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六章

那年,那社会

当年的孙大胡子领着一帮人长年往返于俄罗斯和国内,专门贩卖名狗。但这刚开始的时候还行,那时候苏联刚解体,经济困难,很多家庭为了生活无奈之下低价卖掉自家的爱犬,孙大胡子他们和俄罗斯当地的华人合作收购,然后坐国际列车运回国内改价出售,也算没少赚,那时候国内有钱的主已经开始兴起了养狗的热潮。后来俄罗斯人也精明了,他们看准了中国人不是很懂名犬的弱点,也赶上俄罗斯的名犬也不是很多了。俄罗斯人也开始勾结当地华人一起造假坑骗如孙大胡子这样的狗贩子,让孙大胡子屡屡吃亏而又无可奈何,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可是这造了假的狗运回国内出货就成了问题,北上广那都是内行的精明的主,骗不了人家也不敢去骗,怕堵了日后的财路。孙大胡子就把主意打到了小城市小地方的人那里,恰在此时,经人介绍我们这有个郊区叫三道的地方有个有钱的主喜欢养狗还喜欢收购名犬,这孙大胡子就带着人和狗来了。

孙大胡子也不是不谨慎,他虽然没把这小地方放在眼里,可也是走南闯北多年,毕竟是带钱做买卖,所以身边始终带着二十来个弟兄,这些人都是跟他多年的。来到这之后,三江子也是个讲究人,在市里最大的饭店请了孙大胡子他们,酒桌上对名犬还不是很在行的三江子让这孙大胡子忽悠的够呛,酒足饭饱之后顺利的在酒店里完成了交易。这孙大胡子没想到这么顺利,本想立刻走人,但是无奈火车票订的是第二天晚上的,所以只好再待一天。在酒桌上,孙大胡子已经看出来三江子是个新手,对名犬的内情是真的不知道。其实这孙大胡子也是在俄罗斯人那吃了亏才长的见识,现学现卖,直接就把这批货转给了三江子,现在看来这事妥妥的,三江子最快也要一个多礼拜之后才能发觉,那时候大胡子他们已经在俄罗斯了。

话说这三江子带着弟兄们拉着一车狗回了家,刚到家还没等卸车他老婆说有个人等了好半天。三江子没等卸车就赶紧进屋,一看原来是从小长大的老邻居李闯。这李闯和他家门挨门,光腚长大,俩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一起上小学一起上初中。后来李闯家里把他送到北京通州他姑姑家去上高中,为了将来好留在北京。长大后李闯就留在北京工作,平时还住在通州。这次回来看爹妈,顺便来看看好哥们。哥俩一见面分外亲切,有说有笑。李闯问起三江子的近况,三江子就把刚刚的事情一说,语气里透着兴奋,李闯家在通州,就在现在的狗市梨园附近,没事经常去那溜溜,和狗贩子们混的特熟。李闯也很感兴趣,就提出看看,正好大家正在卸车,就边斜边瞧。

这狗一卸下来,李闯就变了脸色,直到最后一只狗卸完,李闯面色凝重了。三江子也看出来了,问咋回事,李闯说:“三哥我也不瞒你,你上当了,这狗有问题啊。“三江子急问,”啥问题呀?“李闯指着一只褐红色的泰迪说:“这是染色的,应该是只贵妇。还有那只松狮,种不纯,应该是只串子,还有那只博美的崽子,毛应该也是染的,这些狗大多是有问题的啊。”三江子急了,“不可能吧兄弟,你看着松狮,嘴都是方的,多纯正的特征啊,还有那些,要染色哪能这么活蹦乱跳的啊?”李闯说:“哥你不信,你看这松狮,这嘴两边不对称,这是注射过盐水的才导致变成方形,而且这些小狗都给喂了药,吃了解热镇痛剂片,别看现在精神,其实染色的肚子里的内脏都烧坏了,估计活不过一个星期,不信你洗洗看看。”

三江子听罢大吃一惊,半信半疑的让人用汽油洗洗试试,这一洗就发现问题了,毛全掉色了。三江子一看傻眼了,从小到大他哪吃过这个亏,气的抄起把长斧子带着几个人开车直奔宾馆,李闯也跟着一起上了车。车开到市里已经是晚上了,正是饭点。快到宾馆时一个兄弟眼尖,看见路边一饭店的橱窗里面一群人正在吃饭,正是孙大胡子一伙,三江子下了车,把长斧子递给旁边的人,率先快步走了进去。

三江子这个人啊,喜欢穿西服白衬衫,爱干净,那天也穿得一身黑色西装白衬衫,显得人特精神。他面色阴沉的走进去,后面跟着几个人,一看那架势就是有事,饭点里的人纷纷侧目。孙大胡子一伙也看见他了,都警惕的站了起来,手里开始在桌子上拿酒瓶子。三江子几步走到孙大胡子面前,两眼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朋友,钱给我,我给你个面子,放你们走人。”孙大胡子也有点吃惊,但是他也根本没把这小地方的几个人放在眼里,毕竟也是见过场面的人物,随即冷笑着说:”净他妈扯淡,卖完了还能退吗?我不退我看你能把我咋地?”还没等他说完李闯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当时就给他踹的坐到桌子上了,满桌的酒菜也翻了一地,这下两方立马就动起手来,本来孙大胡子一伙仗着人多没觉得害怕,可没想到,三江子从旁边人手里拿过长斧,抡起来两下就砍到两个,那气势一下就震住了所有人,孙大胡子一看地上的人死活都不知道了,也急了,噌的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把锯短了的双筒猎枪,照着三江子他们就是两枪,三江子看的清楚急忙躲闪,可还是中了一枪在肩膀上差点没倒下,他拄着斧子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孙大胡子的枪管抵在自己的脑门上:“操你妈,有本事你干死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