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的回忆,只有暴雨、暴跌和爆炸”,最近这个段子在网上流传很广。当然,相比暴雨和爆炸只出现在部分地区,“暴跌”的影响则是全国性的,甚至大有波及全球之势。

中国股市自2014年年底开始发力,借由国家层面的大力推动和官方媒体的高调造势,一度冲上高点5100点,但正当众多股民沉浸在大牛市的喜悦之中时,一场危机正在酝酿。高点之后的大盘迅速回落,起初监管层对外宣称这些都是为了慢牛长牛而做的正常调整,言外之意大抵是跟股民说,“有国家,不要慌。”

令监管层始料不及的是,一场暴跌如潮水般袭来,不到3周时间,大盘即从5100点滑落到3600点,市值蒸发高达20多万亿。而即便到了此时,监管层仍旧没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是经济学出身的总理李克强结束国外访问,主张强力救市。

遗憾的是,救市的效果很不乐观,中国的官僚在股灾面前尽显外行,高调救市的种种招数从一开始便被“空方”一一识破并且成功拆解,以至于有人感慨,中国有两支“国家队”好似扶不起的阿斗,一是臭名昭著的足球队,另一个便是股灾面前束手无策的证监会。如果说足球踢不好,丢的是中国的脸面,那救市不力丢的可是真金白银哪,截止证监会宣告救市结束,中国政府共投入8000多亿元到股市之中。

国家的钱打了水漂不说,选择“相信国家”的中国散户旧股灾带来的伤痛还没好全,就要承受救市失败带来的新股灾,一次又一次地见证千股跌停的惨烈场景。如果说国家鼓吹大牛市,吸引众多中国居民将财富投入到股市之中,却赶上多年未见的大股灾,是政府对民众的“一次欺骗”的话,那么股灾之后拙劣的救市技术给他们带来新的财富损失无异于“二次伤害”。

有观点认为,中国政府压根就不应该救市,而应该交由市场自我调节。但这种观点忽视了正是国家意志造就了大牛市,半市场体制下,中国政府接近全能政府,若是对自己的许诺全然不顾,特别是在涉及到居民财富这样的事情上不闻不问的话,势必会大失民心。尽管在救市与否以及如何救市的问题上,中国政府官员内部存有不小分歧,但面对两难选择,出于经济维稳以及执政公信力考虑,中国政府不得不选择“救”。

当然,政府选择救市还有一个原因是过度自信,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解决不了的。殊不知,尽管手握众多筹码,但在一项技术指数颇高的工作面前,政府的外行们显得格外笨拙。无论是高调地对外宣称救蓝筹,还是鼓吹“王的女人”,这种自我暴露意图的愚蠢救法在强大的空方面前能将股市救活才是奇迹。也难怪从救市开始,就不断有人说救市队伍中一定有“内鬼”,要不然不至于这么笨,新近报道证监会和中信证券数名高管被查似乎某种程度上验证了这种说法。

眼看着救不活的股市,自己日渐缩水的财富,中国股民的怨恨之气愈积愈多。在股灾刚爆发,证监会反应滞后那会,证监会发布微博下边的留言还多以证监会无能为主,而到了救市举措屡屡失效后,喊得最多的则是“肖刚下台”,及至新近股灾再度重演时,他们终于将矛头指向了执政最高层。不知道,执政集团是否意识到股民这种情绪的变化,他们当真还以为中国民众对股灾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吗?

这次股灾受害最大的无疑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原本这个阶层是支撑执政集团合法性的最主要力量,但经过今年夏天股灾的收割,有条件觉醒的他们还会多大程度上支持和相信这个国家呢?不夸大地说,这个问题未必比中国发生经济危机带来的问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