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9月7日机构集体出货的想法


那天有很多机构席位,以非常近似的数额同时出现在卖出席位,这个事当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详细情况可以翻我9月7日发的微信夜报。


其实用排除法一个一个推过去,答案还是有痕迹的,因为无论是那么多的股票,还是一口气5个机构席位,都不是寻常人或者机构能做到。所以这件事不用去猜谁想做,而是去分析谁有能力做就可以了。


1、民间配资是没能力的,都是些吊丝公司,你让他们拿5个机构席位都断然没有。


2、有人说是分级基金下折,这个不解释了,分级基金是不可能用五个席位交易的,公开基金都是单一席位


3、伞型信托是被怀疑比较多的,因为伞型信托最近就在清理最后一批顽固的舱位。但是有一个行业常识,信托基本上很少用“机构席位”,这一点我向信托公司的小伙伴确认过,而且全国有近百家信托公司,虽然伞托总计清理规模上千亿,但是具体到每一家,货仓并不多。根本没能力同时出现在近20支股票的龙虎榜上,而且还用5个机构席位整齐出货,总而言之这不可能。


4、还有被怀疑比较多的是巨型的对冲基金,我一开始想过这方面的可能性,但那天期指刚被阉割过,成交量极低,很难支撑对冲基金一口气出这么多的货。要知道如果你在龙虎榜上看到接近20支股票,那说明实际在卖的大概是200支左右,因为龙虎榜的披露是小范围选择性的。


  当然,我觉得巨型对冲基金最不可能的,就是何必无聊到把货分五个机构席位等额卖,这个举动毫无意义。


  那么谁最有可能做这件事呢,我觉得就是国家队当初在救市时开的那10个基金。你们可以去看南京高科的股东列表,会看到10个持股量几乎相等的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开在10个基金的名下。



  因为三季报没有披露,所以暂时只能在南京高科的股东列表里看到这10个基金的存在,但我绝不信国家队就买了南京高科一支股。这些资产管理计划托管在10家基金下面,买入和卖出肯定都是“机构席位”,而且持货量相当,我觉得它们是极少数有客观条件,且有客观能力,在9月7日完成统一机构席位,等额大批量大面积卖出的机构


  你要说证据,我没有,我只通过推理得出了一个最可能的答案。你不一定要信我,假如你心里有更合理的答案,我们可以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