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很多有识之士都认为,随着世界不断发展变化,随着人类面临的重大跨国性和全球性挑战日益增多,有必要对全球治理体制机制进行相应的调整改革。这种改革并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创新完善。“穷则变,变则通。”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世界,都需要与时俱进,这样才能保持活力。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符合世界各国的普遍需求。中美在全球治理领域有着广泛共同利益,应该共同推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这不仅有利于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加强合作,也有利于双方合作推动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


我不认为世界上哪个国家可以使全球治理结构向自己倾斜,也不认为这样做是符合时代潮流的。全球治理结构如何完善,应该由各国共同来决定。联合国马上就要举行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中国愿同广大成员国一道,推动建设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完善全球治理结构,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美两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责任,存在广泛共同利益。中方愿同美方携手应对重大全球和地区性问题,己经做了很多事,还将继续做下去。中美在应对朝核、伊朗核、巴以和谈、南苏丹、气候变化、重大传染性疾病等一系列国际和地区问题及全球性挑战方面开展了密切协调和合作。当然,中美在处理一些问题时思路和方法并不完全一致,有不同才能相互补益,找到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伊朗核问题政治解决取得重大成果,中美为此进行了共同努力。这说明我们的主张和方法是有效的。中方将同各方一道,推动全面协议得到有效落实。


三、中国梦是您就职后最早提出的概念之一,这个提法现在在中国很流行,同时也让人想起我们在美国常会提到的美国梦。您曾经说过,中国梦是强国梦也是强军梦。您觉得中国梦和美国梦有哪些相似的地方?又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中国梦最根本的是实现中国人民的美好生活。关于这个问题,需要从历史和现实两个向度来认识。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华民族经历了长达一个世纪的社会动荡、外族侵略、战争磨难,但中国人民始终自强不息、顽强斗争,从未放弃对美好梦想的向往和追求。看待当今中国,一定要深刻认识中国近代以后所遭受的民族苦难,一定要深刻认识这种长期的民族苦难给中国人民精神世界带来的深刻影响。所以我们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是中华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梦不是镜中花、水中月,不是空洞的口号,其最深沉的根基在中国人民心中。


四、中美两国间的关系近年来受到诸多问题的困扰,如南海岛礁建设、网络间谍、美国跨国公司认为在华业务受到不平等待遇等问题。在美国国内一些人甚至提出要对中国采取新的遏制政策。您如何回应这些涉及中国的批评意见?您认为维系中美关系的重要因素是什么?如何能使得两国之间的纽带更加紧密?

:看待中美关系,要看大局,不能只盯着两国之间的分歧,正所谓“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贸易总量占世界五分之一。这两个“大块头”不合作,世界会怎样?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2013年夏天,我同奥巴马总统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作出共同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抉择,其核心内容就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两年多来,围绕这一共识,两国各领域交流合作日益深化,水平不断提升,双方就几乎所有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及全球性挑战保持着密切有效的沟通和协调。事实证明,中美两国利益己日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两国关系发展不仅造福两国人民,也有力促进了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发展。

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对此有着充足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中国对南沙部分驻守岛礁进行了相关建设和设施维护,不影响也不针对任何国家,不应过度解读。中方岛礁建设主要是为了改善岛上人员工作生活条件,并提供相应国际公共产品服务,也有助于进一步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和安全。


我将同奥巴马总统就双边关系和国际形势深入交换意见,并广泛接触美国各界人士,共商进一步发展中美关系大计,希望这次访问能向国际社会发出中美加强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的积极信息。



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中国军队在亚丁湾护航、打击海盗、参与叙利亚化学武器外运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军队在周边最多的行动,就是应邀帮助一些国家应对自然灾害。中国军队将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


中美双方应该在亚太地区积极践行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理念。中国军队2014年首次参加“环太平洋军演”,中美两军正在推进“两个互信机制”建设,期待中美在亚太地区寻找更多契合点,不断增进战略互信,同地区国家一道,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繁荣。



中国经济运行仍然保持在合理区间。中国需要的是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解决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以利于走得更稳更远。我们正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更加注重创新驱动,更加倚重消费拉动。我们希望通过解决这些问题,使中国经济凤凰涅?、浴火重生,保持强劲发展动力。


风物长宜放眼量。分析中国经济,要看这艘大船方向是否正确,动力是否强劲,潜力是否充沛。在大海上航行,再大的船也会有一时的颠簸。只要投资者全面了解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历程、近期中国为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制定的战略以及中国经济各项数据和趋势,就会作出正确判断。上海美国商会今年发表的报告显示,约95% 的受访企业计划加大或维持在华投资。这是300多位美国企业家的选择。我相信,聪明的投资者都会作出同样选择。



股市涨跌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一般情况下政府不干预。政府的职责是维护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促进股市长期稳定发展,防止发生大面积恐慌。前段时间,中国股市出现了异常波动,这主要是由于前期上涨过高过快以及国际市场大幅波动等因素引起的。为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中国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遏制了股市的恐慌情绪,避免了一次系统性风险。境外成熟市场也采取过类似做法。在综合采取多种稳定措施后,市场已经进入自我修复和自我调节阶段。发展资本市场是中国的改革方向,不会因为这次股市波动而改变。


中国这一轮改革是全面改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经过努力,一些多年来难啃的硬骨头啃下来了。这些改革是真动了奶酪、动了真格。改革必然会触及一些人的既得利益,改变一些人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当然会有难度,不然就不叫改革了。所以,我说过,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改革关头勇者胜。同时,改革要扎扎实实干,想入非非不行,哗众取宠不行,蜻蜓点水也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将继续坚定不移实现改革目标,风雨无阻,勇往直前。



中国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提出了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目标。2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朝着资本项目可兑换方向努力。目前,人民币资本项目完全不开放的交易已经不多,中国正在稳步有序向前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相关工作。


九、很多在中国有大规模投资的美资以及其他外资公司都反映近年来在华投资环境发生变化,很多政策都会大幅向他们的中国同行业竞争者倾斜,因此对他们产生不公平影晌。美国商业团体多次提到诸如思科这样的美国信息技术公司常常会成为类似不公平政策的受害者。您如何回应这样的质疑?您对外资公司的期待有哪些?华为这样的中国信息科技公司也在抱怨他们在美国受到不公平待遇。您觉得两国是否有必要出台一些专门规则来处理信息技术公司面临的问题?

:利用外资是我们的长期方针。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吸收外资给中国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必要的资金、先进的技术、宝贵的管理经验、众多的国际化人才,对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等国际权威机构调查表明,中国依然是当前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资东道国。有关中国投资环境发生变化、外资对中国失去信心的说法很不符合实际。2014年,中国吸引外资规模居世界第一,达到1200亿美元,连续23年保持发展中国家首位。今年头8个月,中国实际利用外资853亿美元,同比增长9%。中国将进一步放宽对外商投资的市场准入,同时也要健全外商投资监管体系,修订外商投资相关法律,依法保障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


十、中国政府近年来对互联网相关政策和法律进行了调整和强化,出台了很多针对互联网的言论,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的禁令。包括《华尔街日报》网站在内的很多外国网站在大陆地区陆续被封。之前发布的相关法律草案也让外国非营利组织机构担忧其在中国的活动会进一步受到限制。中国还是否会对外开放,或是中国政府担心外国的影响会导致中国出现社会动荡?

:互联网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把世界变成了“地球村”,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有力推动着社会发展,具有高度全球化的特性。但是,这块“新疆域”不是“法外之地”,同样要讲法治,同样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中国肯定境外非营利组织的积极作用,欢迎和支持他们来华发展,我们愿继续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协助。中国重视境外非营利组织在华活动的服务管理工作,依法规范他们在华活动,保障他们在华合法权益。境外非营利组织在中国活动应该遵守中国法律,依法、规范、有序开展活动。



关于反腐败制度建设,我有两句话,一句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一句是“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随着反腐败斗争向纵深推进,我们要着力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我们正在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扎细扎密扎牢制度的笼子,真正把权力关进其中。关于官员财产公开,我们在2010年就通过有关规定,将领导干部收入等涉及财产性内容列入个人报告事项,每年定期抽查核实,现在核实的比例不断提高,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对不如实报告的人,我们有硬性的处理措施。


十二、作为中国国家主席,您出访了世界上很多国家,您的夫人彭丽援女士因为她作为联合国亲善大使的工作被大家熟知。从您个人经验来看,您觉得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对中国有哪些不理解的地方?而中国老百姓又对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哪些不理解的地方?

:1985年,也就是30年前,我曾率团前往艾奥瓦州考察农业技术,那是我第一次到访美国。美国的先进技术和美国人民的热情友好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我多次来过美国,也在中国接待过许多美国友人。从这些交往中,我切身体会到中美两国人民相互怀着十分友好的感情。我的夫人长期从事声乐表演和教学工作,近年来担任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和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教科文组织促进女童和妇女教育特使,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机构和人士有很多交流,她也有同样的感受。

中国古代思想家孟子说过:“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国与国之间的确存在相互不理解的问题,但这就是生活。既然世界上存在着不同的民族、历史、文化、宗教、制度、发展水平、生活方式,那就肯定会存在一些相互不那么好理解的事情。但是,我认为,一切看上去不可理解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要想去理解并努力去理解,而不要排斥。丰富多彩的人类文明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本国本民族要珍惜和维护自己的思想文化,也要承认和尊重别国别民族的思想文化。强调承认和尊重本国本民族的文明成果,不是要搞自我封闭,更不是要搞唯我独尊。“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对人类社会创造的各种文明,我们都应该采取学习借鉴的态度,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优秀文化精神弘扬起来。中国愿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一道,在发展中谋共赢,在合作中同进步,让中国人民更加幸福,让世界人民共享和平与发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