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章

那年,那社会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寒夜里不远处渐渐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分外刺耳,所有人都不敢动了。我心里有底了,把斧子递给小五示意他把其他的家伙一并送到屋里,转身看着大路,不到一分钟,一辆蓝白相间的212吉普车闪着警灯就开到了门口停下,车门一开下来几个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打头的我认识,是派出所的老谭,后面几个我不认识,估计也都是派出所的。

老谭过来没看我,直接冲着五黑子他们骂道:“干啥呢?都拿着凶器想惹事是不是?都他妈欠收拾,你,五黑子是不是?上次你打架没处理你没记性啊?要不你进去待几天?还有你家老三有信没?我告诉你别包庇啊,要不然你也吃锅烙(东北话:受牵连)“。五黑子看出来是怕警察,毕竟年轻还没到火候,见了老谭立马矮了半截,说道:”谭哥,我不惹事,我哪能惹事呢?这不是我家老大刚才在这小子的歌厅让他们给打了吗,现在还在医院呢,刚才卫生所给缝了几针说不行得送市医院去,我这不过来问问咋回事嘛。“五黑子辩解着,旁边的同伙们也都唯唯诺诺的附和着。我看得出老谭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这黑子哥几个在这一带还是有一定的势力,时机不成熟有些事也不能太不给台阶下。老谭转过脸问我:”锋子,咋回事?你真把大黑子给削了?“我笑笑,:”谭哥,你说可能吗?我是做生意的,又不是来扛大旗的,我扯那个干啥啊,是东头开烤肉的连海哥俩和大黑子闹急眼了,俩人动手可能都有伤了。”我故意替连海哥俩说话。“哦,我说的呢,五黑子你听见了吧?不是人家歌厅老板的责任,别在这惹事儿。那啥,你大哥一块的那几个人给我找来一个回去做下笔录吧,既然这有报警的我也得处理一下。”五黑子听出来老谭向着我说话,也有点急了,说:“谭警官要做笔录也得连他一起去,我哥是在他这伤的,到底咋回事你也得调查一下是吧?不能他说咋地就是咋地啊。”

正不依不饶着,又一辆微型面包警车开了过来,车停下车门一开跳下一个人来,穿着便衣直走过来,原来是老高。老高走到我身边,看看我们没事,又跟老谭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没说话,扭头扫视一圈沉着脸问:“谁是五黑子?”五黑子看得出来有点打怵,硬撑着回应说:”我就是,咋了?“老高一边伸手从腰里掏枪一边说着:”你就是啊,来,来你过来。“就这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见五黑子突然撒腿就跑,周围的同伙们也发动摩托转身要走,老高喊了一声,:站住,五黑子我不打你你给我回来!”五黑子在不远处站住,不敢过来。老高也不动,右手拎着枪,左手冲五黑子勾勾手招呼他过来点,嘴里说我不打你你过来,你跑还能跑的了吗?五黑子犹豫着挪动了几步过来在不远处站下,时刻准备着撒丫子再跑。老高指着我冲着他说:“五黑子你给我听好了啊,这开歌厅的是我兄弟,你要敢在他这惹事我他妈弄不死你,以后离这远点听见没?”五黑子看看我没吱声,转身跨上一辆摩托车,一帮人走了。

老谭一直没敢说话,派出所的几个人都没说话。我知道老高因为家里老爷子在市局任纪委书记,他自己又工作很努力,所以他在分局很吃得开,下面的所里人也都知道都给他面子。老高看五黑子他们走了,把枪收了起来。我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晚上有夜查吗?”老高说刚查完,担心我出事就赶紧过来了。我听了心里热乎乎的,很感激却没说话。从小学到中学再到我们走向社会,我俩一起挨过打,一起打过架,一起被人追着跑,一起反抗着学校的校霸。到现在还是不管谁有事,另一个人一定是最快的到,从不掉链子,想想一生能交到这样一个朋友心里真的很知足。

老高招呼着老谭他们进歌厅里坐,我也才反应过来赶紧客气着,老谭几个人进来后坐下,我示意静儿去海成那拿几包黄山烟来,老高问我咋回事?我就把下午到晚上的事情详细的叙述了一遍,既然都有人报警了,也怕老谭他们派出所为难,我就主动提出给我做一份笔录吧,走个程序,要不所里该为难了。老谭是频频点头,说:“锋子,行,办事想得周到,这高队在这我表个态,以后在这有啥事你尽管吱声,哥一定办。”我说:“谢了,谭哥。”老高说:“这一次之后,五黑子他们应该是不太敢来找茬了,今儿个也让他们看着锋子你也是有背景的,以后就少点麻烦了。”我点点头,转身接过静儿递过来的烟发给老谭他们每人一包,大家客气着收下了。我说:“走吧,晚上都没吃饭呢,走,喝酒去,市里有一家新开的江鱼馆不错,去尝尝。”老高说好,我们一行人上车直奔饭店,一场热闹的晚宴放下不提。

后来得知,当天晚上五黑子他们从我这走了之后,去了连海兄弟俩的饭店,幸亏大哲去提醒,那哥俩躲了出去,否则肯定吃亏,毕竟人家人多。五黑子他们把饭店的大门砸开,里面的东西都砸了个稀烂,就差一把火给烧了,因为没找到人只好作罢。大黑子当夜转到市医院后,经检查是头盖骨裂开了,而且颅内出血,三道的卫生所只给头皮缝了几针到医院又拆开并开颅做的手术,大黑子在床上整整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逐渐的能吃一点儿流食了,没成植物人已经是万幸了。江湖事江湖解决,连海哥俩的饭店被砸损失也不小,大黑子不告,通过中间人要了连海一万块钱,那个年代一万块也不是小数目了,何况在这小地方。连海哥俩也不想吃官司无奈只好凑够了钱托人送了去,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不过以后这个疙瘩是结下了。

这段时间生意还不错,两战,没打起来反倒比打起来的更能震唬住人。街面上已经传开了说我有深厚的背景,甚至说我家里父辈是市里某领导云云。基本上没有什么小混混来闹事踢场子了,日子过得难得的平静,想起有段时间没回家看看了,虽然歌厅离家不算太远,坐出租不过半个小时,但是事情太多又不放心生意一直没有时间回去。想起老婆孩子,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今晚看看歌厅生意还挺旺的,一切都很正常。我躺在里间的沙发床上,拿起女儿的照片看着,照片上一岁半的女儿手里拿着个玩具,正对着我甜甜的笑着,我看着也乐了,打算明早就回家去看看,有小五和静儿他们在这儿,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正打算着,门开了,静儿走了进来,今天的她好像有些不对,神情和平时不大一样,脸红红的,眼神里透出一丝害羞。“锋哥,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