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八章

那年,那社会

简单的介绍一下洪涛。当年在我市首屈一指的社会大哥,很多人以自己认识洪涛为荣,虽然可能都是吹嘘,没几个人能描述一下洪涛长得什么样。洪丹是他妹妹,人长得很漂亮,自小跟着哥哥,也见识了不少社会人物。当天三江子一身帅气西装白衬衫的威武出现,那旁若无人全然不把对面那二十来人放在眼里的气势一下子就征服了洪丹的心。虽然事后知道三江子已有家室,依然爱上了他,并且亲自为三江子作证,还动用哥哥的一些关系为三江子活动使得事件圆满解决,三江子当然知道此事,心里也对洪丹很感激,但是至于他们以后的发展,我就先不说了,以后会交待的。

说说我自己,我本不是个混社会的人,初中由于学校乱,没好好学习。在学校内不甘于受人欺负,和几个小学同学联合起来反抗校内校霸,这些同学其中就有老金和老高,后来被搅得没有心思学习了,只好早早辍学上班,经历了一些单位之后离职,然后结婚去外地做起了生意,几年之后回到我市时已经对家乡有些陌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老金恰好在三道开这个麻将机,当得知这个歌厅转让时就帮我联系,我就稀里糊涂的一脚踏入了这半个江湖,从此身不由己。

还是回到那年,那一天下午吧。上午在海成那唠的热乎听得入迷,对三道的江湖人物或多或少也有了些了解,心里盘算着反正事已至此,有什么事情担心也没有用。这该来的早晚要来,下午就来了。我正在屋里午睡,外面大厅领班静儿和人说话的声音吵醒了我,细听是个男的声音,只听静儿说:“奎哥,新来的老板家里是有背景的,家里人是分局的,挺厉害的。”“操,分局的多了个啥,敢嘚瑟照样收拾,敢跑这来开歌厅立棍子,等着关门吧!”。说完是狠狠的关门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没动,喊静儿让她进来。静儿是这的领班,在这个歌厅干了有几年了,我来了后给她加了工资她很感激。此地的三教九流她也大多了解一些。我问他怎么回事?她说这位是大黑子手底下的跟班,叫大奎子,为人好勇斗狠,由于下手黑打架出了名,今天看样是来打听我的底细的。静儿还特意跟他说我的背景如何如何,也希望能镇唬住他,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我听罢让静儿出去了,心里合计着看来得有所防范才行,于是给老金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刚刚有大哥大的时候,我也买了一个。我让老金晚上过来一趟商量一下,他说晚上有夜查,要结束后才能过来。晚上还要熬夜,我又睡着了。

一睁眼已经是天黑,东北的冬天,天黑的特别早,人们冬天没有啥活干,除了娱乐还是娱乐。外面大厅里歌声阵阵传来,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年代的各首流行歌曲,天天在耳边响着都听恶心了。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锋哥呢?在不?”静儿说在屋里呢,门开了,是大哲,我赶紧起身让他进来。我笑着说:“咋地大哲,又刚喝完想嚎几嗓子啊?”大哲嘿嘿嘿的笑着,说:“锋哥上次的事过意不去,今天带几个朋友过来捧捧场,放心一定给钱。”我乐了,说钱不钱的咱是朋友了,那都是小事,谈钱伤感情,好好去玩,算我的。我问他:“外面还有谁?”大哲说:“还有一桌是三道大街开烤肉店的哥俩,一个叫连江,一个叫连海,正常唱歌呢。”我说:“要不大哲你们去包房吧,省的乱哄哄的。”大哲说:“行,我这就去。”说着就推门出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睏,就又躺下了。

后来的事情是静儿跟我说的,大哲出去后,刚喊着几个朋友起身去包房,可也巧,门一开大黑子带着几个人进来,大厅虽然昏暗大黑子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大哲,由于朝鲜族在此地并不强势,所以大哲一般也不太敢惹大黑子一伙。当下大黑子就喊住了大哲:“唉,咋回事啊?我一来你们就走,躲我咋地啊?”大哲赶紧打哈哈:“哟,黑子哥啊,你看你这嗑唠的,弟弟躲你干啥啊,我也没看到你来啊,我们几个打算去包房来的,这不刚起来哥你就来了吗。”“去你的,别在这净唠好听的,我一看见你就烦,不愿意玩就赶紧滚,操“。大黑子好像也是刚喝完酒,嘴里不干不净的压根就没瞧得起大哲他们。这下大哲的脸上挂不住了,“我说黑子哥,你有点儿过了吧?得,看样你刚喝完酒,弟弟不跟你一样的,我进包房去玩。”说着大哲就要往包房里走。

大黑子依然不依不饶“我操,还不跟我一样的,你跟我一样能咋地?”大黑子一句话带个脏话,大哲也确实忍不住了,两下就吵了起来。可还没等到两人动手,坐在另一桌的连江连海哥俩不乐意了,嫌大黑子他们一进来挡着大屏幕影响他哥俩唱歌了,坐那开始骂大黑子让他滚一边去别挡着他们。

这下大黑子很意外,这哥俩平时就是开烤肉店也没啥光荣事迹啊,怎么今个这么牛逼敢骂他了呢?还没等到大黑子吱声大奎子在后边就冲上来拿桌子上的酒瓶子砸向这哥俩,这时候我也被吵闹声弄醒了开门来看,就只见这哥俩噌的站起身一个抓住大奎子的手腕,一个薅住了大奎子的头发就摁下头一顿踢,速度很快别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连海薅着大奎子的头摁着往外走,连江一手一个酒瓶子在后边对着大黑子等人就出了门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