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的第一要素是思想。你的操作不能是为了买而买,为了卖而卖。你的每一笔操作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谋定而后动。这体现的是一种思想,透过这种操作体现你脑袋里的一种理念。什么是资本市场的理念?理念是我不必预测明天是涨还是跌,涨的时候我该怎么做,我不会无聊到预测明天上海会不会下雨,我会带一把伞,所以明天下雨不下雨都与我无关,这叫顺势而为。这体现了我的一种正确的,客观的资本主义世界观。所以公众交易者当务之急是培养自己正确的,客观的资本主义世界观。即正确的资本主义操作理念,思想体系。理念就是思想,正确的大脑才会指导你正确的操作。你一定要建立自己正确的思想体系。

按你这样的操作,一年只能做1-2次,我们散户什么时候可以赚钱?杰西说过,如果一个人从不放过每一天的交易,从主要趋势,次要趋势,一直做到日间趋势,他会挣大钱吗,他会赔个精光。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得不到,而更痛苦的是得到了又失去了。

这跟炒作有什么关系呢?因为你的每一笔的交易反应的是你的思想。思想是灵魂,而交易是肉体操作,当你的思想能完全支配你的肉体的,即你的思想(知)和交易(行)能达到完美和谐统一的时候,,也就是灵与肉的统一,这就叫和谐。你必须做到思想与操作高度的和谐统一,思想反应的是知,操作反映的是行,知行合一了,这样你的交易必定会成功。反之,如果你的思想和操作不和谐,达到脱节,    必然会导致交易的失败。思想理念是主观的,交易对应的是市场,市场是客观的。当我的主观操作思想迎合了市场客观的时候,赢利自然产生,反之当我的主观操作思想违背了市场客观的时候,亏损自然产生。为了赢利,你的主观必须无条件顺应市场客观,这就是顺势而为的中心思想。既然主观无条件服从客观,预测就多余了。

思想反应了一种操作体系,操作体系和思想变成一种客观的实践,即操作交易的时候,必然有一种具体的方式,方法,这种方法在职业操盘界叫交易准则。交易准则无论是谁都不可以更改它,是一种具体的操作方法。

我们现在的交易准则是由先人们的生命和鲜血,泪水和汗水,用他们一生的热爱,一生的感情铸就的啊。我在悭锵的历史长河当中,寻找着经典,我在凝血的经典当中,检索出未来成功的通途。交易准则具体指我们所谓的“技术”(趋势,位置,形态)

趋势线解决了卖出问题,形态解决了买入的问题。杰西.利维摩尔(JesseLivermore)----有“华尔街大空头”之称杰西.利维摩尔名言: “华尔街没有新事物。因为投机像山岳那样古老。股市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以后会再度发生。” 他以自己的亲身经验证实,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伏,大波动才能替你赚大钱。市场如果横向整理,预测下一个波动是往上或往下毫无意义。应该做的事情是观察市场,解读大盘,判定窄幅振荡价格的上下限,决定在价格突破任何方向的限制之前,不采取任何行动。“每当我失去耐心,不是等待关键点到来的时机,而是胡乱交易企图快快获利的时候,就总是赔钱。” 买入在形态的突破点,在杰西.利维摩尔将其称为关键点。

作手就是作手,他敢于面对那惨淡的人生。这点和散民是不一样的,在作手眼中,亏损和赢利是一样的,作手可以坦诚地面对亏损,而散民就不行。他说,一定要等它放量突起之后,我才能跟进,我这样虽然买的贵些,但是趋势形成了。这个市场诚如它所涨一样,当它下跌的时候,它必然给我发出一个明确的危险信号,在信号出现的时候,我坦然出场就可以了,在这个期间,我要耐心地持有,让我的利润快速地奔跑。看似信手拈来的一条线(颈线),经历了很多的磨难,经历了学习社会实践啊。

一般的公众交易者想得到什么?宏观理论,经济调控,听温总的,他说什么,你听什么。你要听国家形式,听胡总书记的。对于公众交易者,不要看F10资料,因为它从来不报公司的一些内幕,我们的上市公司有几个是说真话的呢?而恰恰市场的走势反映了公司的好与坏。我不知道它哪里跌,它出了什么事?有效破趋势线后,我就一刀,等你看明白了,已经晚了。杰西说,实实在在的涨我看得见,当这个临界点来临的时候,即将跌的一刹那,市场会自己告诉我的,当市场提示风险的时候,我只要做到安然离场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想。

有 3只票,同时启动了,买哪只呢,当你犹豫不决的时候,3只都涨停了,最好的做法时,只盯1只,一心一意,当一轮行情启动的,大部分票的涨幅都差不多的,你追求个平均涨幅就可以了,买指数基金也不错的。那些极少数涨幅巨大的票,可遇而不可求。素位,随缘吧。散民必须想各种途径学习。使自己的思想丰富,就必须经过严格的学习与训练,把你的思想推高到一个高度。活到老学到老。孩子露头(关键点出现后,就一定会做下去),女人撩裙(诱散户接盘),猫步理论(猫走不走直线,处决于耗子),羚羊理论(我不知道毛绒绒的是兔子还是狼,我先跑开再看,如果是兔子,我再进场。如果是狼,我安全了。这就是逃跑理论)。三波之后,位置处于相对高位,破位后即离场,不必设止蚀。阿Q和尚摸尼姑。股民看到挣钱而鼓掌,而机构看到正确而完美的交易才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