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各种潜在因素拖累全球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各经济体都还在寻找新的增长引擎

人们必须严肃对待这些影响经济下行的因素。因为现在任何一个市场分析师最需要的背景知识,就是抱有迎接不断下行的GDP的心理预期。

要点概述

拖累长期经济增长的潜在因素:

1) 劳动力人口增长率放缓

2) 劳动力人口老龄化

3) 资源的局限性,20美元/桶的原油时代已逝

4) 薪资不平等的加剧

5) 低于平均水平的资本支出

6) 再没有革命性突破出现:脸书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蒸汽机

7) 气候变化的流弊愈加严峻

8) 主要经济体政府在部分领域运转失灵,国家资本主义失效。

评论

主流经济学家一直都把研究重心放在高度理论化的模型上,而他们近期却被一连串生产力和GDP数据的收缩搞得不知所措,他们说不定还是会无视这些拖垮GDP的因素,认为它们是和理论相违背的。

而这些因素却和我一直密切关注的议题不无干系。也许这会发人深省,警醒人们必须严肃对待这些影响经济下行的因素。因为现在任何一个市场分析师最需要的背景知识,就是抱有迎接不断下行的GDP的心理预期。

2.收入分配不均

社会实际的公平程度和受访者所认为已经达到程度相去甚远,和他们理想中的公平社会更是大相径庭。

要点概述

近几年,我们经常看到数据显示,美国是发达国家中,薪资和财富水平最不平等的国家。美国也是经济流动性最差的国家,要想脱离美国最穷的1/5人口更是难上加难。而40年前,这两种情况都是天方夜谭。

学院派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Gordon),认为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正在拖垮美国经济。如果庞大的中产阶级在40年间都没有实际小时工资的增长的话(美国官方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那中产阶级人群很可能就会1)为了小幅改善生活质量而背上债务,2)长期的消费水平和经济增长率都会继续不竟如人意。

被低估的研究

杜克大学的心理和行为经济学教授丹·艾瑞里(Dan Ariely),在Atlantic Monthly杂志上公布了一组有关薪资差距最浅显易懂的数据。研究选出超过5000名能均衡代表社会各阶层的美国民众进行采访。他们首先被问及,他们理想中社会薪资和资本分配的公平应该要达到怎样的程度?接着再问他们认为当下的社会又有多公平?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社会实际的公平程度和受访者所认为已经达到程度相去甚远,和他们理想中的公平社会更是大相径庭。事实上,当研究者让他们在继续维持美国财富分配现状和一个理想型的、比瑞典还要公平的社会体系间做选择时,超过90%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士都选择后者!这个令人振奋的结果也让我们可以冷静地思考一下,我们这个乌烟瘴气、以民为敌的政治体系到底是怎么会走到和普通选民的意志南辕北辙的地步呢?

3.试图理解民主和资本主义的缺陷

经济领域精英和营利性质的组织机构对美国政府的政策都有显著的独立影响力,而其他大量的利益群体和普通公民则几乎没有独立影响力。

资本主义正在稳定地弱化其利益相关方的重要性,但企业高管和股东的地位依然无法撼动。

民主

“本次研究结果的重点在于经济领域精英和营利性质的组织机构对美国政府的政策都有显著的独立影响力,而其他大量的利益群体和普通公民则几乎没有独立影响力。” 这是Martin Gilens和Benjamin Page去年撰写的研究报告中最重要的结论。这项报告对超过1800项政策的颁布进行收入阶层分类分析,并把“精英”定义为处于社会90%人群之上的阶层,研究发现,“多数选举民主”(majoritarian electoral democracy)大体上已经是过去时了。

一般来说,一个法案被美国议会通过的几率为33%,而当普通民众憎恶这项法案时,通过的几率就会降到30%;当它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时,通过率会上升至32%。相反的,当经济领域的精英群体赞同某项法案时,其通过几率就会飙升至60%,但当一个法案变成精英群体的眼中钉时,那通过几率就和通过死刑判决的几率差不多了: 仅为1%!

我们很有必要知道,数据走势背后的主要驱动力到底是那1%,甚至只是0.01%的美国人口,还是美国最富有的2000多个人,总之,肯定不到10%。还有一点也在研究结果中昭然若揭,那就是“由人民选举的政府,由人民组成的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似乎已经从地球上完全消亡了。倘若林肯活着看到这一天,一定会让我们竭尽全力抢救这奄奄一息的民主。

资本主义:

较早之前我就提过,资本主义在应对人类共享资源所面临的长期挑战时(空气、水、土壤的破坏),存在致命的短板。现在我想尝试分析一下资本主义在加强包容性方面越发显著的缺陷。资本主义正在稳定地弱化其利益相关方的重要性,但企业高管和股东的地位依然无法撼动。而地方社区、城市、州以及来源国都已退居二线,就像先前一揽子雇员福利保障中的明星方案——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也被束之高阁。在企业利润占GDP比重超乎寻常的那个时代,企业主就表示,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一般认为要比固定缴款计划更划算)已令他们无法承受。关键在于,企业主们一开始为什么要采用这项计划呢?为什么在1935年到1985年间,企业主们有了一种“社会契约”精神,让他们觉得短期利润的最大化已经不再是头等要务了?是道德醒悟还是资本主义失灵了?我的同事James Montier解释说,如果一心追求短期的市场份额价值最大化是一个很糟糕的经商理念。对此我很赞同。员工、社区和国家对企业的忠诚度,以及塑造一个拥有历久弥新价值的公司形象,也许是一个更好的长远发展规划。Montier还指出,最好的战略,也许就是关注如何在保障合理的利润基础上,尽可能提高消费者满意度。

如今流行的做法是企业用奖金比重高达80%的薪酬组合(其中大多数来自股票期权回报)来回馈企业高管。这种做法,无疑是一种极其昂贵的推动社会发展和GDP增长的方式。事实上,奖金的回馈是没有业绩指标的。这种运行模式倒是和美联储的体系完美对接,现在也成为一种国际化的做法,就是推高股市价值,产生财富效应,以保障经济平稳运行。从格林斯潘时代的早期开始,这样的运行机制带来了6至8年漫长的牛市,其中穿插着短暂的熊市。还有比股票期权文化(stock option culture)更好的吗?在经济收缩时期,企业高管们另谋出路。而在市场上升期,他们就大举套现,大幅减持。他们这样做的同时,心里完全清楚,美联储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如果他们遇到困难,那美联储(甚至是财政部)会马上伸出援手——比如2000年和2008年初期,还有2008-2009年的大力救助计划;如果他们成功,那政府就不会干预,即使在极端的住房和科技泡沫中也是如此。

美联储政策和股票期权制文化之间近乎完美的联动发展,不出意外地导致国有企业的大部分现金流都被用于股票回购而非企业发展扩张的投资,今年甚至创下新高——7000亿美元。在我国经济扩张步入第七个年头之际,我们唯独没有见到资本支出的猛增,甚至还低于平均水平。不过也无需过度惊讶。因为在这个危机四伏、步步为营的世界里,建新工厂,并让其生存下来是风险极大的选择。

而购买自家的股票,以推高股价,增加自己的股票期权收益(因此现在的CEO工资要比一个普通的员工高300倍,而1956年的时候只有40倍),同时又顺带为美联储创造财富效应,不是轻轻松松又皆大欢喜嘛!

但缺点就是,企业的扩张滞步不前,GDP和就业岗位增长疲软乏力,薪资也会随之下滑。很快,福特先生,没人会再买你的车了。经济增长前景也会因此继续愁云惨淡。

而好消息是,这些问题也是很容易纠正的。企业可以对超过工资30%的奖金不进行税前扣除。所有的期权到期时间不得低于五年,激励机制必须和任务完成情况挂钩,而不是所有薪金都水涨船高。如果能规定公司只能用市场价购买股票期权,并且支付实际的市场发行价格,那一切就不会这么复杂了(现在他们几乎没有认购期权的成本。如果到期时,期权价格下跌,那产生的损失也是微不足道的。而如果股价暴涨,那么股东的实际成本相比利润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否则就会成为资本主义的致命弱点之一。幸好,私营企业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还在继续扩大资本支出,以获取更多市场份额。但相比起来,这是一个更漫长的套利过程。

我们这些为资本主义体系深感自豪的资本主义家们,深知再也回不到60年代时的巅峰时代了。当时每年的生产力增长都在4%,并且所有级别的工资都在大幅增长(从CEO到清洁工)。但即使这样,当资本主义运转失灵的时候,我们也必须站出来抱怨。

4.现代人的局限性

人类很不擅长于做长远规划,更关注旦夕之危,也特别容易沾沾自喜,且对复合计算的弊端也难以招架。所有这一切,都让人类很容易就忘了先前残酷的股市崩盘的疮疤;让人们继续时不时推高股市价格,直到市场达到一个用数学无法解释的高位;也让人们继续忽视有限的资源和持续恶化的气候环境,也许直到兵在其颈,人们才会正视这些问题。

GMO创始人概述要点

在读了这么多之后,也许你们会觉得我太过悲观。但我认为是你们太乐观!我们人类有一种强烈的乐观(看多)倾向性,这也许是人类能够保障其生存的特征之一,但我们的确是更愿意相信那些和我们的信仰和观点相符的数据。那些事实,无论是97%的科学家都承认的人为造成的气候变暖,还是得到99.9%的科学家证实的进化论,对人类的影响力却日渐式微。人类很不擅长于做长远规划,更关注旦夕之危,也特别容易沾沾自喜,且对复合计算的弊端也难以招架。所有这一切,都让人类很容易就忘了先前残酷的股市崩盘的疮疤;让人们继续时不时推高股市价格,直到市场达到一个用数学无法解释的高位;也让人们继续忽视有限的资源和持续恶化的气候环境,也许直到兵在其颈,人们才会正视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