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中很多大V基于自己对企业基本面的深刻理解选择在逆势中坚持自己的信仰,满仓加杠杆坚守。这样做对不对呢,笔者分析投资大师索罗斯对这个观点是怎么看的。
    索罗斯认为:股票价格不是潜在价值的被动反应,这种反应不倾向于符合潜在的价值。由于市场参与者是具有思维的人,股票的价格体现其价值只在理想的状态下才能实现。但是索罗斯又强调:在任何情况下反身性模型都不能取代基本分析,它的作用仅限于提供基本分析中所欠缺的成分。索罗斯认为单纯的基本面分析必定存在认识上 的误差,他评价说:最重要的基本面存在于未来,股价反应的不是往年的收益、资产、负债与股息,这些变量不是事先给定的,因而不是认识的对象,只是猜测的对象,猜测是信息与偏见的混合物,因此猜测会在股票价格中表现出来。索罗斯的好搭档罗杰斯是一个天才分析师,索罗斯与他友好合作了十来年,但是索罗斯从来不让他做决策,所有的决策都是索罗斯一人来完成,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不让他也不允许他做决策,他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一个人干六个人的活。为什么呢,罗杰斯藐视华尔街的那些分析师,认为他们都是错的,而索罗斯认为我们也可能是错的;罗杰斯容易犯证券分析师的通病,不顾主流偏见,因而不能参与决策。虽然不能参与决策,但是索罗斯依旧给他极高的评价:他的证券分析对基金的贡献是巨大的。在索罗斯看来,即使对企业基本面研究的透彻至极、入木三分,也不能构成市场决策的完整依据,市场价值的实现,有赖于市场整体对特异性事实的认识方式、认识程度、认识发展、认识偏见。如果市场因为大众“偏见”采纳了与个体决策相背的趋势,即便个体是理性的,那么基于基本分析所挖掘出来的价值信息也不可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当发生羊群效应的时候,避免踩踏的最好办法就是跟随羊群,坚守自己“特有的正确认识”而逆着羊群行驶,可能被失去理性的羊群踩成肉酱。尽管基本面信息不构成决策的充分条件,但是确是构成决策的必要条件,作为决策的充分条件——“主流偏见”,并不是凭空产生的,不了解基本信息,就无从谈起偏见的萌芽、发展。索罗斯直言:我关注的就是市场偏见。基本面分析可以和反射性分析调和使用,基本面分析的重要性必须通过偏见才能体现出来。根据当前的基本面趋势,猜测出市场的“主流偏见”,由当前的“市场偏见”构造自己的投资猜想,然后交给市场验证,如果市场走势不符合自己的构想,应当果断离场。大错一旦铸成,纠正起来及其困难,当市场走势与我们当初的构想不相符的时候,应该检查自己的构想是否正确,采取必要的措施降低损失(锁仓或离场),以备再战,而不是固守己见、逆羊群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