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成功了。”二猛乐滋滋,笑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一群孩子虽然兴奋,但是心中也有点担忧,毕竟那可是一头青鳞鹰啊,让村中的最强大的壮年男子都心有惧意,而他们却成功的将其所产下的卵一窝端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据林虎叔他们观察,那只雄性的青鳞鹰数日来都不曾现身,可能在山脉深处发生意外死掉了,每日午时那只雌鸟都会自己出去捕杀食物,想要接近,机会就在眼前。”皮猴说道。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 十几个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警觉性非常高,跟小山兽似的,迅疾而又敏捷的躲进石林的缝隙间,掩护己身。稍微观察片刻,又迎着风嗅了嗅气味,而后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如同猿猴般,矫健的冲向石林最深处。 皮猴也笑嘻嘻,道:“以后我们石村将会有强大的凶禽守护,族长还有林虎叔他们肯定会服气,对我们另眼相看。Fqxsw.com” “嗷吼……” “哎呦!”石大壮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被小不点一把扶住。 山林茂密,落叶积了尺许厚,踩在上面很软。大树参天,遮蔽了烈日,古藤如螭龙蜿蜒,傍着巨木,远处不时有兽啸传来,震动山地。 石大壮也压低声音,提醒所有孩子,道:“这些兽骨可能是它吃猛兽时留下的,虽然说这个时间段它应该不在巢内,但我们还是得小心点,千万别被发现,不然可能会没命!” 他们守着原始山林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都需要谨慎小心,否则会丧命。 过去,石昊只是一群大孩子后面的跟屁虫,自从他举起铜鼎后,就连大人们都已视他为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一下子成为了他们中的“骨干分子”之一。 孩子们惊呼,心中生出恐惧,那头鸟太大了,体长七八米,双翅一展则有十五米,浑身密布着青色的鳞片,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