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8月10日刊登《关于中国,最常见的五大误解》一文,作者为肯尼思·拉波扎。文章称,无论股市暴跌与否,中国当局政治意志力仍存在,改革将推进,但就业市场的衰退和社会动荡将会影响改革议程。全文如下:

除了希腊和俄罗斯之外,全球经济中最重要的戏剧性事件就是中国股市暴跌。

当然,关于中国的剧情并非全是虚构。地方银行将需要调整资本结构,一些较大的国有银行也许也需要如此。中国吹大的大宗商品泡沫已破灭,而这通过全球供应链对智利的铜以及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产生了重要后果。而长期以来被视作中国出口依赖型经济的新救星的国内消费者,并未真正挽救因欧洲市场对中国制造商品的需求下降而造成的经济不景气。于是,在一个一度充满泡沫的、市盈率高达140多倍的疯狂股市中,出现了约40%的回调。这就是中国创业板。不论你做什么,现在都不要买中国创业板指数基金。

 1、中国的市盈率超过90倍。这要归咎于中国创业板。中国创业板仅在深圳证交所上市交易,设立创业板是为了帮助鼓励企业家精神、激发创造力,并推广创新性商业模式。与其它两个板相比——沪市和深市主板,在创业板上市的财务要求较宽松。埃亨说:“我们可以将估值过高的源头追溯到创业板。如今,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最高,停牌股票的数量最多,而且与其它交易所相比,其市值也是最低的。”创业板股票市盈率目前也有81倍,而其五年均值为58.94倍。许多人将创业板的高估值作为整个中国股市的代表,而这是错的。

  2、半个中国退市。7月9日,在下跌到谷底时,有1442只股票停牌,比沪深两市上市股票总数的一半略多。在大多数报道中,停牌股票之多被当作是世界末日的迹象。埃亨说:“更好的方法是,以市值来研究停牌股票。停止交易的股票永远没超过国内市值的30%。”A股总市值有6.83万亿美元,其中约有90%在交易。暂时停牌的占到剩下的10%。他说:“有说法认为,中国股市停止交易。这种说法过多地考虑了小盘股和创业板股票,却没有考虑国内股市中大盘股的重要性。”

  3、股市暴跌将导致硬着陆。如果有一个经济体,其股市与现实脱钩,那就是中国。不同于此间,中国家庭暴露于股市的风险较低。本月,中国券商中国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家庭财务状况的报告。据估计,中国家庭持有8.65万亿美元的家庭存款、6.46万亿美元的非股票、非房地产资产,以及仅3.59万亿美元的股市投资。另外,据华经通策投资咨询公司,在中国,不足5%的家庭存款投资于股市。这一百分比也许解释了中国经济表现与其股市表现之间的低相关性。比如,在中国股市6月下跌之际,零售额6月同比增长10.6%。有时,你必须从“后视镜”中看。

  4、暴跌意味着中国将放弃改革。关于2015年的目标,中国决策者的态度很透明,而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让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中,进一步国际化其货币,继续对外国投资者开放资本市场,精简国企。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中国希望维持坚挺的股市,使中国公司能够利用股票资本市场进行筹资,而不是国家通过发行新债。依照今年通过沪港通向全世界开放国内股市的精神,中国人民银行7月14日宣布说,中国6.5万亿美元的债券市场将作为可交易债券,向各国央行、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国际金融机构开放。在这些面向外国机构的配额目前尚未达标的情况下,政治意志力仍存在,改革将推进。但投资者应该当心这一事实,即尽管股市将不会影响改革议程,可是就业市场的衰退和社会动荡将会影响改革议程。

  5、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公司(MSCI)将要花更长的时间来把A股囊括进MSCI新兴市场指数。6月10日,指数巨头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公司宣布说,它已决定不将中国大陆A股囊括进其每年一次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调整计划中。第二天,政府介入,支持市场。而第三天,情况变得一团糟。自此之后,股市一直在震荡。显然,当地的一些日间交易者认为,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公司今年将把A股囊括进去。6月,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公司的指数研究部门全球负责人塞巴斯蒂安·利布利希对《福布斯》记者说,在作出这一决定之前,他们曾与重要的基金经理以及中国监管机构交流过。一些人认为,如果中国在6月没有入选,那么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公司将在2016年年度调整前网开一面,将其囊括进来。利布利希说,必须等到2016年,除非“有惊天动地的事情”改善了市场对中国的看法。

  金瑞基金的埃亨说:“关于国内市场,新闻中存在一些误解,但媒体关注增多,最终将对中国向国际投资者开放其市场的这一目标有利。”在股市回调前,几乎少有美国投资者意识到,其在中国的投资绝大多数仅限于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他们错过了参与大得多的中国国内市场的机会。

  埃亨说:“我认为,美国投资者将更多关注国内市场的表现。”

  如果没有形成牛市,那么A股将反复陷入熊市。埃亨及其他投资中国市场的投资者也许必须花上一段时间来努力说服投资者相信,中国的A股一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