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定一个人没有其它经济来源,而且他的全部积蓄有限,比如只有10万元,我相信他的心态一定会受到他在股票上的仓位的影响,甚至于可以说仓位的多少对他的心态有决定性的影响。

简单点说,仓位与心态几乎是正比关系:仓位愈重,对心态的影响愈大;仓位愈轻,对心态的影响愈小;仓位为零,对心态的影响亦可能为零。事实上,这个道理可能对有少许其它经济来源的人仍然实用,只不过程度不同些而已。

如果这个人将10万元全部买进股票,股票的下跌将会吓得这个人冒出身身冷汗,晚上多半会失眠甚至彻夜难眠。当遇上跌停特别是连续几个跌停时,人就很容易体验到啥是恐怖感、绝望感,啥叫灭顶之灾了。

如果买进股票的只有5万元,虽然情况要好些,但多半还是会让人吃不香饭或心理难受,至少愉快不起来。如果只花500元买了股票,我相信他在很多时候甚至连看也懒得看上一眼行情,因为这点钱少得无法让他操心。我所说的并不是在瞎猜,而是一种感受或事实。因为这几种情况我都经历过、体验过,而且,其中有的情况我经历和体验过不只一次。

在第一种情况即将10万元全部买进股票且在股票大幅下跌的情况下,我相信人的心态一定会糟透了,甚至是有点世界末日的感觉。这时要做出明智的决定几乎是不大可能的。比如10万元跌到了3万元,假定在两年内孩子上学以及房租等基本生活开支至少需要3万元。我们就几乎不大可能客观地去考虑股票的涨跌了。在这一活生生的残酷的现实生活问题面前,我们会很快并果断地决定卖掉股票,收回那可怜的且具有救生性质的3万元。事实上,如果我们能够客观地去考虑股票的涨跌或做出明智的决定的话,我们将会发现股价很快就会回升,市值很轻松地就会回升甚至会回到10万元以上。在其它情况下,比如即使股票跌幅不大,或者说振幅很小,甚至在略微上涨的情况下,人也是提心吊胆、终日惶惶的。因为我们只有这点钱,我们生怕它随时可能出现的大幅下跌而导致本来不多的资金再缩水。这时所做出的任何决定,多半也是不明智的或不会是很明智的。

庄子说得好,“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昏。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这就是说,用瓦器作赌注,心思就灵巧;用银钩作赌注,心里就害怕;用黄金作赌注,内心便昏乱。所用的技巧是同一的。只是因为有了惜物的紧张心情,便特别注重外物。凡是注重外物的,内心就笨拙糊涂。

虽然炒股并非等同于下赌注,但炒股或多或少有些赌性。炒股与下赌注都离不开运气,虽然运气不一定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就是说,庄子之“注言”,同样适合于炒股。

对于股民而言,外重莫过于满仓了。外重则内拙。如此说来,当我们把仓位装得满满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干一件傻事,也就是让自己内心昏乱、笨拙、糊涂。这里,外重与内拙、满仓与笨拙似乎有一种因果关系:前者是后者的原因,后者是前者的结果。或者说,外重将导致内拙,满仓会导致笨拙糊涂。

有人或许用“心中无股”来否认外重则内拙。我觉得,人只有在无股时才能真正做到心中无股。如果外在的股票对自己的生存来说特别的重要,那么硬要把外重说成外轻,那只能是一种自欺欺人。也就是说,在客观上存在着外重的前提下,人是不大可能真正做得到“心中无股”的。

我觉得满仓是一种贪欲,或者说满仓是贪婪的一种表现。我们都知道资金作为现金是不会增值的,于是我们决定满仓买进或持有股票。这里,满仓背后的人性或心理意义,无碍乎是想让作为现金的资金统统增值:不是部分现金,而是全部现金都要增值。显然这是一种贪婪。借钱满仓那就更是一种贪婪了。它背后的人性或心理意义,在于不仅想让自己的资金统统增值,而且想让别人的资金也为自己服务,即想让增值的资金归入自己门下。据说,贪婪是一种最为古老的普遍的人性,这就决定了股民特别是新股民老爱满仓。

不管是从贪婪的意义,还是从外重的角度看,满仓的结果对投资人或投机者来说,大都是不利的,甚至于可以说是有害的。贪与贫只差那么一点点,粗心点看贪与贫这两个字几乎没啥差别,或者说几乎就是一个字。从这种意义上看,我们几乎可以说满仓的后果多半是贫穷。因为满仓时的下跌的压力,是很容易迫人屈服的。外重引发的内心昏乱和笨拙,也会让聪明人办愚蠢事,精明人干糊涂事。在很多情况下,谁也救不了办愚蠢事、干糊涂事者,据说连上帝也救不了。当然,我这里谈的只是一个概率问题,并不是说每一次满仓都必然而且只能导致灾难。

看来,轻仓要明智得多,至少轻仓不会象满仓那样会引发外重,从而导致内拙。难怪赌谚强调“保持小赌注”。虽然我不敢完全肯定是否“外轻则内明”,但我相信并确信外重则内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