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出去有事,才回来,看到了中金所"经深入研究和论证"后出台的新规定,可能是我太弱智了,越研究越不明白中金所到底想干啥。

三条规定的核心都是一个目的,就是将期指中的投机类资金赶出期指市场,但经过本人“深入研究和论证”,这样做的后果将非常可怕。

大家知道,期指分为投机和套保两部分,打个比方来说,如果市场中有一千亿的套保盘,有四千亿的投机盘,一千亿的套保盘是全部做空的,而四千亿的投机盘是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的,如果四千亿的投机盘中,有二千五百亿的资金做多,有一千五百亿想做空,那么多空力量相等,按道理,期指应处于平水,即点位应非常接近于现货指数。而如果四千亿中有一半做空,一半做多,那市场中就是三千亿的资金做空,两千亿的资金做多,这样做空的力量大于做多的力量百分之五十,这样期指势必出现较大幅度的贴水。而当市场处于弱市时,投机资金也大部分看空后市,则做空的力量将处于绝对优势,期指将出现不合情理的大幅贴水,实际上今天和昨天期指创纪录的大幅贴水,都是因为提高保证金所至,我在昨天博客中已经提到过这一点。

但是今天“经深入研究和论证”后的新规,主要针对投机盘做出严格限制,必将出现投机盘的大幅减少,但套保盘基本保持不变。仍以前面为例,如果将期指中的一半投机盘赶出期指市场(从这个措施的力度来看,可能会将三分之二的投机盘驱离),那么四千亿的投机盘将变成两千亿。而套保盘数量不变,这样如果市场要达成多空平衡,需要两千亿的投机资金中,有一千五百亿做多(3/4),只有五百亿做空,才能使做多做空的资金达到平衡。试问这可能吗?如果投机盘中的资金中多空各一半,那么市场中做空的力量将比做多力量多出百分之百。而如果投机资金只有一千亿,只有全部做多,才能使套保资金全部找到对手盘。而如果投机盘中多空各一半,市场中的空对多将达到三比一。到那时期指贴水五百点,也是往少了说的。

那么从期指市场中出来的资金会进入股市买股票吗?应当说,期指中的投机资金,都是最聪明的资金,对多空的判断要远强于普通资金,在市场下跌趋势没被完全扭转之前,他们是绝无可能大规模买入股票的,我想大部分资金宁可去做商品,做外汇,也不会买股票。就算市场到达短期底部,他们买了股票,反弹到位时,也一定成为最坚定的空头力量,从而砸出更深的下跌幅度,这样市场必将步步下跌,完全处于下跌通道中。

期指与现货市场,在资金上并无实质量性联系,但期指是市场的风向标,可以成为市场方向的引导和带动者。如果期指一直保持动不动四五百点以上的贴水幅度,不知道有几个人敢于重仓买股票,并且只要市场有所反弹,期指马上带动下杀,又有几个买股的敢于较长时间地持有?我怀疑中金所是真的想用期指,把大盘拉到一千点,从而让养老金安全入市吗?

所以,我认为只要这个新规不改变,做期指的,只要贴水在五百点以内,基本可以逢高开空并持有,做多等于找死,估计将来贴水八百点也有可能,试目以待吧(这可理解是我个人的气话,不可做为操作依据,因为真正决定多空的还可能有其它因素)。

今天尾盘竟然出现现货指数与期货指数大波段完全反向运行的情况,这是我关注期指多年以来首次见到,而我认为原因就是因为大幅度提期指保证金,使投机盘不堪套保盘重负所至。

可以说,套保盘是船,投机盘是水,只有投机盘的数量远大于套保盘时,才能有足够的水来浮起套保之船,而中金所“经深入研究和论证”后,明显是想在洗脸盆里开大船。不把脸盘压扁誓不罢体。

所以,要想改变期指大幅贴水,应当大幅度提高投机盘在市场中所占的比例,并使投机盘占到绝对大的比例,这样才能让投机资金很轻松地浮起套保这支大船。而可行的办法是开出迷你期指,取消五十万的入市门槛,对机构参与投机不加限制。而将期指下跌,看成是阴谋论的,可以休矣,最后查来查去,终会明白其实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中金所。专业人士象小散一样无知,真是莫大的悲哀!!!

今天收盘前十分钟在脉搏上又发出清仓令,没有清仓的自求多福吧,七号准备迎接期指贴水五百点吧。也许七号开始C浪3的下跌,如果比18日之后的下跌还要猛烈的话,不要认为波浪理论有多牛,而是要知道真正“”牛B“的是中金所。

可以负责任地说,市场的涨跌,是市场中各路参与者综合作用的结果,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主导市场的趋势,包括国家队,这是道氏理论的核心思想之一。大家不感觉国家队的护盘行动显得多么拙笨吗?就象力大无比的天神却被灵巧无比孙猴子玩弄于股掌一样。天神根本碰不到猴子一根毫毛,而猴子却招招击中其要害。

可能是本人实在愚不可及,面对中金所那么多高人,砖家“经深入研究和论证”出来的新规完全不能理解,还提出这些“奇谈怪论”,就当我的脑子进水了,被虫子嗑了,被门缝挤了,被驴踢了,被猪拱了,被开水煮了,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