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坚信,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高的回报,就必须把握时机进行短线交易。如果你在互联网的搜索引擎上输入“股票市场时机”你也许可以得到几十万条信息。书店和网站上也充斥着无数号称股票交易的至理名言,告诉投资者如何低进高出。既有连篇累牍的研究,又有经久不衰的数学比率,甚至还有人用占星术来预测哪只股票即将暴涨,哪只股票危机四伏。也有一些人认为,应该盯住那些有能力操纵大盘的投资者,按照他们的判断决定自己的买卖。对于那些笃信可以预测每年的某个月或每周的某一天的股价涨跌的人而言,“sell  in May and go away”(五月卖出就走人)是他们的信条。但是在35年的投资生涯中,我还从来没有发现过一种能行得通的短线择机策略。所谓的那些股市至理名言来来往往,就如过眼烟云。从短期上看,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是正确的,也许能作出一两个精确至极的预测。但归根结底,它们又都无法成为永恒,一旦作出错误的判断,便会被彻底抛弃,并最终淡出我们的视线。我绝对不相信存在有能始终如一对短期市场变动作出准确预测的方法,同样,学术界的研究也证实了我的断言。

不要试图抓住短线时机

上文的例子表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置身于市场当中,投资于回报潜力最高的股票,而不是试图去抓住所谓的短线买卖机会。实际上,80%—90%的股票投资回报只发生于2%—7%的时间里。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Bernstein,著名的市场研究机构)的研究表明,在1926——1993年期间回报最高的60个月(或者说全部时间的7%)中,平均回报率为11%。而其余月份(或者说全部时间的93%)的平均回报率却只有约0.1‰。因此,要准确预测出股票表现优异的那7%的时间,恐怕比登天还难。作为一个长线投资者,真正的危险以及真正能危及你巢中之卵的,是大事发生时你却置身于市场之外。因此,你能做的不过是接受这样一个貌似残酷的现实:必须忍受某些暂时性的市场下跌。而长期的价值型投资就像是一次从纽约到洛杉矶的长途旅行。也许你在堪萨斯上空会遇到气流干扰,但只要飞机状况良好,你就没有必要担心。你最终会安全抵达目的地,而且很有可能会按时到达。投资也是一样,如果你的投资组合结构合理,一点点市场波动并不值得你担心,也算不上什么灾难,实现投资目标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客观现实是(而且已经为历史所验证):投资收益的主要部分仅发生于整个投资期的一小段时间内,但是要识别这段时间,并据此调节你的买入时机却是一项近乎不可能的任务。这里有两个同等重要的问题:(1)短线择机的投资策略是不可行的;(2)只有尽可能地在整个时段内进行投资,才能实现最高的投资回报,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抓住股票上涨最多的时机。只有参与比赛,才有机会成为胜利者。

因此,预测股票市场短期的走向既是愚人的游戏,又是对投资大众的一种欺骗。就长期而言,市场走势是向上的。以前是这样,未来很有可能还是这样。市场择机者(Market-Timer)则希望在股票上涨时一跃而入,抓住回报最高时机大赚一笔,然后在股价下跌时又一跃而出。这样的做法就像是开车的司机,他总想通过变换车道来超过前面的车辆。他可以挑一条在100码内开的最快的车道,但这条车道却不一定永远都是最快的车道。也许再过一英里,你就可以超越他。市场上的投资时机也是如此。也许你可以在短时间内走在别人的前面,但突如其来的灾难却有可能让你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比如“9.11”事件,重大政治事件以及自然灾害,大多会造成股价的下跌)。此外佣金和税收等成本的上涨也会侵蚀你的利润。

虽然在形式上五花八门,但所有研究最终都无一例外地告诉我们:大多数投资者是买高卖低。具有传奇色彩的投资大师,富达·麦哲伦基金(Fidelity Magellan Fund)的资深基金经理彼得·林奇(Peter Lynch)曾经指出,根据他的计算,其旗下基金中的过半数投资者都在赔钱。究其原因,他发现,在经过两个业绩较好的季度之后,投资者往往会认为好时光刚刚开始,于是纷纷掏钱投资,但经过随后几个业绩平平的季度之后,原来的热情消失殆尽,大家又纷纷偃旗息鼓,撤出资金。1990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e)发现,要按短线择机策略进行买卖而赚钱的话,市场择机者在判断时机的时候就必须做到82%的准确率。要想用快照的方式去捕捉整个市场的走向,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更糟糕的是,还有一些研究表明,市场择机者所面对的风险是潜在收益的两倍。

从1985——2005年,S&P500指数的复合年收益率为11.9%。在这20年的时间里,投资于S&P500指数基金的每1万美元,最终将升值到9.46万美元。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却表明,在这段时间里,绝大多数普通投资者的1万美元投资,却只能变成2.14万美元。原因何在呢?该研究的结论是:大多数投资者在股市下跌时离开市场,因为他们认为下跌的趋势还将延续下去。等到股市出现反弹之后,他们又重新入市,这就错过了反弹过程中最有利可图的时段。

长线不必担忧价格多变

长线投资策略中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就是价格的多变性。不妨看一下你手中股票在每一天甚至每一分钟的价格。我们可以看到,股价几乎一直因为短期因素上下波动,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波动会让我们焦躁不安。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例子,我的一个朋友买进70万美元的市政债券,他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不动产经纪人,每年至少要把一半的收益积攒起来。他的投资全部为长期证券,因为手头从来不缺钱,所以也就很少过问这些投资,基本上是顺其自然。但他也有一个毛病:无法忍受每天都上涨下跌的股票。如果投资股票的话,一旦某一天股价出现下跌,就会让他感到揪心般的痛苦。但我猜想,他也许没有意识到,债券价格也存在着波动。但是,因为他无法每天都去核对债券的收盘价,因此也就不担心了。这样,他只需要每月拿到利息对账单时核对一下即可,然后把利息收入再投资到这些债券上,一切便万事大吉。按我的计算,假设市场利率为5%,那么,在投资之后的10年间,他的市政债券已经涨到了114万美元。如果把同等数量的资金投资于S&P500指数,这笔投资的税前数额应该是290.7万美元,也就是说,复合年回报率达到了15.3%。即使是对这笔投资按40%征收所得税,他的税后投资净额也可以达到202.4万美元。换句话说,他未投资于股票的损失是88.4万美元。

根据美国世纪投资公司(American Century Investments)的研究,如果你能躲过1990——2005年期间所有的股价暴跌时段(从20世纪90年代的投机泡沫开始,一直延续到2000——2005年间的大抛售),1万美元的投资就可以升值到5.14万美元。但是,如果你错过了这15年中收益率最高的10天,你的投资成果就只有3.2万美元。如果错过最好的30天——也就是说,这180个月中的一个月,终值就变成了1.6万美元。至于说错过收益率最高的50天,后果就变成了赔钱,最初的那1万美元只能剩下9030美元。

难道说一定要每分钟都看一下手里的东西值多少钱吗?如果每天给你的房子定一个价,然后公布在当地的报纸上,你会有何反应呢?如果仅仅因为早晨起来的时候邻居没有锄草坪,你的房子就会贬值2%,你是否会感到惶恐不安、搬家走人呢?如果有一天,另一个邻居突发奇想,粉刷了一下自己的房子,结果让你的房价涨了5%,你就会大喜过望、卖掉自己的家吗?任何价格不菲的投资都和不动产一样,应该把它们当作长期资产去对待。价格不断上涨和下跌,这是市场上永恒的主旋律。关键的问题在于,当股市继续上扬的时候,你的手里拿着正确的股票。这就像那些狂热的彩票迷们一样,只有去参与才有可能成为幸运儿。当然,只要坚持价值投资的信条,时刻带有安全边际的意识,然后再按照我们的方法去投资,成功的机会肯定会比买彩票高得多,报酬当然也是局外人所无法比拟的。

这一点是毋庸质疑的。要始终如一地紧跟股票市场走向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要坚持长期投资的理念,让时间抚平市场上的起起落落,你就能有所斩获。价值投资者的最大优势在于,他们知道,自己手中的股票拥有长期制胜的若干特征,更重要的是,他们时刻用安全边际去关注自己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