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途

第一部 第四章

那年,那社会

谢谢正在看小说的您,这也是我写下去的动力。那是青春的一部分,那是真实的存在的过去,没有那些弯路,就没有现在知道走回正道的我,或者我们。希望那些看到我这部小说的还在迷茫的年轻一代,如果能从中看到走那条弯路的结局,从而避免重蹈覆辙,将是我写此文最大的安慰。

去年(2014年)的秋天,已经是东北某市市公安分局副局长的老高突然给我来电话,说他已经公出办案到了上海,问我可否前去见上一面,我欣然驱车前往。坐在宾馆的餐厅里,我仔细的打量着他,昔日的老高如今真的显老了,明显发福的肚子和已经花白的两鬓让人感觉比实际年龄大很多。半瓶五粮液过后我们都有些伤感,聊起往事想起了很多人。我跟他说起了我想写点东西出来,我想把我们的过去,我们的青春,那些人,那些事,都写出来。他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嘱咐我不要写真名,我说那是自然。我了解他的想法,这些年自从他家老爷子从市局纪检委书记的位子上退下来之后,老高是全凭着自己的实干才爬到了这个位子上,不容易啊。年轻时候的血气方刚头脑发热,我们都后悔不已。如今,也不希望再有什么人借题发挥,去翻陈年的旧账来打击政治对手,他还想着再往上爬爬。我让他放心,随后我们又喝着酒,沉浸在对那些人的回忆里,那活着的,死去的,都历历在目,唏嘘不已......

接上回,我们几个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起来后胡乱吃了点东西,我和小五,老费,老金就跑到对面的小卖部去侃大山去了。老金是我的小学同学,前面说过他在我旁边开的麻将厅。那时候的麻将厅不是打麻将的地方,而是拍麻将机的场所,专门赌博的。谁要是能拍出大满贯大三元那就赚大了。只是这里面有个说道,这机器不是凭着碰运气,更不是凭着谁会打麻将就会赢,而是说要一直守着一台机器到一定时间了,那机器就会到该出大三元的时候了。但是一般这样的时间会很长,十多个小时是很正常的,一般人谁也熬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一般人也就是出个小奖安慰一下自己而已,老金是赚大头的。到了没人的时候,我们几个再关上门把机器调回到初始状态,这样再来的人就会再重新开始了,避免别人喂饱了他捡现成的。这老金当初高中毕业后也风光了一阵,他是朝鲜族,家里父亲是市物资公司经理,他凭借着老子的关系到佳木斯香兰包大楞(包山的意思)发木材赚了不少钱。记得一次他一车皮就赚了六十万,回来后过生日请我们一众好朋友吃饭就在最好的饭店包了二十桌,还每桌安排了一个俄罗斯小姐。那时候俄罗斯小姐只是陪酒就身价不低了,我们也是大开眼界。后来突然就落魄了,具体原因始终没有说过,我也从来不问他,据说是在大连和某开国将军的孙子发生了冲突,导致在当地开的洗浴中心血本无归。

回来后为人低调了很多,老老实实的在这个小地方开个麻将厅,靠着老高和当地派出所的关系倒也没人找他的麻烦。话说当天,我们几个和对面小卖店的老板海成侃大山,这海成是当地的坐地户,对这片的风土人情家长里短新闻旧事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我也就此机会把大哲昨天提到的那几个人打听了一番。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看似是小地方的三道,却原来出了这许多大大小小的人物,从解放前的座山雕,到解放后被枪毙的老歪,李拐子等,还有近些年的这些混子,真个是个出“人才”的地方。我也借着海成的口,给大家简要的说下这三道的江湖。

还得先说大黑子,当年大黑子家穷,凭着一副结实身板好勇斗狠,身边也聚集了好几个弟兄。有一次这大黑子带着手下一帮小弟兄在通往市区的大路口的一个高压线下面的水泥墩子上喝酒,那年头也没啥好吃的,几个烤苞米加几个五香毛蛋就能喝,小烧倒是不缺。这个几个喝着酒斜楞着眼睛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想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大姑娘好发个骚出个贱,正百无聊赖间看到了几个骑自行车的年轻小伙子从大老远过来,每人头上一顶军帽。嘿!这可一下子让这哥几个来了劲头,要知道那年代军帽可是最牛逼最时髦的玩意,穿蓝色警裤戴军帽那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这哥几个跳下来一合计就打算抢。可他们不知道,这来的这几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是附近三砖厂的职工下班路过这里,为首的叫李强,都是退伍兵,所以还戴着军帽。这李强脾气不好,在厂内也是横着膀子晃,和几个弟兄成天一块玩,基本不干活,任谁也不放在眼里,连厂长都不敢说他。

这天他们几个下班回市里打算好好喝一顿,没想到就碰上了大黑子一伙,更没想到大黑子他们居然打起了李强这几个人军帽的主意。就在他们刚骑到高压电线杆子附近的时候,大黑子他们突然起身一脚就踹倒了李强的自行车,这一倒连成片,横着倒了好几个,大黑子笑着过来一把捡起了掉下来的军帽,嘴里骂骂咧咧的戴在自己头上试,他以为这几个都是一般工人,压根没放在眼里。那李强哪受过这气,一轱辘爬起身就和大黑子他们打在了一起。这一交手大黑子他们才觉得不对,人家那是部队里出来的,都练过军体拳的,哪是这些山炮能比得了的。几下子大黑子他们就招架不住了,落了下风,这大黑子平时腿上都绑个军刺,他一看打不过人家,噌的一把拔出军刺照着李强的肚子就是一下,这一下李强没防备,把膀胱都攮透了,血和着尿喷了出来,几个弟兄都吓傻了,也顾不上打了,赶紧拦了辆过路的送砖车直奔市医院。大黑子他们也自知闯了祸,回家一收拾东西几个人奔了七台河躲起来了。后来李强出院,也见识了大黑子的狠劲,虽有心报仇但奈何大黑子跑的远,也就暂时调到市区压下了这口气。这大黑子过段时间感觉没事了,就回来了,回家第二天就被派出所堵了个正着。伤害罪判了两年,出来后一战成名,算是在三道的江湖站稳了脚跟扛起了大旗,身边的小弟是越来越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