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时线

分时线应该是任何一种看盘方式中最注重的要素了,因为分时线就是由最原始的价格交易数据绘制而成的。《盘口内经》对分时线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如下几点:

1.分时线的形态。在第一部分内容中,我们已经介绍了分时线上一些常见的形态,个股在盘中起涨之前,一般都会走出这些传统理论中的看涨形态。反之,起跌亦然。因此,当分时线在盘中形成某一形态雏形时,就应引起看盘人的关注,尤其在形态临界点更应如此。

2.分使线的流畅。分时线的流畅实际上牵扯到了一种美的感觉,虽然笔者经常用棍子或狼牙来形容分时线不流畅的感觉,但还是觉着难以对分时线的流畅作一些更满意的文字描述。这种分时线的流畅需要在长期看盘中去自行体会。

3.分时线上的价格要素。分时线上的价格要素是相对其它一些重要价格而言,比如昨收盘,今开盘,今前市高低点,即时均价,形态临界点,及重要整数位价格等,分时线在运行到这些重要价格时,往往都会有比较明显的变化。

4.分时线的涨幅比例。对于盘口强势股而言,分时线的涨幅比例本身就代表了它在当日行情中所处的地位。而且,我们可由已有的涨幅比例,来判断该只股票下一波涨幅力度的大小。当然,这要配合同一时间量能的扩张力度来分析。

(二)量比曲线

量比曲线不同于大多数看盘方式而重点关注的特色指标,看量比曲线应重点把握如下几点:

1.量比曲线的方向。量比数值的缺陷是只表示出了某一时点上的量比数据,只能据此判断该点成交量相对过去几日平均成交的变化,而不能依此确定当日盘口量能的相对变化。要解决这一缺陷,就必须查阅当日盘中过去时点上的量比。很明显,盘口任意时点的量比数值,只能从量比曲线上直观的看到。而量比数值变化表示当日量能变化的意义,从量比曲线的方向变化上看,更能一目了然。

量比曲线的方向对应的是分时形态(或极短时间内分时线方向)的变化。

2.量比曲线对应的量比数值。这实际上也就是目前人们在盘口已经开始普遍关注的量比,量比数值的大小关键反映了当日某只股票盘口即时成交相对过去几日成交均量的变化。量比数值的大小对于有效界定短线强势股,正如其他书籍所言,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看盘方法中,量比数值的大小远不如量比曲线的方向及流畅来的重要,因为量比曲线的变化可以说包容了一切。

量比数值的大小对应的是分时线的涨幅比例。

3.量比曲线的流畅。量比曲线也可以有形态,实际上可以看作是量比曲线方向的进一步扩展。但这里我们想提出的是量比曲线形态的流畅问题,量比曲线的修正正是基于这种流畅而设想的。

(三).突破点的成交单量

当分时线与量比曲线处于最佳配合状态,并行将突破形态临界点那一刻,可开始关注突破前的成交单量变化。观察突破点是“一口吃”还是“多口吃”,抑或在恰如其分把握这种临界点的心理状态下,对突破点的成交单量实行自我应验。

(四).其它

其它看盘的重点,依重要性依次为:成交量柱线,内外盘,成交明细,委比.....等。

成交量柱线。是最原始的量的变化资料,从其高低变化可看出当日每时每刻成交量的相对变化,但我们利用量比曲线的方向本身就解决了这一问题。因此,在盘中快速翻阅股票的时候,焦点倒不必集中于此。

内外盘。内盘及外盘,仅仅是注意到某只股票后的盘口参考数据。

成交明细。当某一股票在形态临界点蓄势向上突破前几分钟,可翻阅一下该只股票在前面高点处的成交单量明细,名关注此刻突破时的成交明细变化。

委比。委比在看盘方式中参考作用不大,甚至可以不看。 大盘分时线的涨跌先机

个股分时线上的明显起涨起跌点,大多与同一时间大盘分时线的涨跌力度有关:对于强势股而言,往往是大盘分时线经一波下跌即将向上勾头时,这类股票已率先回升至形态起涨点附近蓄势突破;对于弱势股,则是在大盘分时线经一波上涨即将向下勾头时,这类股票已率先回跌至形态起涨点附近蓄势突破。

实战中,我们在盘口应该选择大盘分时线最有力度涨跌前一刻进行下单买进或卖出。因此,提前把握大盘分时线未来一波涨升力度,对实战操作掌握买卖先机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例:在10时15分,大盘分时绿柱开始缩小前的最大绿柱,明显低于上波最大分时绿柱,并且分时线已提前走平,不再创新低,这是大盘分时线将有一波力度相对较强上涨前的盘口特征(需要说明的是,此处所举实例仅仅是为叙述方便,实际上象盘面中是不适合进行看涨操作的),当对当日整个行情(包括反弹)看好时,此时可加快盘面即时选股的速度,强势股的特征是已经率先大盘分时线回升至某类形态起涨点附近。

之后,大盘分时线果然出现力度相对较大的反弹。但至10时59分,大盘分时线出现滞涨现象,红柱开始缩小前的最大值远低于上一波分时红柱最大值,由此可判断大盘即将迎来一波较大力度的杀跌。此时弱势个股的特征是:在上波大盘分时线向上反弹时,该类股票分时价基本没有向上反弹;或者与大盘同步反弹,但已率先回落至反弹起涨点处(一般都是某一形态临界点)。此时,当该类股票分时形态具备传统理论的看跌意义时,即可提前下单卖出。

此后,大盘分时线同样出现最强力度下跌。按前述方法,在14时33分,大盘分时线虽未创新低,但最大绿柱与上波最大绿相比不算缩小很多(我的体会是一般应该缩小1/2以上),何况此时大盘当日跌幅已大,并且临近收盘,出现盘口大幅逆转的机率不大,因此不应冒然介入抢反弹。

穿杨买点分为第一时间点及普通起涨点,当大势背景向好时,如果错过了分时线上第一时间介入点,可在普通起涨点附近介入。

普通起涨点是针对分时线形态自第一时间点起涨后,呈短暂中继上升、振荡式上升,或台阶式上升时其它一些起涨点而言的。其实战意义在于,虽不象第一时间点那样可以基本上保证当日买进不跌破买价,但该点几乎都具有传统理论中的支撑或压力作用,也即遵循笔者前期介绍过的分时线上的顶底互换规律。

可见普通起涨点也具有比较重要的实战操作意义,因为普通起涨点的价格将会对当日个股盘口起涨后某一段时间内分时线的回调起很明显的支撑作用,即使大盘出现极弱下跌,个股分时线回调到普通起涨点价位处也会有所反复,而不象在分时线拉起后追涨那样,很容易在几分钟内就跌破买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