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发展中国家股市出现6-8月份市值蒸发6.6万亿美元的暴跌时,并不是每个基金经理都在撤离。

Phil Langham就是坚守阵地的基金经理之一,不光如此,他还增持了该地区股票。这位管理着23亿美元资产的RBC环球资产管理新兴市场投资主管信奉一条规则:不买大盘,买个股。

受中国经济减速和美国加息前景的忧虑情绪影响,前30大发展中国家的股市有一半进入了熊市,但即便如此,他的基金还是增持了诸如中国移动、巴西布拉德斯科银行和印度房产开发融资公司之类的股票。

“市场极其关注短期消息与短期收益,”Langham于9月8日在伦敦接受采访时称。“而站在更加长远的角度上,我们感觉自己能了解一家企业更为真实的实际价值情况。”

Langham在任何情况下都忽略大盘趋势、抄底个股的策略经受了业绩检验。过去三年他的基金回报情况超越了98%同业基金的表现。即便中国股市结束两年累计达165%的涨势、使多数新兴市场基金经理蒙受亏损,Langham也将损失限制在7%。

亚洲新兴股市修正料接近尾声 走势反转不远了

依历史走势判断,亚洲新兴市场股市走势反转应该也不远了;然而目前鲜有投资者认为会很快出现反弹。

MSCI明晟(除日本)外亚洲股市指数.MIAX00000PUS自4月高位已下挫24%,根据以往经验,这样的跌幅足以吸引投资者返回场内,但诸多不确定性让投资者仍保持观望。

这些不确定性包括美联储升息时间,中国经济增长减缓、股市下跌及货币贬值,以及美元上涨等。

有经验的投资者可以权衡市场波动并从中抓住机会,但不确定性让他们犹豫不决。

“波动性上升不是坏事,因为如果你押对了就会赚钱,”投资风险管理公司Axioma驻新加坡的亚太区主管Olivier d'Assier告诉路透。“但面对这些不确定性,无法量化。”

许多投资者认为,除中国外的新兴亚洲股市正在修正,即从高点跌10-20%,但还不是熊市,即跌幅超过20%的时间至少持续60天。

D'Assier说,市场下跌的推手是不确定因素激发的避险情绪,而非公司的实际表现。

MSCI明晟(除日本)外亚洲股市指数市净率为1.4倍,为近三年来最低,因为外资逃离新兴市场,其中包括韩国、印尼和泰国。之前的修正走势中,这样的水平表明市场已触底,从而吸引投资者回到场中。

据资金流动追踪公司EPFR Global,截至7月末,除日本外亚洲股票投资组合中,现金占比为3.8%,创六年高位。

一份外媒调查显示,8月除日本外亚洲资产在全球股市投资组合中的占比由7月的7.2%降至5.8%,亚洲债券配比升至八个月高位。

若没有这些不确定性,“反弹将快得多,”香港柏瑞投资(PineBridge Investments)除日本外亚洲股市投资组合经理Wilfred Son Keng Po表示。“蔓延效应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亚洲新兴市场。”

据Axioma,蔓延效应让亚洲股市之间的关联度在过去四个月翻两番。这意味着通过多样化投资来分散风险的效果有限。甚至持有多种资产类别的投资者也减少多样化投资,出售所有高风险资产来套现。

新兴市场投资公司FMG的基金经理Arild Johansen称,该公司自6月以来通过出售股票,将投资组合中的现金比重增至20-40%,远高于正常情况下的5%。

D'Assier称,买入被低估股票的价值投资策略最近表现突出,表明低接买家正在返场。

澳洲一位基金经理虽然仍在观望,但也在为一些投资机会作准备。他说,以估值和出口情况看,韩国股市似乎有吸引力。

D'Assier指出,关联程度已企稳,但要想市场关联性下降幅度足以推动市场反弹,那么首先需要投资者信心大幅回升。

若美联储在9月16-17日的会议上开始加息,那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