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博士香港演讲部分摘录:一、 目前国内经济下滑趋势明显。但困难在于,1、持续的FF运动使得地方政府和国企处在一个无作为的状态,中央财政刺激政策无法落地。而地方企业与地方政府的紧密联系,私人部门经济活动下滑,房地产新开工面积下滑,进入快速去存量的过程。2、出口节节走低,没有见底的迹象,我们还站在左侧,什么时候见底很难确定。3、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使政府政策腾挪的空间很小,货币政策和汇率手段已半废了。
中期来看,汇率是解开僵局的最好的办法。放开汇率管制,实行浮动汇率制。
中国目前经济总量接近美国,是日本的3倍,制造业体量已经超过美国,也已是第一大贸易国,但政府无论是能力还是经验都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速度,在决策方面还是放不开。
政府未来对汇率可能怎么做,第一步,死撑;第二步,且战且退;第三,全面放开。
二、美元强势没有结束,加息周期会有一年半的时间,美元实物资产金融资产预期回报率的上升,中国经济下降周期没有结束,中国风险溢价,这种种因素都造成资本加速外逃,人民币在基本面上进入贬值周期。
三、人民币贬值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
没有任何一种金融资产是只会升值不会贬值的。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不是因为它一直升值,而是因为它使用方便,这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成熟的管理能力,流动性非常好的金融市场等等。因此,如果人民币国际化是建立在人民币升值的基础上,那是走上了邪路。人民币国际化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需要加快汇率的自由浮动,资本账户自由化等。
三、中国股票市场。1、什么是股票,未来长期的现金流。而人类群体行为不可预测、技术革新不可预测,因此,未来长期的现金流是不可预测的。在不可预测的情况下靠什么,信仰,美国信仰的是基本面、分红,中国信仰的是借壳、资产注入;2、现金流本质上是属于股东的吗?现金流用于再投资,若回报低就用于分红或股票回购,若回报高就再投资。而这个目前在不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都做不到,在中国更加无法实现。所以,未来中国股票市场体量会跟美国一样大甚至超过,但两个市场仍然是各玩各的。