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五章

那年,那社会

大黑子成名了之后,家里的弟兄几个受其影响,也都开始混社会,爹妈管不了,接连气死了。这剩下的五兄弟可就没人管了,横行乡里。直到严打那年,老大和老三又挨了收拾,这一去就是好几年。再回来大黑子就不太折腾了,年龄也大了,就靠着收个饭店的泔水再卖给喂猪的为生。他收泔水不花钱,卖给喂猪的人家还不敢不要还得多给钱,据说他在这一条街上所有的歌厅饭店,他去了之后都没有付过帐的,临走店主还要再给他买包烟笑脸相送。他手底下有个十几二十个小兄弟,都是他的死党。其中有个叫大奎子的,那是从小就跟着他,大奎子比他小十几岁,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跟着大黑子屁股后面。后来长大了,一米八的大个,长着个长条脸恶叨叨的,打仗也敢下手,成为大黑子的左膀右臂,几乎是寸步不离了。

再来说说这个三江子。要说这三江子还真有些来头,海成跟我讲他的时候说他来过我这,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还确实有印象。这人那天来的时候穿的一身深蓝的西服,雪白的衬衫,身边一帮人簇拥着他,他说话也都显出很有涵养的样子。但是从他身边的那些人就能看出来,他也不是个善茬。那天他们玩的很晚,走的时候小费也没少给,算是讲究的。海成说三江子家里是有钱的,开过砖厂,后来不干了,就在砖厂附近养狗,养了很多狗,那地方后来成为了本市的一大狗市 ,这是后话。这三江子为人仁义,还讲义气,基本上谁有事找到他,他都会帮,维护了不少人缘,不少人都给他面子,他也鲜少惹事。

但是当年因为买狗和一帮辽宁狗贩子起了争执引发了一场轰动整个三道甚至连市里的社会人都惊动了的大事件,此后三江子在三道甚至市里也有了不小的名气。谈起当年三江子斧砍辽宁帮的那一幕,海成的眼睛都放着光,连海城的媳妇都忍不住进来插插嘴。嗯,这三江子日后在我的这段往事里起了不少的作用,我有必要把他这段往事详细的给大家讲讲。

事件要从八年前说起,那时候三江子养的狗品种还不是很多很纯正,有一帮辽宁人专门往返于俄罗斯和东北三省贩狗,因为俄罗斯的狗品种纯正。三江子通过别人认识了这帮狗贩子,为首的这人姓孙,叫啥不知道,外号孙大胡子,因为一嘴的络腮胡子再加上身材魁梧,很容易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