话,到2020年保费收入将达到5万亿,复合增长16%以上。

保险资金的运用渠道(投资渠道)也在不断突破。保费收入急剧增长,险资入市的比例也在提升。可以预见保险公司的长期业绩会获得提升。

二 成功的保险公司

保险公司并不是普遍具备竞争优势的行业。大多数传统保险业务有一定的同质化。保险公司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建立竞争优势。

规模优势是比较重要的

未来丢失身份证这个事件,对每个人来说是一个独立事件,理论上发生的概率并没有关联。如果保单覆盖的人群范围够广,概率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样本数量足够大,那事件发生的频率就会接近于理论的概率。典型的案例就是人保和财保,承担了关乎国计民生的保险任务。

负债端的质量很关键

另外,保险事件发生的概率独立性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针对的是独立事件,那赔付发生的频率和时间会分散,对保险公司压力并不大。如果事件有相互关联性,那赔付会集中出现,例如地震。如果保险公司对投保人资质放松了,也就是风控下降了,未来保险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也会上升。所以对于保险公司,并不是销售收入增加的越快越好。

我们可以从巴菲特投资过的盖可保险,看一下负债端风险控制不力会有什么后果。

盖可保险创立的初衷是为政府雇员提供保险。创始人发现政府雇员作为一个整体,比普通民众发生交通事故要少。即负债端的质量更高,保险偿付更少。但是公司在业务扩展的时候放弃了风险原则,逐渐将受保人群从政府雇员扩张到企事业人员,后来扩展到普通人。公司开始时的业绩提升非常迅速,但是后来赔付越来越高,最终导致保单大面积亏损,承包拨备不足。公司从1972年到1975年,股价从61美元下跌到7美元。

后来伯恩成为盖可保险的领导者,他奉行低成本运行原则。这对缺少护城河的普通保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致力于为公司控制成本,人均管理保单数量从250提高到378,并提升对风险的管控。盖可保险将成本对保费收入降到了15%,只有行业的一半,这是非常惊人的。1980年到1992年公司股价上升28倍,达到惊人的29%年化回报率。

资产端能获得良好收益

保险公司运作保费的投资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有的保险公司投资是主要收入来源。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保险公司。巴菲特丝毫不掩饰对低成本稳健经营的保险公司的偏爱,持续收购了多家保险公司。庞大的保费给巴菲特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无息贷款用于投资,最终缔造了股神的美名。

国内的安邦也是这方面的典范。安邦无论是背景还是资金实力都非常雄厚,多次在低估值举牌国内的大蓝筹公司,收益也都不错。

三 保险股的投资策略

戴维斯双击就是为保险股发明的,也是保险股投资的最佳策略。

戴维斯家族在美国40年代保险股极度低迷时重仓买入,终生持有,一生经历了两度漫长牛市、两度猛烈熊市、七度轻微熊市、一次市场崩溃,以及25次大大小小的股价回落,累计获利近1.8万倍,充分印证戴维斯双击的巨大威力。

保险的增长来自于2项动力,一是业务增长,观察保费的增长趋势;二是投资回报,观察保险投资资金的回报情况。这2项构成了2个周期曲线,然后再把这2个曲线组合在一起分析保险的投资周期。

保险股最简单的投资策略是看PB或者PEV。在低PB买入,在高PB卖出。基本上每一轮股债熊市都可以等到保险股1.5PB以下介入的机会。

保险公司还有专属于自己的估值指标PEV。PB以净资产计算估值的时候有个缺点,像保险公司的长期保单更像是一个长期债券,未来有稳定的现金流收入,那以净资产计算估值就有点委屈了保险股。PEV就是预估了这块业务的未来现金流,并扣除了偿付能力额度。是一个比较好用的静态估值指标。

以平安为例。2013年只有0.7PEV,增长到现在也只有1.2PEV左右。内含价值增长速度18%的寿险,1.8倍的PEV比较合适。当前平安从PEV角度也属于比较低估的。后面我会专门分析国内的优秀保险股。

总结

保险股是金三胖中比较容易投资的一类:比券商更稳定的业绩,能够实现复利增长;比银行更强的周期性,能等到更多的机会。戴维斯家族是保险股投资的佼佼者,所创立的戴维斯双击更是周期股的投资圭臬。当前A股优秀的保险公司,例如平安,从PEV等估值角度,结合内涵价值成长性仍属于较为低估。只要策略正确,保险股是每个投资者都可以掌握的简单高收益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